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梧桐惊梦(49)

梧桐惊梦(49)
  作者:雪蝉 发表:2010/11/6 9:22:0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30
  编辑按:继续欣赏精彩连载小说。
  
  49、陆亦河慷慨谈情义

  听了秦思扬这番赞扬话,陆亦河可来精神了。他想,眼前这位如日中天,意气风发的秦思扬,竟然如此看得起自己,把自己当兄弟。同这样知心的战友,掏心窝子的兄弟在一起共事,那就是一个字,值!于是说:“扬哥,你这样信任我陆亦河,看得起小弟,让我十分感激。常言道:‘士为知己者死’,今后,你就是要小弟去赴汤蹈火,我陆亦河也决不推辞!”
  秦思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唉!只怕你跟着我,大哥不但帮不了你什么,反而会连累了你!”
  “大哥,你这说的哪里话!兄弟之间重在情义,不存在连累不连累的问题。三国时期刘关张桃园结义,后来关羽下邳兵败,‘土山三约’降曹后,献帝命为偏将军;曹操求贤若渴,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又送美女使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依然没能留住他,最后挂印封金,不辞而别,过五关斩六将,留下了一段动人的故事。这些,想比扬哥比我要清楚得多。”
  “唉!其实大哥又何尚不知道这些,只是……!唉!”秦思扬欲言又止,唉声叹气的。
  看见秦思扬唉声叹气的,陆亦河想,想不到秦思扬也有为难事,也有苦恼的时候。于是他豪爽地说:“大哥,你别唉声叹气的,不管啥事,你尽管说出来,只要我陆亦河能帮得上忙的,决不会袖手旁观!”
  秦思扬还是摇摇头,叹着气,不肯说……
  陆亦河说:“杨哥,你若真有为难事,尽管说出来,说不定小弟也能帮你出出主意,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
  听得陆亦河如此说,秦思扬禁不住潸然泪下,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刻的秦思扬,唯一指望能够帮他的,也只有陆亦河了。他了解这位忠诚、憨厚的战友,为了朋友,他是敢于两肋插刀的。但是,他又不忍心让他也卷进来,那样会毁了他的前程的!
  可是,陆亦河却一个劲地催促着:“扬哥,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呀!”
  秦思扬说:“既然你非得要问,那这样吧,让窦一帆带领战士们到山下去搜索,你同我去一个地方看看,到时你就知道了!”
  陆亦河便大声地对窦一帆说:“一班长,你带领大家沿着昨天的路线,扩大范围继续搜索,我和秦队长到这边去看看。”窦一帆答应一声:“是!”便带着队伍下山了。
  秦思扬领着陆亦河下了盘山公路,在丛林中穿梭,绕了好一会,才来到小山洞前。他掀开山洞口的隐蔽物钻进去,陆亦河随后也跟了进来。洞中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姑娘,陆亦河惊奇地问:“思扬,这是怎么回事?”
  秦思扬说:“亦河,大哥不瞒你说,她叫祁梦蓝,就是你说的未来嫂子。昨天晚饭后,我下山找篮球的时候,才意外地发现了她,她已昏迷不醒快两天了。”
  陆亦河既惊又喜地说:“啊!原来是未来的嫂子,失敬失敬!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秦思扬说:“亦河,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跑到这里来了。或许,她就是上面通报的那个逃犯?亦河,不管她有什么错,或者犯了什么罪,我都决心要救她。兄弟,这一切你都已经看到了。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三种选择:一是,你装做什么都不知道,马上离开这里,我秦思扬决不会责怪你。另一种,你可以立即去报案,也许还能有个立功的机会!第三种,也就是最坏的一种选择,那就是你同我一起担风险,帮我救救她!也许这条路,将会毁了你一生的前程!说心里话,我不希望你作出最后一种选择;为了我的私事连累你,万一出了什么事,大哥这一辈子都会感到后悔的!”
  陆亦河斩钉截铁地说:“扬哥,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啦!我陆亦河是那种孬种吗!我能看着未来的嫂子落难而见死不救吗?那我陆亦河还算个男子汉吗!扬哥,别说那些丧气话,咱们想想办法,或许能想出个两全齐美的法子来。”
  秦思扬十分感动地说:“亦河,你还是别卷进来吧,只怕这就是一条不归路啊!”
  “扬哥,平常你可不是这样瞻前顾后的,今天怎么就这样粘粘糊糊的了!古人还说‘砍头不过头点地’吗!别说了,大不了进监狱、蹲班房。假如我不知道这件事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上断头台,我都认啦!”
  秦思扬说:“亦河,难得你的一份坦诚,难得你的一片真心。说真的,我真不想让你跟着我淌这一滩浑水。眼下,祁梦蓝高烧不退,山上没有药品,就是送点食品也很不方便。如此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祁梦蓝就命归黄泉了!更何况参谋长说,马上就要派大部队进山搜索,我是迫不得已,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才把你牵扯进来!”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陆亦河说:“扬哥,再说这种话,已经没有意义,还是赶快想办法,救人要紧。”
  秦思扬擦擦眼泪说:“眼下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去找田大爷了。我想将祁梦蓝送到他那里,只要他肯接纳,肯帮助,祁梦蓝就能得到救治和疗养,兴许还有生存的希望。”
  陆亦河点点头:“唔,也只有这样了。事不宁迟,那我们现在就走。”
  “不行,现在如果我们两人都走了,一则部队没人指挥;二来会引起梁诗宇和其他人的怀疑;第三,路上容易被人发现。一旦被人发现,捅了出去,上面追查起来,我们也不好解释。要走,也得等到晚上才能走;而且我们两人只能去一个,还得想个办法,找个借口,方能遮人耳目,做到万无一失。”
  陆亦河沉思了一会,也没能想出更好的主意来。他又摸摸祁梦蓝的额头,感觉很烫手,估计体温不低,不及时救治,恐怕生命危在旦夕。于是说:“那好吧,那就等到晚上再见机行事。”
  祁梦蓝一直处在半醒半昏迷的状态中。秦思扬紧锁着眉头,蹲在祁梦蓝身边,给她喂了些水,又喂了一个鸡蛋,便对陆亦河说:“咱们走吧,此地不可久留。”于是同陆亦河走出了小山洞……
  秦思扬和陆亦河并排走着,默默无语,看来他们的心情都很沉重。他们走出丛林,刚来到盘山公路上,就远远地看见几个偷渡分子慌慌张张地朝山上跑。陆亦河拔出手枪,大声喝道:“站住,不许动,谁再跑就打断谁的腿。”
  几个偷渡分子立即跪地求饶:“解放军同志,你们别开枪,我们不跑了!”正说着,窦一帆带领战士们已从山下围捕过来,将偷渡分子全部赶到了盘山公路上,一清点,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个。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