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情深恨海

情深恨海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28 1:26:58 等级:4 状态: 阅读:1684
  编辑按:其实,对于幸福,每个人有各自的标准。就像一种平淡的生活,只要你能够找到一份快乐,相信那也是一种美好的幸福。
  
  守住这份平淡而实在的幸福,我虽心有不甘,却只能认命,虽然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可是很多时候我还是相信命运的安排。此时此刻我的心定是游弋的,逃离在自己的身体之外,寂静的暗夜里我发现自己的思维是如此的活跃,跳动着,似乎想冲破身体的阻碍,去和另一个灵魂汇合、交融,我可以感受到游走的灵魂解脱后的兴奋和如释重负,那一刻我听到眼泪滑入胸腔的声音,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就这样把自己放在灵魂的手术台上,彻底地解剖开来,让血淋淋的伤口赤裸裸地展示在世人地面前,接受审判。
  无数次做梦:无论贫穷,无论疾病,你是否都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愿意……
  可是幸福的路那么远,我走过的路无疑就是一条血路,累了,倒下来,醒来后继续走,曾经就一直想:睡吧,但愿一睡就是千年,千年后醒来,一切都会改变他原来的样子。那么我是否还会一如从前的我?

  1
  入夜,我和秦飞坐在车里,暖气开的足够大,我们在聊天。
  秦飞,如果我们开着暖气就这样坐一夜,我们会不会死掉?
  如烟,你想得太多了?
  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这样也好啊?
  傻孩子,总是会有结果的。不要那么敏感好吗?
  秦飞握住我的手,虽然暖气开得很大,可是我的双手还是冰冷的。
  如烟,你的身体为什么没有一点温度?
  傻瓜,我不会死的,你听听我的心脏还会跳动呢。
  秦飞,我不是鬼魂,我是如烟,一个鲜活的生命。
  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声音是那么的凄厉。我紧紧皱了一下眉头,习惯地握住耳朵。原来是一个夜行者,他敲敲车窗,似乎想证实车里是不是有人。我望秦飞身边靠了靠,秦飞一手搂住我的肩头,一手使劲地摁车喇叭,那个人显然吓了一跳,匆忙骑着车离开。
  听话,我们回去睡觉好不好?我会陪你的,到你睡熟我才走。
  秦飞把我冰冷的手放到他的毛衣里,触到他滚烫的肌肤,我能感到秦飞的震颤,我的双手冰冷了他的身体,也冰冷了他的心。
  秦飞,送我回家睡觉吧!
  他在我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一手抱着我,一手开着车,秦飞是舍不得离开我的。
  烧水,整理房子,我的眼睛追随着他,这是一个居家的男子,和他们说的古怪,蛮横,是多么地大相径庭。
  洗刷完毕,我躺在床上假装熟睡。
  听到秦飞叫我,亦无声。长长地一声叹息,胜过千言万语。泪还是顺着眼角落下。他的手滑过我的脸庞,我很想抓住他的手,可是终于没有。秦飞,我很想爱的人,如非妈妈的以死想逼,我们定会走到一起。
  爸爸有精神分裂症,他不高兴的时候就把头使劲往墙上撞,使劲揪自己的头发。妈妈脾气暴躁,小时候只要我做的事不顺她的心,她就会打我,骂我,我的胸口有开水烫过的痕迹,我的手上还有很深的伤疤,她歇斯底里发泄自己的怨气只是因为对这个家,对爸爸的不满。
  从小我就学会了逆来顺受,我用冰冷包裹着自己脆弱的灵魂,拒所有的人千里之外,我是没有温度的。

  2
  有时候我真怀疑我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我继承了爸爸和妈妈的血统,所以她们无法选择,可以不爱,却无法把我从这根红链中剔除,一脉血缘在我诞生的时候就已经苍老地盘绕在那里,还将贯穿以后地悠悠岁月,对他们来说,爱我,似乎有无与伦比的沉重,但是却不能把我抛弃。
  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地盘横在父母的心里,我想当时看到我是一个女婴时,他们一定没有为人父母地惊喜,心已经冰冷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世俗的制约,他们定会将我抛弃。
  炎热的夏季,我不停地哭,爸爸听说是一个女孩时,转身离开,百天内未去看过我。
  我是他的女儿吗?我的字典里没有爸爸这个词,我的脑海里对于爸爸是异常模糊地,即使日日相见,也无法记住他的轮廓,所以父爱对于我是极其陌生的。
  还记得六岁时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六岁,对于我来说已经有了很多的记忆。那时候我高烧地厉害,妈妈无措地把我放在爸爸地床上,从我出生以后,爸爸和妈妈就分床而眠了。妈妈其实是想把我包裹好送去医院的,正在这个时候爸爸回来了,他看到我躺在他的床上,不问青红皂白就掂起我的双腿扔到了我们的床上,转身离开。
  我突然醒了,不哭不闹:妈妈,我没事,我想吃饭。
  看着窗外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我的心早已经结冰,妈妈坐在床边不停地流泪,记得妈妈说我:你这个死丫头,生你干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生下来就把你掐死。那一刻我觉得妈妈就是白雪公主里那个恶毒的皇后。
  上中学那一年,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领导竞选,爸爸遭人诬陷,心理压力极大,患上了轻微的精神分裂症。听到这个消息,我甚至有点幸灾乐祸,活该倒霉。可是想当初爸爸是多么一个呼风唤雨的人,除了对我不好以外,在众人的眼里爸爸是一个多好的人。
  爸爸更不着家了,常常看不到他的身影,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妈妈不得不陪着爸爸去了另一个城市看病。
  他们走后,我如释重负。
  毕淑敏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爱一个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一种本能,一种幸福,一种责任,一种对天地造化的缠绵呼应。
  我不干苟同,我与父母有血缘关系,可是他们不爱我,我也不爱他们。
  为了给爸爸看病,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可是爸爸的病反倒更严重了,好在我学习成绩优异,他们并没有让我退学,也算是对我尽了一份责任。
  中考时,我不顾老师同学惋惜的目光,毅然报考了一所中等职业师范学院,只想早日出来有一份工作,心里的痛楚只有自己明白,疼痛遍布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妈妈去爸爸的单位闹了无数次,他们同意资助我到毕业,也算是减轻了家里的负担。
  离开那个家,我毫无留恋。

  3
  毕业后,我分到了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教书,工作不累但是很繁琐,我住在学校分的一室一厅,很少回家,每月不多的工资,除了极少一部分留作我的开销,其余的全部给了妈妈。
  妈妈依然刻薄,原以为经过岁月的洗礼,妈妈会慈善一些,可是我在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母爱的伟大。我没有怨言,是他们造就了我,我应该孝顺,与爱无关,是应该。
  因为上交的钱并不是很多,妈妈常有怨言,甚至逼我辞了工作去外地打工,无数次,我泪湿枕巾。
  我经常上网,认识了“午夜听雨”,可以感觉到那是一个阳光的男子,午夜,我常常和他在网上聊天,说我的童年,我的父母,我的工作,我对生活的失望。他是我消化坏情绪的垃圾场,无数次,他想见我,都被我拒绝。虽然我们知道彼此的手机号,但是一次都没有打过,他对我的尊重让我萌生感激。我知道他在本市开了一家大型的KTV,还不到三十岁。
  一个星期天,妈妈打电话让我回家,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爸爸同事的儿子,看到他猥琐的样子,我像吃了一只苍蝇。我拒绝,男孩走后,妈妈把一盆冷水浇在我的头上,让我清醒,我知道那个男孩的父亲现在还在位置上,对我们会有帮助。对这个家我已经彻底地绝望。
  外边下着雪,一切都显得那么萧瑟和衰败,我浑身湿漉漉地走到学校,头发已经结冰。
  我把火炉放在不到十平米的卧室,换了两块煤球,把窗户封得严严实实,准备等死。半夜感觉尚还清醒,就又换了两块煤球,终于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床头的闹钟不停地响,求生的欲望突然强烈。我拨通了午夜听雨的电话,忘记了说清楚具体的地址。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我已经昏迷不醒。因为吸入过量的一氧化碳,我缺氧窒息了八个小时。
  醒来后陪在我身边的只有那个男子,剑眉大眼,直挺的鼻子,厚厚的嘴唇,很帅很阳光,那一刻我一定狼狈极了。
  他叫秦飞。
  未凉,你的父母来过了,伯父身体不舒服,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忘了,我在网上叫未凉:未来,冰凉。
  听到父母,我侧身,泪自己流下,自己的父母,我明白。
  秦飞,我叫如烟,命轻如烟,随风消散,在父母的眼里我如烟一样可以不存在。
  语气是散淡的,忧郁的。
  傻丫头,你多想了,父母或许希望你如烟花般绚烂而夺目,虽然只是刹那的绽放,却可以美丽整个天空,让人会永远记住你啊。
  我想父母对我如何通过这次事件秦飞是了然于心的,将近一千元的住院费是秦飞帮着垫付的。
  从护士隐约的谈话中我知道,父母骂我不要脸,和秦飞纠缠,出了意外,所以钱自然应该有秦飞来付。
  哀,莫大于心死。

  4
  彻底地离开家,我和秦飞因为这件事走到了一起,接受秦飞是心怀感激,他的过往我无从参与,也不愿多问。只想以后。
  可能是煤气中毒留下的后遗症,我常常睡至半夜,头脑清醒,却全身僵硬,怎么也醒不过来。只好拼命地用头使劲撞击枕头,常希望此时会有人陪在我身边,把我叫醒。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我消瘦的厉害,人也日渐憔悴。秦飞执意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说脑供血严重不足,严重时会损害脑神经,导致休克或者昏迷。
  那夜秦飞没走,一整夜都坐在床边看着我睡觉。夜里我还是会醒不过来,秦飞摇醒我,抱着我哭。
  以后的大部分时间秦飞都会在我身边照顾我,衣食住行我都不用操心,夜里常会因为我而不敢睡觉。
  每月我依然会定期给妈妈交钱。
  我和秦飞看胭脂扣的时候,我问:秦飞,如果你是十二少,如花死了,你会不会苟且偷生?
  秦飞的犹豫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岔开话题,正在这个时候秦飞的手机响了,是店里的电话,秦飞没接,可是手机持续固执地响着,我轻摁通话键,里面嘈杂的声音,让秦飞预感不妙。
  我陪秦飞第一次走进他的店里,里面乱做一团,顶上的水晶吊灯被砸得七零八落,其实无非是几个小痞子消费完不想付账。
  只是秦飞多叫了几个人就把搞定。
  秦飞出乎意料地镇静:没事……
  大概这样的事早已经司空见惯,但是那种镇静还是会让我害怕。
  那个夜里我在帮他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他身上的伤害,烟头的痕迹,心里突然很疼。
  入夜,我在想:交付了身体之后,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再珍惜?秦飞,我是如花,你会是十二少吗?

  5
  我和秦飞交往了半年,那个闷热的午后,我正在房间里敲字,听到敲门声,我以为是秦飞,开门看到的是一个即将分娩的女人,我惊讶,以为找错门。
  那个女人说找如烟,是我无疑。
  在喝水的间隙,我仔细打量她,长发很利落地盘起来,那双眼睛很大,很亮,皮肤白皙,脸上有轻微的妊娠斑,可是依然遮不住她的美丽,反而让她多了一丝妩媚和妖娆。
  如烟,放了秦飞,你看他都快做爸爸了。
  我震惊。
  原来秦飞在我之前就有了女朋友。不爱,亦无需斤斤计较;不爱,亦可以装聋作哑。可是没有人知道,对有些人来说爱就是全部。秦飞的父母已经默认了这个准儿媳,何况现在她已经快要临产了。看着她泪水涟涟坐在那里,我的心久久揪做一团,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如何送走那个女人的。
  扬子说秦飞外出了,临走再三叮嘱扬子来照顾我,要我一定等他回来。
  两天后,妈妈气冲冲地找到正在上课的我,当着五十几个孩子的面掴了我两个耳光。妈妈骂秦飞混蛋,骂我太贱。看着如泼妇般的妈妈,很难想象曾经她是一个如花般的女人。
  秦飞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只是隐忍着哭泣,不知道该说什么,直到电话自己挂断:如烟,为了我你也要快乐。
  秦飞,我的快乐是不是建构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的不快乐是不是就是对你的惩罚?如果可以,我宁愿一切都没有开始。
  秦飞终于结婚了,其实从来就没有想到他会骗我。一切是不是就这样尘埃落定?
  半年后,我终于回家了,尽管那个家对我来说异常冰冷。家里凌乱不堪,爸爸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仅仅是半年没有进这个家门,爸爸已经不会走路了,流着口水的爸爸,让我的心里很难受。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混浊的泪水流到我的头发上。或许是老了,爸爸对我的爱已经复苏了。过去的一切恨全都一扫而光。
  妈妈依然会骂我,可是除了家,我还能去哪里?

  6
  听说秦飞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子,叫秦昊,其实他何尝不是秦家的自豪。
  一年了,我和秦飞再也没有见过。扬子说:如烟,秦飞现在不能离婚,孩子还小,秦飞怕父母受不了。有时候逃避不是不爱,是希望少一点伤害。
  我捂住耳朵,把一切抛在脑后,可是只有我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爱他,多想他。
  扬子欲言又止。
  又是一年的秋季,我路过华苑,门庭异常冷落。我伫立在对面,希望可以意外遇到秦飞。
  扬子开车经过,下车执意拉我进去。秦飞的住室在五楼,开门,屋里凌乱的程度超过我的想象。
  扬子,来,喝酒……
  窝在双人沙发上的秦飞醉醺醺的,宽频的液晶电视里上演着张国荣主演的胭脂扣。
  秦飞,你醒醒……
  扬子捋起秦飞的衣袖,胳膊上的伤痕触目惊心,无数个烟头的痕迹……
  更让我惊讶的是秦飞的无名指只剩下不到一厘米,我的心缩紧了,喉咙里像扎了无数根刺。
  秦飞,你怎么了?
  滚,我不想看到你。走啊,走啊……
  秦飞推开死命抱住他的我。原来那双眼睛里真的空洞到冰冷,毫无感情,我把目光投向扬子,扬子把脸转向别处。
  秦飞,你为什么一直让我追着你的脚步,秦飞,你为什么不等等我?
  我哭着跑走。
  外面下起了雨,胃如针刺般疼痛,我浑身湿漉漉的倒在雨地里。因为营养不良,因为淋雨,我发起了高烧,不停地做噩梦。
  我约叶芸出来,在那个雅致的咖啡厅里,叶芸趾高气扬,眼里满是轻蔑和不屑,从来,爱一个人就是烦贱的。叶芸在秦飞赶到之前给了我两巴掌,我的嘴角渗出了血。
  如烟,你知道这两年跟着他我受到的屈辱吗?即使今天你不来求我,我一样会离开他。
  秦昊留给了秦飞。那对两位老人是一个安慰。
  幸福其实有时候很近,近到我伸出手就可以触摸到。
  衣带渐宽,白发见长,两年的间隔恍如连两个世纪。

  7
  秦飞说我们结婚吧。
  其实所有的仪式都不重要,可是双方父母必须的见一面。
  爸爸越来越痴呆了。
  双方家人见面的那天,爸爸出乎寻常的精神,大概就是因为女儿的婚事。
  在酒店包间,妈妈看到秦伯父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嘴唇不住地哆嗦,双手抖得很厉害,我扶住妈妈,感觉依然站立不稳。
  妈妈甩开我踉跄着走出包间。
  我如坠雾里。
  那次聚会不欢而散,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孩子,如果你执意要和他结婚,我就死给你看,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要和他来往。
  我们小心翼翼,可是我还是在妈妈的枕头下发现了一根绳子。我越来越害怕。
  妈妈上吊的消息传来,我吓傻了,好在发现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家我成了唯一的支柱。
  妈妈青梅竹马的恋人是秦伯父,可是他抛弃了妈妈。爸爸不会生育,我是他们抱养的孩子。妈妈对秦伯父的恨,已经成了心里的死结,这一辈子都不会消除。所以妈妈从小就给我编织了一个爸爸不爱我的谎言,其实不爱我的是我的亲生父母。我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是父母给了我一个家,陪他们走过这段路,我义无反顾。我不能用父母的性命来赌自己的幸福,那个代价太大了,我承受不起。
  我们数着时间谈分离,忘了原来我们只是尘世中苟且偷生的人。
  秦飞,我爱你,可是让我如何去爱?
  秦飞,我好累,为什尘世间的爱是如此的艰难,为什么?
  如果今生无缘,请你一定要在奈何桥边等我,请你一定不要忘了我。
  (如果有人问我这世界上做什么最难,我说爱一个人最难如果有人问我,还有比这更难的事吗,我会说,忘记自己最爱的人会比爱一个人更难。)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6/28 1:49:35  
呵呵,今夜的心中的感动来自于对你的故事体验。握手!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6/28 1:49:35  
呵呵,今夜的心中的感动来自于对你的故事体验。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