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我也不想这样

我也不想这样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29 16:53:4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16
  编辑按:看到“卡卡”这个名字,总会让我想到一只可爱的小狮子,那一某杀毒软件的形象标识。“卡卡”是好样的,祝福所有的卡卡。
  
  序言:谨以此文献给那个懂我的人,为了那份不是人类的祝福,我希望自己好好的,为了不再担心,为了不再害怕,如果时间能倒流,如果我们相遇的不早也不晚,那么你会不会带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我们领着一群孩子,告诉他们山外的故事远不如这里精彩,会吗?

  有些自恋,有些疯狂,王菲的歌被很多人用来写文章。迷恋不是错,迷恋到执迷不悟就是一种极端。
  我一直都是一个极端的人,只是外表的平静掩盖了内心所有不为人知的欲望。从来没有什么喜欢,我只是喜欢自己,喜欢自己在沉沦中深陷,迷失,然后认真地活着,我说我是在认真地活着,我把活着当作我的一种责任,一种对很多人的责任。当我说想念的时候,我内心里的欲望会日渐膨胀,膨胀到让我发疯。

  当生命走到极限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不重要。写这么多文字,是为了那些曾经我爱过的人,和现在还会爱我的人,他们有我的朋友,我的师长,还有与我有血缘的亲人,每次想到这些在我生命中给我很多帮助的人,我都会潸然泪下。人不会离开这个社会单独存在,虽然人在这个社会里可能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可是在他的周围始终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我们就是其中被网住的蜘蛛。
  这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大多数,他们就是为了生存而生存,没有人会考虑到生存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只是俗人,我也不知道我活着为什么,我离开又是为什么,可是我知道我们总是会离开,总是会……

  一
  早上起来,穿靴子的时候,小拇指长长的指甲刮在了靴子的金属上,我听到断裂的声音,心在那一刻突然就碎了一地。那是我留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看着它一日日丰盈,可是仅仅是一个金属扣,就把它挂断了,我使劲裂着那个断了的空壳,想把它撕裂下来,揪心地疼痛,我就是那么流着泪坚持着,只要我努力,它就一定会从我的肉里剥离出来,已经麻木了。
  昨夜我头疼的厉害,我知道自己只是营养不良,已经很久没有进过主食了,冰箱里放着大堆的火腿,方便面,面包……饿了就泡方便面,吃到嘴唇干裂,皮肤也越来越黯淡无光。
  乔羽回来,我躺在大红的沙发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乔羽翻遍了储藏食物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他从来不问,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交流了,离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卡卡,家里没有苹果吗?背对着我的乔羽的确很英俊,我不得不承认,我总是先爱上一个人的外貌然后才会爱上这个人。
  没了,早就没有了……
  卡卡,你每天都在家里干什么?苹果没了,你都不会去买吗?
  现在还不到十点,你自己不会去买吗?楼下的水果店不是还没有关门吗?
  算了,算了……
  乔羽很不耐烦。
  我站起来,想接近乔羽,那个曾经想被我借去报复男人,可是眼前一黑,我还是跌到了,头正好撞在前面的茶几上,或许是疼痛让我异常清醒。
  卡卡,你以后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回来不是看你演戏的,你不用表演的那么逼真。
  乔羽扔过来一块洁白的毛巾,我知道我的额头上已经有血渗出了。我们已经不会演戏了,也没有必要演戏了。
  一次无意中闯进乔羽的博客,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在我身边总是有很多的女人,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呵呵,我挺有女人缘的,我知道,因为我英俊,所以在我身边从来就不缺少女人。我还是会继续寻找,一个又一个女人……
  我没有窥探隐私的爱好,可是因为是乔羽,我的好奇心让我一页页翻过去,看到一个个女孩在后边留言,就一个个进入,一个个查看有没有乔羽留下的痕迹,那是乔羽一个又一个女朋友。
  我们总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天翻地覆,但是从来不提所谓的女人。叶子说:卡卡,你离开乔羽吧,你明知道他身边有很多的女人,多少个妹妹为他流泪,你是第几个?
  第几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在我身边。
  乔羽走后,我给叶子打电话。
  叶子,明天陪我逛街吧,我想买一条裙子。
  那一夜我不停地做噩梦,醒来的时候,枕头都已经湿透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然后毫无征兆,我留了好久的长指甲又被挂断了,本来我还想去美甲呢?叶子打来电话的时候,我终于把那截断了的指甲撕扯了下来,到最后一点都不痛,毫无感觉。

  二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快乐的孩子,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的时候,只有叶子对我不弃不离。上学的时候叶子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拿着手机发短信找人,乐此不疲……叶子每次都是那句话:洛,你快点来,我在XX等你。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随便一个号就发过去了,叶子对这样的游戏总是玩得津津有味。我曾经问过叶子:你这样做是为什么?
  叶子说是癖好,她说她喜欢这样,我知道叶子说这些的时候,她的内心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个秘密就是她心里的暗伤。总是会有人不断的给叶子回信息,有骂她神经病的,有愿意和她聊天的,不论对方男女老少,高矮胖瘦,也不论美丑,叶子总是会给他们聊的热火朝天。游戏就是游戏,没有什么规则,到最后都不会继续到天长地久。
  叶子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大专没有毕业,老爸就给她投资了二十几万,让她经营一家不算大的美容院,对于二十岁的叶子已经很是惊叹了。所以没事的时候,我就会让她先在我的脸上练习。我们越来越亲密,其实我们是两种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子。叶子太招摇,叶子太热闹,这和我的安静总是形成极大的反差。
  那天我和叶子走在大街上,累了,叶子说:卡卡,我们玩一个游戏吧?对于叶子的古灵精怪,我已经习以为常,便不置可否。
  站在大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流,我总是想撞上去。
  就在那个时候,叶子招手拦了一辆车。叶子说:本田耶……
  我忙着拽叶子:你认不认识?这么鲁莽?
  车子在我们面前嘎然而止。一张很英俊的脸探出窗外。
  叶子不顾主人的允许,拉着我就上了车。说出了她美容院的地址,我看到男孩一头雾水。
  叶子说:你笨啊,我美容院你都不知道啊。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乔羽。
  至今我都不知道那场戏里我是什么。
  最后我爱上了乔羽,乔羽也爱上了我。叶子很大度地对我说:你看,我终于给你找到了一个男朋友。那时候我们仅仅是一个青涩的孩子,恣意地放纵着自己不多的青春,很多年了,很多年后,感情和友情在彼此的纠缠中慢慢就会筋疲力尽,我和叶子,还有我和乔羽。无论纠结到最后是什么样子,我都相信曾经我是有一些爱乔羽,曾经我是真的拿叶子当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
  同事给我讲了一个很不好笑的故事:她的一个朋友在局委开小车,公车私用的事情对于他们小车司机司空见惯。那是一个夜里,男孩喝多了酒在大街上开着车瞎逛,碰到一个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的女子蓬乱着头发在路边哭。男孩停车,然后女孩就很自然地上车,他们在宾馆开了一间房间,男孩到宾馆的时候酒劲正好上来,洗完澡就倒头大睡,那一夜和女孩相安无事。迷迷糊糊到天亮,看到一个清秀的女孩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男孩很诧异。女孩倒感激涕零: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好的人。昨晚真的谢谢你了。
  男孩回忆起来的时候,和朋友们闲聊:我他妈的算什么好人,只不过我喝酒喝多了,要不白来的好事谁不干。她还真把我当好人呢。我身边的野花可多着呢。
  同事说,男孩的手机上储存很多的电话,野花1,野花2,野花3……这些野花都是男孩兴致起来的时候,在路边拉的女孩,只要把车停在某一个女孩的身边,一场艳遇就促成了,女孩就成了他的一朵野花。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会莫名其妙地想起乔羽,想起叶子……想起曾经离去的很多人。

  三
  那是一个落叶飘零的深秋。我一向不喜欢秋天,它太萧瑟,太阴冷,看到满目纷乱的树叶,我的脑子里总是会异常凌乱,头会越来越疼,已经不再去想工作了,因为每日会被那些零散的数据敲击着内心,心里是没有理由的烦躁。
  很多时候,还是会和叶子去逛街,然后躺在叶子美容院的床上,听那些来做美容的女子撤些污七八糟的事情。感觉很消极,这一度就是那是我生活的状态,没有规律的凌乱。
  或许是天气的缘故,我的心里总是很阴郁。路过我和叶子常去的那家咖啡厅,我的心一下子颤栗了,透过明亮的窗户,我看到叶子附在乔羽怀里,像是哭泣,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有点疼,更多的是冷,痛彻心肺的冷。
  回家把浴霸打开,放了一池的热水,然后把自己泡在里面。很想就那样睡着,然后光着身子去床头倒了几片安定,就那样躺在浴缸里睡着。很暖,常常希望自己是一条鱼,钻进水里,冷暖自知。
  醒来后,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乔羽在屋子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不大的卧房里,已经烟雾缭绕。
  卡卡,你能不能不要再演戏了,你能不能清醒清醒?我不是没有离开你吗?你还想怎么样?
  是啊,乔羽,你没有离开我,那么你在我身边究竟做什么?我问自己,然后就是苦笑,很苦涩。
  卡卡,你回去工作吧?你这样每天呆在家里只会胡思乱想。你再这样,没有人会受得了你的,卡卡,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可是我们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空间,而不是像你这样的神经质……
  我瞪着眼睛看乔羽,乔羽说我神经质,那时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词。和我的确很像,无端的混乱,无端的疯狂,无端的不可理喻……我没有问乔羽和叶子是怎么回事。乔羽走后,我又泡在水里,水已经冷了,我已经变成了一尾鱼,钻进水里,不知道冷暖,很多的感受我已经自知,不需要人去了解。
  医生说我有很严重的抑郁症,给我开了一些抗抑郁的药物,还让我定期去做针灸理疗。慈祥的老医生说:孩子,你的病必须要家人的陪同和配合,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你有家人吗?
  我笑笑走开。
  然后我就去叶子的美容院,让叶子给我美容,化妆,有时候看到镜子里那张苍白的脸,虽然没有青春的光泽,虽然它过早的衰败,可是她还是挺漂亮的,我想:当时乔羽看上我,不仅仅是因为那时候我有好的工作,还有我的柔弱,激起了他想要保护我的欲望。

  四
  我和叶子坐上乔羽的车时,乔羽只是看着叶子笑。
  你们两个小妮子挺可爱的,就不怕遇上色狼,把你们拐跑了?乔羽开玩笑。
  谅你也没那个胆。叶子挥舞着拳头。
  乔羽成了叶子美容院的常客,每次乔羽过来,叶子总是推着他:去去去,我这里男士免进。然后乔羽就会在美容院对面的蛋糕房,要一杯奶茶坐上一会。
  乔羽不太爱和我说话,或许是我太安静的缘故。天冷了,乔羽会发短信:卡卡,天冷了,你要多穿衣服啊。
  卡卡,你要快乐啊。
  卡卡,你要吃饭啊,你太瘦了。
  卡卡,我能不能去看看你?
  ……
  乔羽发的短信比他和我说的话多的多,我喜欢看乔羽发短信时那种很认真的样子。我相信这样的男孩子应该是,应该会喜欢我的。
  小北离开我的时候,就对我说过:卡卡,我讨厌了你的神经质,我厌倦了你的无理取闹,卡卡,不要再玩这样的游戏了,你不是孩子了。
  然后我看到小北头也不回地离开,小北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我喜欢英俊的孩子,他们都有一双寡情的眼睛,有一头凌乱的碎发,他们都有修长的手指,冰冷,没有感情,在手指触到肌肤时,只有痛彻心肺的寒冷。我是在看到小北和一个女孩子在大街上手拉手,笑得很开心的时候,用酒瓶的碎渣划破了手臂。不记得是第几次了,然后小北离开了,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我总是说:叶子,我想自杀,白天我像人,晚上我像鬼,我就是在人不人,鬼不鬼这种状态下生存。
  然后叶子,我和乔羽就成了死党。叶子极力促进我和乔羽的好事。
  乔羽的爸爸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董事长,开着一百六十万的宝马,带着上万的名表。那是一个冷漠的男人,乔羽的妈妈华贵但是庸俗,在这里出生的乔羽没有一般公子的恶习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我还是能感觉的到乔羽在我面前露出的低俗,有时候我很不屑。
  乔羽的爸爸只是在适当的时候看准了时机,投资了一个当时很热门的铅项目,滚雪球一般越做越大,发展到当时最大的民营企业,拥有上千名员工,在当地算是纳税大户。很不凑巧,他们也看准了我,因为我和叶子不一样,好歹我是老师,沾着文化人的边,所以对于乔羽和我在一起,老头子很是高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欠叶子的?逢场作戏叶子会,其实我也会。喝很多的酒也不会醉,还会打着呵呵说:麻烦你多照顾哦?恶心,像一个烂俗的妓女。
  陪着乔羽的朋友去唱歌,我只唱小背篓,晃悠悠,唱大地飞歌,唱得他们一愣一愣的。
  乔羽,你女朋友不简单啊?好小子。
  这让乔羽拾足了面子。
  我想起小北走的时候,我对小北说的那句话:我的幸福就是对你最精彩的报复,这辈子我一定要比你幸福,一定会。
  其实我知道我不会。
  我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常常莫名地烦躁,每次做噩梦醒来,我都想找刀片,想把手腕割破,反反复复,以至于我的手臂上经常血痕累累。

  五
  我第一次把我带血的文字让乔羽看的时候,我知道乔羽一定看不懂。但是乔羽看后,只是夸我写得太好了,乔羽说:卡卡,我不知道卡卡还是多面的。
  的确,乔羽不知道我会喝酒,乔羽不知道我会交际,乔羽不知道我会唱那么好听的歌,乔羽不知道我会写字,他仅仅以为他谈了一个文化人的女朋友,他只是以为我仅会教学,并且是一个很优秀的教师,有过很多的荣誉,得到领导的赏识和肯定。仅此而已。
  有钱的乔羽给我买很昂贵的化妆品,全部都是叶子卖的。乔羽给我买很贵的包,我总是不忘记给叶子买一个,因为那是乔羽买的。如果到此我仅仅知足,生活就会无波无浪,沿着它既定的轨道很好地发展,我会衣食无忧,我会前途光明,我会坐享其成……但是每当深夜来临的时候,我不止一次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吗?这就是我对小北最精彩的报复吗?我幸福吗?
  我知道我不幸福,幸福是什么?没有人给一个确定的答案,可是不是像现在这样,嫁一个很有钱的老公,开着私家车上下班,看着别人艳羡的目光,虚荣心得到空前的满足?欲望总是无止境的,它会让人的心日益膨胀,膨胀到要溢出来,然后碎了一地。
  乔羽父母的浅薄和无知让我心里日渐感到厌烦,我已经不太愿意去他们家做客了。在我的感觉里他们完全就是一个“暴发户”。
  我再写文章的时候,乔羽就会怀疑我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否则怎么会如此深刻?我有点悲哀。
  在我第N次课堂上晕倒的时候,我敬佩的上司几乎是抱着我,流着泪把我送到医院。
  我说我的身体已经快垮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否则我真的会崩溃。
  我流着泪和孩子们告别,孩子们流着泪拽着我的衣服:老师,你回来,好不好?
  老师,我们想你。
  老师,您能不能再抱抱我?
  ……
  我一个个把孩子搂在怀里,生怕错过了一个。
  乔羽的父母知道后,很是震惊。执意要我去他们家休养,他们希望我尽快和乔羽有一个家,可以理所当然担负起照顾我的责任。
  呵呵,有一个家?
  我给叶子说起的时候,叶子依然在玩那个无聊的游戏。找洛,然后和不停的人发短信,聊得热火朝天。
  叶子,你不高兴吗?
  没有啊……
  我想到了那天在咖啡厅看到的一幕,心里是一阵阵颤栗。

  六
  因为应酬,因为去不去乔羽家,因为我的抑郁,乔羽终于厌烦了,可是在他们的父母眼里,我是一个准儿媳。
  乔羽的爸爸有一个朋友是某报社文艺副刊的主编,看了我的文字后一直都是大家赞赏,乔羽的爸爸更是洋洋自得,其实我和乔羽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爱过谁,我只是爱我自己,我只是活在我自己的幻觉里,怎么都走不出来。
  我想起了爸爸写的一句话:画地为牢,心囚一生。一如我人生真实的写照。如果我要和一个人终老,我会鄙视自己,那样的我是那么虚伪,可是我的确是虚伪的。
  有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衣食无忧,享受着一个阔太太因应该拥有的一切。知足吗?曾经我是虚荣的,虚荣地爱上英俊地小北,虚荣地和乔羽在一起,想是对小北精彩的报复,可是这精彩吗?
  我会莫名地烦躁,烦躁的时候我就泡在冷水里,钻在水里,想象自己是一尾鱼,然后泪流下,没有人知道鱼的眼泪。
  然后就是写字,不停地写,杂乱无章,想要掏空自己所有的精力,想要构思一个很完美的结局,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就是做不到,一切在我的心里早就支离破碎,没有美好的想象,怎么会有完美的结局,这个世界从来就是残缺的,我们在一日日的生活中渐渐被同化,因为我们都是苟且偷生的人。如花死了,没有十二少去为她殉情。
  我知道乔羽已经烦我了,没有工作的压力,我自然可以把我灰色的想象发挥到极致,乔羽已经厌倦了陪我去玩这些死亡的游戏,偶尔我还是会和乔羽的朋友,还有叶子去帝都唱歌,我唱小背篓,晃悠悠……那个声音可以穿透包间的我已经死了。我要活着,像很多人说的一样,如果沿着既定的轨道我好好走下去,就一定前途无量。为什么还要不知足呢?

  七
  本市冶金行业的两家民营企业本身就是一个死对头,可是两个年轻的孩子最终也会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我知道叶子太招摇了,叶子上学的时候,英语可以考0分,可是叶子有一个很有钱的老爸,然后也会像很多的学生一样,,上大学,过着小姐的奢华生活。
  叶子看上乔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身份。
  然后叶子就托人打听乔羽的电话,乐此不疲地玩这种游戏:洛,我在XX等你。其实她想等的就是乔羽。那么大的两个家族企业,同样都是土老冒出身的“暴发户”,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仅此而已。叶子就是那么凑巧坐乔羽的车,就是那么凑巧把我介绍给乔羽,就是那么凑巧看着好朋友和她的恋人在一起,这样她就会有很多的机会名正言顺地和我们在一起,一切天衣无缝,一切完美无暇。我得到了幸福……
  乔羽有很多女朋友,就像朋友故事里讲的:野花1,野花2,野花3……可是我不是,我在乔羽的手机里叫卡卡。
  忽然间毫无缘故再多的爱也不满足
  想你的眉目想的迷糊不知不觉让我中毒
  忽然间很需要保护假如世界一瞬间结束
  假如你退出我只是说假如不是不明白太想看清楚反而让你的面目变得模糊
  越在乎的人越小心安抚反而连一个吻也留不住我也不想这么样反反覆覆反正最后每个人都孤独
  你的甜蜜变成我的痛苦离开你有没有帮助
  我也不想这么样起起伏伏反正每段关系都是孤独
  眼看感情变成一个包袱都怪我太渴望得到你的保护
  忽然间就想起王菲的这首歌《我也不想这样》,我不知道我应该唱给叶子,还是唱给小北,或者是乔,还是那个会懂我的人。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们我也不想这样,真的不想这样伤害彼此脆弱的感情,诸如已经不多的友情,诸如少得可怜的爱情,可是我无能为力,因为我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我想我是应该,应该像很多人说的一样,我应该好好地生活,沿着那些早已经铺设好的轨道,好好地走下去。
  然后我给乔羽打电话:乔羽,我们去吃饭吧,叫上你的家人,我们吃完饭去唱歌。
  我喜欢王菲的歌,但是我从来不唱王菲的歌。在乔羽的父母,朋友面前,我只唱小背篓,晃悠悠,我只唱山路十八弯,我只唱那些他们认为很好听的歌,只有在很深的夜里,我还是被噩梦困着,想起了爸爸的一句话:画地为牢,心囚一生。
  幸福其实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触手可及。
  我不再抑郁,是没有抑郁的必要了,那不是病,并不是。然后我又回到了学校,孩子们围着我不停地说笑,上司看着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因为我的幸福就是对小北最精彩的报复,因为我的幸福就是我沾了文化人的边,因为我的幸福就是笑着对叶子说对不起,因为我的幸福就是很多人对我说:卡卡,你要好好的。
  我装聋作哑伴着很幸福的样子,乔羽就不会再讨厌我。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这样……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