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梧桐惊梦(58)

梧桐惊梦(58)
  作者:雪蝉 发表:2010/11/10 8:44:5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62
  编辑按:继续欣赏精彩连载小说。
  
  58、陆亦河设套擒奸细

  秦思扬说:“照你这么说来,我就不讲原则,不讲党性,是在窝藏逃犯罗?
  “是不是窝藏逃犯,组织上会作出结论!”
  “梁诗宇,你到底要想怎么样?”
  “怎么样!秦思扬,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不用我教你!”梁诗宇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扬哥,别跟他罗嗦,让我收拾他算了!”陆亦河气愤地说。
  “你们当然可以打死我!但是,我是决不会放弃原则,欺骗组织的;更不会屈服于武力!”梁诗宇知道秦思扬不会那么做,故而显得十分傲慢。
  “亦河,将他放了,对这种人,用得着我们动手吗!”
  “秦思扬,我奉劝你,迷途知返,回头是岸!”
  “梁诗宇,我也敬告你,多行不义必自毙!”
  “作为朋友,我梁诗宇会做到仁至义尽的!秦思扬,我给你半天时间,让你有个投案自首的机会!”
  “谢谢你的仁义,也谢谢你的教诲!不过,请你不要沾污了‘朋友’这两个字!我秦思扬光明磊落,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也决不会出卖亲人,出卖同志,更不怕那些卑鄙小人!实话已对你说了,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亦河,咱们走,我们回哨所去!”秦思扬十分气愤。
  他们三人前前后后,走在回哨所的路上,都不说话,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
  秦思扬想:人的差异怎么就这样大呢?都是七尺男儿,陆亦河他能明辨是非,坦坦荡荡,凛然正气,为人忠心耿耿,忠肝义胆,好一副侠义心肠;而梁诗宇却孤傲骄横,胸怀狭隘,自私猥琐,为人尖酸刻薄,阴险狡诈,简直就是一个卑鄙小人。
  梁诗宇想:秦思扬,你也有今天,你也有栽在我手里的时候,这真是老天爷有眼啊!自我们相识到如今,这一路走来,你压得我好苦啊!
  陆亦河想:扬哥,你怎么啦!你这么仁慈会害了自己啊!这不是明摆着吗!我们放了他,梁诗宇这条疯狗他是会乱咬人的啊!

  早晨起来,秦思扬依照惯例,带领战士们出早操;吃过早饭后,他同陆亦河一道,仍然上大梧桐抓捕偷渡分子。中午刚回到哨所,团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电话是参谋长打过来的,意思是,要他将小分队的工作暂时移交给梁诗宇,他和陆亦河回团部,另有任务安排。接到电话,秦思扬就知道这一刻总会到来的。他早有思想准备,他想,事实摆在那里,总是可以说得清楚的。何况共产党历来讲究实事求是,因此,他相信组织,相信领导,问题总是可以得到澄清的。他将电话的内容告诉了陆亦河,陆亦河没有埋怨,也没有恐惧,但他有些惋惜。他对秦思扬说:“扬哥,有句话,也许用在这个地方不太合适,但是,也可以作为今后的教训,那就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扬哥,你说是吗?”
  秦思扬拍拍陆亦河的肩膀,十分愧疚地说:“亦河,我的好兄弟!是哥对不起你!”
  “扬哥,别说了。我说过‘砍头不过头点地’,还没到那个地步呢!扬哥,我不后悔所做的这一切,我更不后悔交上你这个掏心窝子的朋友。我只想说,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仅有仁慈、理解、同情和怜悯,还是不够的,该出手的时候还得要出手!”
  秦思扬说:“亦河,世界原本就是美好的,人性本来也是善良的;何必让美好和善良沾上血腥和残忍!‘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这就是我的做人准则;也许这样会吃亏,会让当,甚至会受人欺侮;但是,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良知!”
  要回团部了,秦思扬想最后再同梁诗宇交换一下意见,可是,他在哨所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就是找不到梁诗宇。也许此刻梁诗宇不好意思再见他,或许梁诗宇担心陆亦河会揍他,不论是何种原因,反正梁诗宇不见了,他躲了!
  秦思扬和陆亦河离开哨所时,小分队除了执勤的战士以外,其他的战士都自发地聚集在球场上,为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送行。窦一帆走到秦思扬身边,噙着眼泪说:“队长,你还回来吗?”
  秦思扬说:“不管我们回不回来,也不管将来谁当队长,都希望你们搞好团结,互相配合,做好工作,努力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队长,我们相信你们不会有问题,我们等着你们回来!”
  秦思扬、陆亦河同战友们逐个握手,然后挥挥手说:“谢谢战友们的信任,你们好好地干,尽职尽责地完成任务。战友们,再见了,大家多保重!”
  离开了哨所,秦思扬反而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自上梧桐山以来,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吃过一顿安稳饭。如今卸任了,思想上已没有那种压力感了,自然也就感到轻松了。秦思扬问陆亦河:“亦河,假如人生可以重头再来,你还会选择从军吗?”
  陆亦河不假思索地回答:“会的,扬哥!干这一行痛快!一生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莲塘,路过田家大院时,秦思扬说:“亦河,到田大爷家里坐坐吧!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陆亦河说:“好吧,我也想顺便去看看嫂子。”
  他们来到田家大院,门虚掩着,秦思扬在门外大声地喊:“田大爷,在家吗?”
  田大妈走了出来,一看是秦思扬和陆亦河,连忙说:“思扬、亦河,你们进屋里坐。”
  秦思扬问:“田大爷呢?”
  田大妈说:“清早起来就同武儿出海捕鱼去了。”
  一听说田大爷和宏武哥出海了,秦思扬就明白,一定送祁梦蓝过去了,他那颗悬着的心也就落地了。于是说:“大妈,我们调回团部了,顺便来看看您。”
  田大妈说:“今天上午就有人来这里搜查,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俩。”
  秦思扬心里很难过,他说:“大妈,让你和大爷受牵连了,实在对不起。我们走了以后,您和大爷要好好保重身体,有机会我们就来看您们。”
  田大妈深情地说:“孩子,不用惦记着我们。你们尽管放心,你大爷大妈都已上了年纪,一切什么都无所谓了。你们不同,你们都年轻,将来的路还很长,这次从山上下来,前面风暴雨急,你们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哟!”
  秦思扬说:“我们会的。谢谢大爷大妈,那我们就走了。”
  陆亦河连忙问:“扬哥,这就走?不进去看看嫂子!”
  秦思扬说:“亦河,她已经离开这里了……”陆亦河感到很惊讶!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