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梧桐惊梦(40)

梧桐惊梦(40)
  作者:雪蝉 发表:2010/11/1 9:35:5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915
  编辑按:继续欣赏精彩连载小说。
  
  40、刮伤疗毒治伤救人

  秦思扬用的“敲山震虎”这一招,果然灵验。隐藏在树丛深处的偷渡分子,在悄悄地往别处移动。秦思扬循着响声望过去,发现躲藏在树丛中的偷渡分子,竟然也学会了伪装,用树枝编成伪装圈戴在头上,而且人员散成一片,因此目标很小。秦思扬对窦一帆耳语说:“我留在这里监视,你带着战士从北面插过去,截断他们下山的通路,形成南北夹击,然后我们向中央合围。纵然偷渡分子想逃走,也只能从东西两个方向逃离,东面山势陡峭难以攀登,只有往西面逃逸,那样,便进了陆亦河他们的口袋。”窦一帆领会了秦思扬的意图,带着战士迅速地进入了北面的丛林。
  果然不出秦思扬所料,当窦一帆他们从北面包抄过来的时候,有几个偷渡分子撒腿就往西边跑。恰在这时,陆亦河带着三名战士从西头包抄过来。陆亦河举起手枪,大声喝道:“不许动,都他*的举起手来,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特勤小分队,你们被包围了,谁要是顽抗,我就毙了谁!”
  那些偷渡分子何曾见过如此世面,都乖乖地举手就擒;陆亦河清点了一下,共有十三个人,六男七女,年龄都是在三十五岁以下的青年人。
  当秦思扬他们围捕上来的时候,有三个偷渡分子没有逃。一个女的还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秦思扬问:“你哭什么?是他们欺侮你吗?”
  女人哭得更厉害了。她摇摇头,指着躺着身边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声泪俱下地哀求说:“解放军同志,求求你们救救他吧!”
  秦思扬对陆亦河说:“亦河,你们再搜索一遍,我和窦一帆过去看看,看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
  陆亦河答应一声:“好!”然后对其他的战士说:“你们留下两个人在这里看守,其余的跟我来!”说完便带着战士们搜索开了。
  秦思扬和窦一帆来到那个跪在地上的女人前。只见旁边还有一个男的蹲在那里扶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小青年。
  秦思扬指着躺在地上的小青年问:“他是你的什么人?他怎么啦?”
  那女人泪眼汪汪地说:“他是我二弟,被蛇咬伤了。”她一边说,一边掀起小青年的裤腿:“你们看,他的腿都已经肿起来了!”
  秦思扬指又指着旁边那个男人问:“他是你什么人?”
  女人说:“他是我丈夫。”
  秦思扬蹲下身来,仔细地观看着小青年被蛇咬伤的脚。只见左脚小腿上,用一根绳子紧紧地捆扎着,小腿下部已经青紫,肿胀;被蛇咬伤处,有三个牙齿痕清晰可见。
  秦思扬又看了看蹲在旁边的那个男人,不无讽刺地说:“哟,还真是看不出来!你们偷渡,竟然全家出动啊!”那个男人羞得满面通红,低着头没说话。秦思扬又严肃地说:“好些人为了偷渡,铤而走险,结果香港澳门是啥样,连看都没看上一眼,就丢了性命!就算你们幸运,没有葬身于大海或死于其他非命,如果被蛇咬伤致死,难道你们觉得值吗?”
  那个男人这才抱头痛哭着说:“谢谢解放军同志的开导,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一时糊涂,我们糊涂!从今以后我们决不再做这种蠢事!”
  秦思扬此话并非危言耸听。当年有不少偷渡分子或葬身于大海,或因其他原因而白白地送了性命,有些死者甚至尸骨无存。据报道:改革开放后,在蛇口工业区刚开发时,一次就发现400多具偷渡者的尸体。蛇口与香港,中间隔着深圳湾,从此处偷渡的难度很大,然而,仍然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冒死偷渡,而死于非命!那么罗湖桥至沙头角一带,则是内地与香港陆陆相连,有些地方仅仅只隔一条十多米宽的小河,由此便可以想象,当年那些偷渡分子冒死偷渡,而死于非命那触目惊心的情景了!
  秦思扬又问:“他什么时候被蛇咬伤的,是被什么蛇咬的,你们看见了吗?”
  “咬伤已快两个多小时了。那时我们正往山上攀登,他走在最前面,不知道是踩了蛇一脚还是……,那条蛇咬了他一口就飞快地溜走了。是什么蛇,我们也没有看清楚;等我们走到这里的时候,他就说走不动了,那时看他的脚,就已经红肿了。以前我们听别人说,被蛇咬伤了,要赶紧用绳子扎住,免得毒液流入心脏。”说着说着,她又哭了。
  秦思扬说:“别哭了,哭能解决问题吗!快,赶快背上他,跟我走。”然后大声地喊:“亦河,你们押他们回哨所吧,我带他们到沟边去洗洗!”
  女人的丈夫背起小青年,跟着秦思扬和窦一帆,一起走出丛林,来到山谷里。
  山谷里有一股山泉,泉水顺谷而下。秦思扬要那个男人将小青年放在山泉旁边的草地上,让他平躺着。吩咐窦一帆按住小青年的双腿,让男人按住小青年上身;然后从钥匙串上取下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小青年的伤口上,划了一道十字形刀口,小青年痛得哇哇直叫,两脚乱蹬,好在有窦一帆死死地按着,这刮伤排毒之法才得以顺利进行。尔后,秦思扬又教那个男人用力挤压刀口处;一边挤压,一边用清水冲洗被挤出来的污血,再取一点田大爷送的祖传蛇药,调成糊状敷在伤口上,又摘来两片树叶将药包住,待一切处理完毕,回到哨所时,已经中午时分了。
  吃过中饭,秦思扬安排两个战士,将抓获的偷渡分子送下山去。
  出发之前,秦思扬解开小青年那被蛇咬伤的伤口看时,原来青紫肿胀的小腿,果然已经消退了很多,可见田大爷的祖传蛇药是十分灵验的。临行时,小青年、那个女人和她的丈夫,都跪在地下,叩头如捣蒜一般,千恩万谢,感谢秦思扬,感谢解放军的救命之恩,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从今以后决不偷渡,决心在家好好务农,好好种地,多打粮食,以实际行动报答解放军的救命之恩!”
  一批偷渡分子送走后,哨所又恢复了宁静。
  吃罢晚饭,天色尚早,一轮夕阳挂在天边,把西天的云霞染得五彩缤纷。秦思扬和二班班长桂子川沿着哨所西北坡上的小道去散步。秦思扬一边走一边问桂子川:“子川,哨所生活条件很艰苦,来到这里习惯吗?”
  桂子川说:“队长,当兵的人,四海为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能做到随遇而安,这就是对军人职业的最大理解。”秦思扬说。
  “队长,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在我的字典里,就只有‘服从’这两个字,从没想过‘选择’!”桂子川说得很坦然……
  秦思扬感慨地说:“子川,你真是个好军人!有你这样的军人,祖国放心,人民放心!”
  “队长,你言重了,我子川做得还很不够。说真的,我很佩服你那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你才是我学习的榜样。”
  秦思扬朗朗地笑笑说:“这不变成互相吹捧了吗,哈哈!”
  正说着,山下的深圳河畔,骤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军人对枪声的特殊敏感,让秦思扬立即警觉起来。紧接着,步枪、冲锋枪和机枪声响成一片。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