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逝去(二)

逝去(二)
  作者:半雪芽 发表:2011/2/28 21:33:1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901
  编辑按:请欣赏精彩连载小说。
  
  她确实不像个女孩子,也不想像个女孩子。她不会跳皮筋,不会踢毽子,翻墙爬树是个好手,弹玻璃弹球水平也不错。她把妈妈的胸罩带子剪断当鞋带。十二三岁还是不喜欢穿内裤。夜晚,她关好门就裸睡。梦中明明知道例假来了也懒得起床。把床单和被子弄得血迹斑斑,第二天让妈妈帮她洗红旗。最有名也最神气的是和学校几个男同学勾肩搭背组成一个“黑鹰帮”,张口他妈的闭口他妈的。哪个同学要是买了新衣服,一定要抢过来看看个究竟,就连班里的大扫除都是跟他们没关系。总而言之,就是坏,活脱脱一个“女流氓”。校内经常可以看见她的名字。
  谁都拿她没办法,等二老缓过神来想要管她时,她已经是没脸没皮了。因为父母是粗人,平时根本没时间和精力管她。父亲不知为此掉了多少泪,最担心的是她以后能否嫁出去。一看这德行,就知道没人敢要。十六岁那年,安琪学会了喝酒,而且只喝白的。酒多半是从父亲那偷来的,每次要匀一点,倒进自己准备的瓶子里。大约十天半个月的就会带到学校与“兄弟”们畅饮一番。白酒其实并不好喝,安琪喝酒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们同学,尤其是女孩子都没有喝过;第二,学校和家长都不让让喝。
  那天晚上,她也喝了酒,是为了庆祝期末考试的结束。随后是三天假期。炎热的夏季,安琪穿着一条吊带裙,略显丰满的胸部显示着她的年轻。她和几个所谓的兄弟跑到校园边的林子,拿着彼此从家带的花生米,黄瓜,等下酒菜,痛痛快快地喝起来。一边喝一边吹牛这学期干的“大事”。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的白酒,而且还是各种牌子的混搭,安琪糊里糊涂的喝多了。透过林子间穿过的斜阳,安琪和兄弟们意识到时间不早了,便各自结伴离开。酒后的她并没有选择让人送,因为她怕没面子。走着走着,她突然感到内急,便找个地方解决了下。天色渐渐得黯淡下来,安琪迷乱的小碎步始终没有踱出林子。她疲惫地靠在一棵树下。不知过了多久,一束刺眼的灯光照得安琪更加恍惚,醉意中她看到几个影子在身边晃动,然后就被拖走了……那男人不像是学校的学生,是真正的坏人。他把安琪托到了林子的最深处,因为假期的缘故,这里根本没人。喝了酒后的她没有一点力气反抗,一下子就被剥光了。他把她的嘴巴塞住,手绑住。然后亲吻她,抚摸她。嘴唇和手都是颤抖的,和她的身体一起,宛若两根琴弦的和鸣,陌生的那种。
  他做了两次,第一次很凶猛。第二次他的动作便如出了峡谷的河流,变得舒缓温柔。
  很疼。很疼。
  不知过了多久,那男人拖着碎步离开了林子。在男人走的一瞬间,世界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她慢慢的走着走着,发现前方不远处就是巷子,路灯的光如刀子一样,刷刷地闪着她,把她的眼睛照的刺痛刺痛。只是,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在黑夜的十几分钟把她的什么东西带走了,永远的拿走了。这东西属于心。
  但是那东西是什么,在很长时间里她都没有确定,也不能明白。
  那天晚上回家之后,她在卫生间里呆了很久。母亲问她怎么了,她说。例假。一整夜,她都把风扇开到最大,第二天如愿以偿的病了。那三天她哪儿都没有去,就在床上躺了三天。
  假期结束,一到学校,她就宣布退出帮派。
  “我看见你们就觉得恶心。”她说。
  其实她知道,她最恶心自己。
  上晚自习的时候,她第一次提出让父亲接她。因为那件事后她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后来,安琪要求住校。住校的一年多里她开始发奋读书,她发誓要考一个很远很远的大学,能多远就多远。那帮派因为少了她这个主角,又临近毕业,自然就解散了。
  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每天她都在这几条线行走,独来独往,对外面的世界几乎不闻不问,连申奥成功这样的大事都是她在几个月后才得知。有同学批评她,说她太骄傲冷酷,把自己锁得太紧。她说:“我不是一间房子,是一座墓,墓有门吗?”
  她把自己的野都收敛了起来,慢慢的,像朵受了寒风的花。连看人都是寒光闪闪的。家里人看她如此用功,也放了心。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何这样。
  如她所愿,高中毕业以后她考到了很远很远的城市,那个城市叫上海。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米田 发布于 2011/3/2 11:47:01  
清新流畅的文笔!期待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