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梧桐惊梦(36)

梧桐惊梦(36)
  作者:雪蝉 发表:2010/10/30 8:50:1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76
  编辑按:继续欣赏精彩连载小说。
  
  36、逮蛇鼠凌晨出奇兵

  从伙房出来,电话铃响了。秦思扬拿起话筒,里面传来周参谋的声音,他告诉秦思扬说:“军区总医院巡回医疗队已经到我们部队来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边防前沿的指战员进行身体检查。团首长对你们哨所很关心,安排一个医疗组上午就进山,为哨所的指战员体检。其中有一位护士长特地打听你的情况,听说你上了梧桐山,她要求一定要到山上来看看。团首长希望你们做好接待,安排好执勤和体检。”
  秦思扬答应着。放下电话,他露出一脸的苦笑。他想,林毓芳果然来了,上次她在信中就说过。可是,这是梧桐山,山高路险,她何必冒那么大的风险非要上山来啊!

  通往大梧桐主峰的道路崎岖而险峻,尽管陆亦河带领的是原侦察班的战士,他们很能夜行军,但在这乱石林立,陡峭崎岖的山道上攀行,也同样免不了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再者又是凌晨时分,光线很暗,又不能使用手电,只能摸索着往前行,为了安全,陆亦河小声地对身旁的战士说:“传下去,减慢速度,保持距离,注意安全。”
  战士立即接转过来说:“是,传下去,减慢速度,保持距离,注意安全。”于是,这命令便迅速地传达到小分队一班的每个战士。
  当一班的战士们登上大梧桐主峰时,已经凌晨五点多了,东边天上已现出微微的亮光。但梧桐山上有雾,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三十米开外的景物,因此,他们小心翼翼地向四周搜索。一个战士发现不远处的树丛中,有几个人影在晃动,陆亦河向班长窦一帆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向偷渡分子背后包操过去。窦一帆心领神会,带领两名战士轻轻地绕过树丛……

  经过一夜辛苦,刚登上大梧桐的偷渡分子,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大雾弥漫的清晨,我小分队的战士就已将他们团团包围了。
  “蛇头”发现有人向他们方向走来,马上警觉地问:“尼哩干敏耶?(粤语,意思是:你们是做什么的?)”“蛇头”一发问,其他的偷渡人分子迅速地站了起来,显露出紧张的神色。他们这一紧张的举动,恰好暴露了他们的人数,让陆亦河看了个清清楚楚。原来周围的树丛中躺满了人。陆亦河粗略地数了数,好家伙,十多个,比他带来的战士还要多……
  侯二虎是广东人,他听懂了蛇头问话的意思,马上答道:“俄哩嫁路。(粤语,意思是:我们从此‘借道’经过。)”
  “尼哩要嘿丙朵?(粤语,意思是:你们打算要去什么地方?)”
  “俄哩要嘿那边。(粤语,意思是:我们要过那边去。注:‘那边’——指的是‘香港’)”
  侯二虎继续在和蛇头纠缠。就在他们对话之际,陆亦河指挥其他的战士,迅速地从两侧包抄上去。
  几句粤语对话,就让“蛇头”放松了戒备。他以为在这高山之上果真找到了同路人,于是一边问:“尼哩可捂可丫台俄哩丫起走?(粤语,意思是:你们可不可以带我们一起走?)”一边向陆亦河方向走来。
  “蛇头”离得越来越近了,陆亦河突然间拔出手枪,指着他的脑袋说:“可以。老子就是来带你们一起走的!不许动!都举起手来,将双手扣在脖子上,谁不听指挥老子就毙了谁!你们这帮狗娘养的,还想偷渡去香港,去澳门,你他*的做梦去吧!老子送你们上西天,去见阎王爷!”
  站在蛇头身后的那个家伙,突然拔出七首,朝陆亦河迎面刺来,陆亦河侧身躲过。站在陆亦河身旁的侯二虎见此情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起一脚,正好踢在那个家伙的手腕上,只听得“啊!”的一声,他手中的七首就飞向了悬崖下。侯二虎就势一扑,将那个家伙按倒在地上,从身上取下一副手铐,“卡嚓”一声,就铐上了。这一连串的动作,竟在几秒钟内完成,可见我侦察战士不凡的身手,擒敌之神速,动作之敏捷。这样的捕俘动作,也许你在电影、电视中曾经见过,然而,真实的情景远比电影、电视要精彩得多。
  那些偷渡分子何曾见过如此世面,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都乖乖地举起双手搂着脖子。因此,不费一枪一弹,轻而易举地就将偷渡人员全部擒获。

  出完早操,秦思扬和战士们带上洗漱用品,挑着水桶下山去,在山泉边洗漱完了再挑一担水上山来;这样,哨所一天的生活用水问题也就解决了。
  秦思扬洗漱完毕刚回到哨所,就看见陆亦河和一班的战士押着长长的一例偷渡分子,从大梧桐山上走下来。到了哨所的空坪上,陆亦河要偷渡人员都蹲在地上,双手扣在脖子上。
  秦思扬数了数,哟!还真不少,十七个,九男八女。他开玩笑似的对陆亦河说:“亦河,你们功劳不少啊!出师大捷,一下子就扩充了一个加强班啊!”
  陆亦河笑着说:“要扩充人马,那还不容易,只不过这样的乌龟王八蛋,没用!”
  “管他呢!至少有男有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就送给你们侦察班吧!”秦思扬继续开着玩笑。
  陆亦河哈哈大笑,语带双关地说:“我才不要呢,收下这帮狗娘养的,恐怕这里有不少人就睡不着觉了!我不但要提防着他们,还得提防着自己人,太累了!”
  秦思扬笑着说:“你别说提防别人,你只要管住你自己就行!”
  梁诗宇也笑了,他冲着陆亦河说:“恐怕是你自己睡不着觉吧!你别埋汰你的战士了,他们的觉悟不比你低。”
  陆亦河指着梁诗宇笑着骂道:“那就送给你吧。你这狗日的呆在这荒山野岭上,八辈子也见不着一个娘们,憋得慌了吧!”陆亦河这么一说,惹得在场的战士都哈哈大笑。
  梁诗宇被陆亦河几句玩笑话,羞得面红耳赤,可又不甘示弱,便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丢下这一句话,就怏怏地离开了。
  一阵玩笑过后,秦思扬开始对偷渡分子进行询问。首先要询问的,当然是那个蛇头。
  蛇头叫阿希,宝安县人。秦思扬问阿希:“非法组织他人偷越边境,这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你知道吗?”
  阿希狡辩说:“解放军同志,这不能怪我,是他们找上门来的。他们说我是本地人,对这一带比较熟,求我给他们带带路。我本来想帮他们做点好事,没想到反而犯了错!”
  秦思扬严厉地说:“做好事?连两、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组织非法偷越边境,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管理法,难道你觉得这是在做好事吗?”
  听了秦思扬如此严厉地的质问,阿希连忙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他说:“解放军同志,实不相瞒,我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重病在床,下有刚出生的孩子嗷嗷待乳,队里又收成不好,上为老母治病,下为孩子的抚养,出于生活所迫,不得已,一时糊涂,鬼迷心窍,犯下了大错,实在对不起党的教育,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同志,就看在我重病卧床的老母和刚刚出世的孩子份上,求求你们高抬贵手,饶了我吧。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回去以后安心务农,好好种地,多打粮食,以实际行动报答党,报答国家,报答解放军!”说着,他还假惺惺地掉下了眼泪。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