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让爱从头开始

让爱从头开始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30 1:25:23 等级:4 状态: 阅读:1804
  编辑按:有的时侯,爱,就是这样,经过了风和雨不断地的吹打,美丽的彩虹才会出现在蔚蓝的天空上。
  
  1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而每个女孩心中都会有一个“爱哥哥”。小北走的那一天,天黑的很快,我怔怔地看着一身黑衣的小北从我眼前飘走。倔强、孤傲、落寞……
  那天我的指甲毫无理由地断了,我微笑着把手放进嘴里,大滴大滴的血又一次融入我的血液,我依然云淡风轻的样子。
  晚上关灯,躺在床上,才感觉到伤口隐隐作疼,揪心的疼。心口像刺了一枚钢针,大脑里好像有卡车碾过的声音,感觉双目刺疼,可是意识却很清醒。开灯,从床头拧开一个瓶子,那里是我每晚必吃的安定。
  手机毫无理由的响着,铃声持续而倔强,反复响了很多次,头疼欲裂。
  挂断电话,蒙着被子继续睡觉,铃声依然持续不断。
  依依死了,别打电话了。我粗暴的对着手机喊。
  姐,我是小可,你怎么了?你不接电话吓死我了。小可的声音永远是那么柔柔的,感觉很着急。
  哦,是小可啊?没事,今天晚上失眠,心情不太好,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有事吗?我努力装作平静,掩饰我的慌乱和浮躁。
  姐,小北还好吧?我今天打他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你要是见他了,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好吗?
  傻瓜,回去两天就放心不下了?我见他一定让他给你回电话,乖,赶快睡吧。我惊讶于自己演戏的水平竟然也会超一流,刚刚和小北争吵前,我们还为着感情做着最后的挣扎。我们拥抱,我们亲吻,我们彼此伤害,又彼此疏离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着漆黑的头发,有双明亮的眼睛,有着健康的四肢……可是心在那一刻却已经坍塌,像是一座废墟。
  碟机里放着恩雅的《雨过天晴》,在恣意的梦想空间,唤醒尘封许久的记忆,想象着曾有的美丽与哀愁。只有恩雅的声音,才能在心底的隅角发酵出浸这其中越见其醇的情感。
  很喜欢恩雅洁白无瑕的至性至灵。
  时光越来越难打发,看东方发白,又是新的一天。生活的每一天看似辉煌而又隆重,其实就像一滩死水,波澜不惊,再也掀不起一点涟漪。

  2
  深秋,满目的梧桐落叶没有着落的在这个城市的上空飘荡,寂寞而又孤独。
  我走进路边的一个咖啡厅,百无聊赖的打发着一个人寂寞的生活,我躲在厚厚的玻璃后面,看路人步履匆匆,在为现实打拼,每个人的眼里都坚定而又执著。
  咖啡厅里都是一些年轻的男女,有些抵死缠绵,有些泪眼相对,大抵人和人都逃不掉感情的折磨。我看到一个男孩子在不停地哄着那个流泪的女孩,那个女孩举起粉拳在男孩的胸前轻轻捶击,不一会儿,女孩就破涕为笑,感觉男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把目光漠然的投向窗外,什么时候,爱,已经离我越来越远?
  昨晚在同城聊天室,我说我有两张特别好的正版CD唱片,希望送给有缘的朋友。我留下我的电话,最后的一位数字,我用了我名字的字母Y代替。如果谁和我有缘,谁第一个打进电话,我就把它送给他。
  这是一个游戏,很无聊却很好玩。我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响。人心日益浮躁的今天,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试一试这个游戏。如果第一个找到我的是个女孩,我们就姐妹相称:如果是一个男孩,我们有缘的话就可以做恋人:如果是一个男人……
  我偷笑自己的痴。
  王菲空灵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咖啡厅里显得异常突兀。闪烁的蓝屏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有些心慌,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在意这个游戏。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好听的男声,很干净也很纯粹,就像恩雅灵动的声音,不染一丝杂质。我突然特别向往。他问清了我所在的位置,说他马上就会赶来。
  天逐渐黯淡,忽然刮起了风。看行人纷纷裹紧衣服,坐在温暖的咖啡厅里,我竟也有一丝寒意。此时我在等待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对着突变的天气,他还会不会出现?
  我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的幼稚。外面下雨了,时间也过得很快,我越发坚定那个好听的男声不会来的。
  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铃声适时的响起。抬头,看到一个充满阳光气息的男孩站在我面前,身上和头发上都有雨的痕迹,被风吹过,头发稍有凌乱。可能是我过分的关注让他极不自然。
  他轻微的咳嗽提醒我的失常,我窘迫极了,赶紧低下头。
  你是依依吧?对不起,我刚才出来的时候下雨了,我又回去拿了把雨伞,其实我想到你肯定没有想到会下雨,所以我……
  他慌乱的解释。在我对面坐下。我们谁也没有提到CD,似乎他已经忘了此行来的目的,或许我们怀着同样的心愿,只是为了找到有缘人。他的眼神飘忽不定,若即若离,他的手白皙修长,他好听的声音不是夹杂着孩子气的幼稚,但是掩饰不住内心的落寞,我的孤独在他的笑声中慢慢遁去。
  雨没有停的迹象,我们走出咖啡厅,他很自然的打开那把黑色的雨伞遮在我的头上,我们肩并肩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我不再觉得这个冰冷的城市是那么的冷漠。
  路过一家花店,他说:听你的CD总要有所表示,我是不是该送你一束花?
      我笑他的幼稚,送女孩花还用的着再问问吗?我拒绝,更激起了他的坚持,我笑他幼稚的时候,感觉他是那么霸道。他买了一束洁白的百合。
    他当然没有收下CD,我们在地板上垫了厚厚的垫子,坐在上面听王菲,听恩雅,听她们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寂寞的蔓延。王菲,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恩雅,一个情绪化,爱哭的女人,她们都有空灵的声音,一如窗外飘荡的雨丝,荡涤着人们的灵魂,飘散着淡淡的忧伤,激起了人们心中无限的惆怅和无奈。他的目光干净而又纯洁,落在我的身上,仿佛滋生一种情愫,别让我以为那是幻觉……
    夜幕逐渐降临,屋子里的气氛异常暧昧。我起身,有送客的意味。
    他是懂得,开门送客,我们无言。
    在下台阶的时候,他回头。
    记住,我叫小北。在这个城市,我会是你的朋友。
    我微笑,目送他离开……

    3
    我和小北相互依偎,相互取暖。小北成了我最亲近的朋友。在这个冷漠的城市,小北给了我最贴心的呵护和温暖。很多无聊的时光,我和小北总是在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悉数最美丽的风景。
    我们不谈爱,不谈情,是因为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东西,我们没有能力去承诺,只能尽力去守护心里的那份感动,相互的爱慕,相互的欣赏可能会比爱情更持久,更永恒。
    但是我们都明白,我们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如果有爱,如果有情,那都已经融入我们的心底。
    夏天来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
    依依,小可大学也毕业了,她想去你的城市。依依,我知道你们姐妹关系最好,你要好好照顾小可。
    妈,你就放心,小可是我的妹妹,我还会欺负她不成?我笑着在电话里说。
    虽然我仅比小可大一岁,但是作为姐姐,我还是一直尽力照顾、让着这个妹妹。八岁的时候,小可一次起床连穿衣服的能力都没有,懂事的小可不知道怎样整理好自己。在去卫生间的时候,站立不稳摔倒了,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在本市的医院,医生郑重地对妈妈说:孩子的心脏有问题,你转去大医院看看吧?
    在省城医院,权威的专家对妈妈说:不碍事,孩子只是心肌炎,可能是因为感冒或者发烧,诱发了孩子这种病,但是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只是尽量不要让孩子做剧烈的运动,尽量不要给她压力,一段时间调养就可以完全没事了。
    医生尽管轻描淡写,父母心里还是会有蛮大压力。从此小可就是我们家重点保护对象。我们生怕小可受到一点点伤害,好在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以后,小可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情况。小可一路健康的长到现在,对我们来说是无以言说的欣慰。
    空气中依然燥热,我和小北去车站接小可。一年未见小可漂亮了好多,小可依然盈盈弱弱、娇滴滴的样子,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总能激起人们对她保护的欲望。小可生来就有林妹妹的气质,我这个姐姐只能尽我的全力去照顾这个小丫头。虽然她只比我小一岁。
    一身白裙子的小可在人流拥挤的车站里显得那样遗世独立,就好像从童话里走出的公主,站在凡间感受那种烟火气息。
照顾的妹妹,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近的人,有他们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虽然小可和小北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已经无数次向他们描述过彼此,所以他们并不陌生。小可夸张的叫着小北姐夫,虽然我笑着捶打小可的背部,让小可不要胡说,可是我的心里却是甜蜜的。站在中间,拥着两个我最爱的人,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请了一星期假,陪小可吃吃喝喝,然后熟悉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只希望小可可以尽快融入到这个城市。是啊,两年前我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感觉它的冰冷,感觉自己被世界的遗弃,我无数次对着灰暗的天空流泪,可是现实不相信眼泪,我总是在哭过以后坚强的面对我所能面对的一切。所以比起小可,在父母的眼里,我是多么的独立,多么的不用他们操心。
    小可不用忍受我曾经受过的苦,我只是想保护我的妹妹,用我所有能做的一切,我知道小可喜爱上网,在小可来之前,我给她买了最好的电脑,把她的房间布置的像家里的一样,只是希望小可不要感到陌生。

    4
    这个城市不因为你是弱者就给予你特殊的照顾,我和小北跑了很多的单位,依然没有帮小可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和小北坐在广场的台阶上,感觉自己心里很堵。小北给我买了很多的冰激凌。我笑着说小北:你干吗让我吃这么多冰激凌,你不怕我吃坏肚子啊?
    傻瓜,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多吃些冰激凌,吃到麻木了,你就不会难受了。小北认真的说。
    什么谬论?我笑小北的傻。但是我依然吃完了所有的冰激凌,吃到心里发冷,的确那天我什么都不愿想了。小可来的一个月了,我给她做饭,给她洗衣服,像照顾一个孩子一样。
    小北说: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坚强的一面,总以为你是需要人照顾的,现在才发现其实你真的很独立。
    我苦笑。
    那天晚上,小可坚持要出去走走,执意不要我的陪同。小可已经逐渐熟悉这个城市,我想我不用事事担心她了,我给小北打电话,希望他能来陪陪我,可是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一个人漫步在广场,灯光妖娆迷离,其实城市的夜真的很美,静下心来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温馨。但是我一直步履匆忙,从来不曾留心周围的感动。这世界上每一朵花,每一棵草,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有感情的,是因为人麻木了,忽略了感情的存在。
    舞池里人影晃动,我疑心自己看错了,但是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的确像极了小可,举手投足、一颦一笑、进退之间都透出万种风情,那么舒展,那么自如,就像是舞的精灵。我知道小可不能做剧烈的运动,我知道那一定不是小可。可是那的确是小可和小北。他们配合的是那么默契,一切浑然天成,真的像童话中的公主和王子。多美啊!
    小可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哼着歌,刘海斜斜的一缕搭在前额,可能是跳舞累了,小可没有再腻着我说话,只是笑笑就径直去了澡间。
    我给小北打电话,小北的声音里充满歉意:依依,对不起,我今晚和同事出去了,外面太吵,所以没有听见手机响。
    没关系,我也没什么事。是啊,那么强烈的音乐早已经掩盖了一切。
    小可也打了好多简历,感觉小可心里也有压力。那天回来,开门就可以听到小可嘤嘤的哭泣,小北就蹲在她旁边,茶几上放了好多冰激凌,亦如小北在我面前重复的话。我看得出,他们面对我的尴尬。
    我没有容他们解释,就径直去安慰小可。
    好在一个星期后,小可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在一个公司作文员。工作不累,待遇也相当不错。那天夜里我们一起去庆祝,小可不住地感谢我和小北,夸张的叫着小北姐夫,我能感觉到小北的表情极不自然。小可喝多了酒,然后就是放声大哭。
    把小可收拾好,我和小北坐在客厅里竟然找不到话题。沉默让室内的空气越发的僵硬。
    今天你也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送客。
    依依,你不要多心了,小可是你的妹妹,我会像照顾你一样,照顾她的。小北把我搂在怀里,我想挣脱,可是我发觉那样毫无意义。
    小北在我的额头上吻过,我的心里竟然酸楚。
    听到小可梦呓的声音,原来梦里她还在叫小北:这个孩子,她不知道,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舍得。
    小北在的日子,小可有些任性,也有些撒娇,但是无论怎样,小北总是会笑着满足小可的一切愿望。小北不在的日子,小可的脸上总是充满忧伤,甚至连饭都不好好吃。我知道小可是喜欢小北的。小北呢?他大抵也是喜欢小可的。恋爱中的人都会如此,彼此牵挂,彼此不舍,不像我这般理智,装作毫无感情。
    我的心里像被偷空一般,空落落的,感觉毫无着落。小北在疏远我,我也在疏远小北,两个我最爱的人能够相亲相爱,这难道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吗?
    看到他们躲我的眼神,看到小可看我时慌乱的躲避,我的心里很疼,我尽力想保护的妹妹,姐姐的爱情你为什么也不可以放过呢?
 
    5
    因为精神的恍惚,因为疏漏,在做报表上,我填错了一个数字,致使公司损失了好多。面对众人,上司的指责让我无地自容,除了说对不起,我不住保证尽力挽回损失,我说我尽力。我努力在众人面前维护我的坚强。
    一个人蹲在休息间,我抱头痛哭,左手拥着爱人,右手拥着亲人,就以为拥有了全世界,可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失去了所有。
    隔壁办公室的林夕给我递了纸巾,望着这个平头,西装革履的同事,这个曾经无数次暗示可以给我幸福的男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面对林夕我越发感到委屈。
    依依,我的肩膀可以借你依靠。
    我真的靠在林夕的肩头流了很多泪。因为林夕的帮助,虽然没有挽回全部的损失,但是我们已经尽量降到最低。好在林夕在公司里也前途无量,所以上司也没有再难为我。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会让林夕误会我愿意和他交往,但是我的沉默似乎代表认同。对小北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那么林夕应该就是我的依靠。
    感情有时候会阴差阳错。小北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我解释吗?那个背靠着背听CD,那个给我贴心关怀的小北,难道看到小可以后就变了吗?
    我弱弱的妹妹,生来就是让人怜惜的,我不能想象如果让她痛苦,会怎么样呢?她不知道,我爱她,我愿意给她我能给的一切,包括爱情。
    小北和小可越发的亲近,但是我总感觉小北看我时眼里那种怪怪的表情。我和林夕不咸不淡的交往,因为有了林夕,我们在一起才不会尴尬,这样小可才不会觉得欠我。
    春节小北、小可和我一起回家,妈妈看到小可领会一个男朋友,心里的高兴竟然难以抑制。是啊,小可有不错的工作,还有了自己爱的人,这难道不值得我们高兴吗?
    妈妈只是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小可偷偷望着我。小可也急于向妈妈解释林夕,我用眼神制止了她。面对妈妈的询问,我只是支支吾吾。急了,我就对妈妈说
    你总不希望急着把两个女儿都嫁出去吧?
    妈妈笑我贫嘴。这喜庆的气氛却让我倍感寂寞。
    因为我和小北的假期都到了,而小可还要推后几天,尽管小可依依不舍,我知道这依依不舍里更多的是不放心,我拥住小可在她耳边轻语:傻丫头,放心,我已经有了林夕,我会帮你看着小北的。我听到小可在我耳边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意义呢?

    6
    回来的第二天,小北喝多了酒,拼命的敲门,躲在门后,我知道自己不能开门,我怕没有小可我不会控制自己的感情,我怕……
    我听到小北在哭,为小可?为我?
    开门,小北就使劲抱着我,不住地吻我。
    依依,你为什么要拒绝我?你为什么要离开我?那个林夕真的就那么好啊?小北不住地自语。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我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使劲推开他。
    小北,是你不要我的,是你不要我的,是你爱上了我的妹妹,是你……
    我愤怒了,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样?
    小北的酒在那一刻似乎醒了,小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皱的纸。那是电脑打印的。署名竟然是我的名字,依依。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给小北写过信,更不会用电脑打印。
    那上面赫然写着:我爱上了别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和你在一起,只是贪恋你给我的温暖,现在我找到了真爱,我希望你不要再纠缠。
    我的心口很疼,我的妹妹啊,我本来就是把小北让给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还要使出这样的阴谋呢?
    依依,这是不是你的决定?你说啊?小北步步紧逼,我该说什么?
    我说是小可的阴谋,我能说吗?我柔柔弱弱的妹妹,我怎么忍心伤害她?
    小北,这是我的决定,对不起,我爱上林夕了,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请你好好珍惜小可,她不能受到任何伤害。你走吧……
    小北走了……
    小可的电话就持续不断。

    7
    我答应了林夕做他的女朋友,至于小可和小北的事,我只字未提,有些东西埋在心里就让他装聋作哑,那样幸福才会长久。
    好在小北也可能是真的爱小可。
    五月鸢尾花开的时候,小北和小可举行了婚礼,穿上婚纱的小可真的就是美丽的白雪公主,而一身白色西服的小北俨然就是他的王子,看着他们幸福的画面,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而林夕正深情地看着我。
    依依,什么时候您能让我给你带上戒指?
    我沉默亦是没有解开自己的心结,亦是没有准备好。小北喝多了酒,走到我和林夕面前。
    我是不是该叫你姐姐和姐夫?呵呵……
    小北,你不得在这样的场合胡闹!我低声呵斥。
    小可适时赶来,新娘妆完美无瑕,小北现在是她的丈夫了,她有理由维持她完美的婚姻。
    小可,恭喜你啊!林夕笑着祝福。
    小可的脸色惨白。
    小可,小北,忘了告诉你们,依依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你看我戒指都准备好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你们也替我做个见证,省的依依以后反悔。
    我真的没有想到,林夕竟然从口袋里真的掏出一枚钻戒,戴在了我的中指上,我没有拒绝,是没有合适的理由,在这样的场合。
    我听到小可的心脏轰然落进胸腔的声音,一切都尘埃落定,一切都完美无缺。
    林夕,谢谢你,给我时间让我爱你好不好?如果你愿意?
    我望着这生机盎然的春天,提醒着自己心的复苏。
    依依,我愿意,我愿意等,愿意分担你的忧愁,一生一世,我愿意照顾你……
    这多像小北曾经说过的话。
    林夕,让我们的爱从头开始。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7/1 21:00:38  
好心的灰姑娘是能得到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