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三万英尺

三万英尺
  作者:幽蓝之水 发表:2008/6/5 8:45:28 等级:4 状态: 阅读:2207
  编辑按:逃开了你,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
  
  一
  和她一起收拾着东西,卷曲蓬松的黑发,歪戴的棒球帽,看着你忽闪的笑意盈盈的双眼。墨镜此刻已遮挡住了全部的纯粹。没有嘴角的弧度,指间的烟灰不停的掉落。满地的书藉,画笔,刻刀,杂志……都将成为过去。她的嗓音沙哑,咳嗽了几声,去了卫生间。昨夜喝剩的威士忌还有5ml躺在跌倒的高脚杯中打瞌睡。天已经蒙蒙亮了。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再过半个小时她就要去飞机场了。
  第一次见到她是一身黑色的装束,时装版的流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动音响的旋,手指轻轻打着节拍。我倚靠在墙上,看着她验收这个房间的所有设备:电冰箱,空调,热水器。她拿起菜刀在板上熟练的切了切菜,轻扬嘴角说很好用。躺在床上压了压,冲我打出了OK的手势。我交代了一些简单的事宜,和我的要求,比如墙壁上不能帖海报壁纸啦,窗台上的花要每天浇水啦,外人进来要换拖鞋啦。她咧嘴笑着点了点头。又是OK的手势。让我有点脸发热的不好意思。接下来是付帐——为期三个月的房费。
  我住到了研究所里,开始了对啄木鸟生活习性的研究工作。没过几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打来的,说屋子里有蟑螂。我晚上回去打了灭虫药。她请我去西餐厅吃了晚餐。席间她的手机响了五次,谈话很简短,她只说是或不是。似乎又感觉怠慢了我,她给我夹了两次菜。她的指甲上画满了漂亮的图案,有一只上面是精致的郁金香,我赞美了它。她说这是在新加坡做的,那些也都是在不同的城市做的,是一种对旅途的纪念方式。她那晚戴了充满印度风情的耳环和首饰,超短裙暴露出修长纤细的双腿。总有眼光活动在我们周围,我感觉到很不安全。便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吗。她点了点头。我说,他也在这附近吗。她笑了,在灯下有着罂粟一样妖娆迷人的影子,说道:他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问道,你一个人怕不怕?她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有时候吧。她抬起纤细的左手看了看腕上的表,对我说:我晚上还要去酒吧唱歌。

  二
  过些天,我回家,没想到这么乱。
  衣服,鞋袜,笔,纸扔的到处都是。
  我酝酿着和她的谈话要如何展开。发现窗台上的花都换了新的花盆。形态各异,漂亮极了。旁边竖着一把锋利的刻刀和长条木头。想必她还要刻些什么。冰箱里储满了食物。卫生间的坐盆上套了新的棉垫。卧室的地面上铺了红色羊毛绒毯。有洋娃娃还有别的小动物面向门口慵懒的坐了一排。我耸了耸肩。
  她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把我从床上叫醒。买回了早餐,是切片面包和牛奶。
  我说,屋子里太乱了。你要收拾的。她说,习惯了,你没说管这些。我说,屋子里太乱心情会不好的。她说,不会啊,这样感觉饱满,温馨。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道,你可真让人操心。她挠了挠蓬蓬乱的头发,说道,你怎么和我妈说一样的话?不是要赶我走吧?她戒备的抬起黑亮的双眼看着我。我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想太多了。你自己不安全,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我站起身,拿着衣服要走。想起花盆的事情,看着它们说了声谢谢。她抱起那盆秋海棠转身清清淡淡的说不需要。我喜欢这些漂亮的花,所以要让它们变的更漂亮。
  又过了段时间,回家她给了我一本书,说是自己写的。送我一本。
  我抽时间看完了。竟然又有了青春年少时的感觉和冲动。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是否还会有这样的选择?亦或是像她一样,过漂泊自由的日子。
  小说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名字,她的名字却很普通,很温暖,叫小葵。闫小葵。
  她在等一个男人从西方回来娶她。
  他对她的承诺就快要到期,她的等待也变的越发的急躁了。
  他说会定时回来,就在下周的第二天。
  她的心每天都为了这个时刻舞动着。
  这是真的吗。她问她。当然是假的了。她吃吃的笑着回答她。手里翻看着早上买回来的报纸。该让更多的人去读读这些故事,真的很精彩。她说。希望以后有这个机会吧。她对着她笑的明朗,单纯而浪漫,让人的心升起一团暖暖的雾气。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她对她说道。想。她回答。讲给我听听吧。她托着腮,脸上有了些尘世的灰,像是童话里的拇指姑娘,让她有了要讲故事的欲望。
  他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谈了七年的恋爱。为了他,我选择了生物研究这个专业。觉得以后两个人可以一起发展,有共同语言。可婚后他却对我越来越冷漠。居然说我没有女人的样子了。上学时,我是喜欢文科的,爱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若不是为了他,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喜好。自从我学了理,我的性情就要压制很多,改变很多了。我不开心,可我还是装出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不想让他担心。我就觉得为了他我什么都能忍!可他居然不爱我了,要和我离婚。开始我接受不了,还自杀过。没死成。醒过来后觉得活着也就这么回事了。离就离吧。我一个人这么着过了两年多了。致力于科学研究,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研究员。
  我点了根烟。放到嘴里的时候连带抹了把眼泪。又忍不住笑了,感觉自己像是一株败了的秋海棠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你等的男人要是不回来了怎么办?我问她。
  他会回来的。她笃定的回答我。笑的自信满满。
  希望如此。我捻灭烟头,拿起衣服来开车走了。
  外面的风很大。
  一个单身女人。
  很可怜。
  小葵打开电脑写道。

  三
  那一天,小葵从飞机场回来。神色暗淡。
  下午背着画板出去写生。
  第二天早上发现她在地板上睡着了。
  把她抱到床上去。
  再见的时候还是柔柔的笑容。白天刚睡起来像个小青苹果一样呆呆的。
  晚上去看她的表演。唱的非常好。她唱完就走了,没有做任何别的事情。有个酒吧招待扔垃圾,噔的响声,让她停住了脚步。转身去路边打了辆taxi。
  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她,一个看似没有什么交情的女子。

  四
  今天接到了中国航空公司的电话。
  赶过去,看到她跪在飞机场上紧紧握着他的手。
  白布遮挡了全身,一张白的透明的脸暴露在人前。我不忍去看。哭着抱住了她。
  “他回来了。”她面对着我,“可他又走了。”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医务人员把他的尸体抬走了。小葵推开我,疯狂的追了过去,推倒了所有的人,抱着他的尸体哭了起来。我拦住她,劝着她:尸体不冰存起来是会腐烂的。小葵松开了手,她喘着粗气,挣脱开我,又跑走了。我追着她,她蹲下身子拣起了一本书。竟是海鸣威的《老人与海》。
  “是这本书!他是为了给我买这本书回来晚的……”她狠狠撕烂了它,纸屑落了一地。
  长长的指甲断了,血滴滴答答的流着。
  她在太阳底下哭泣了很久很久,终于不再挣扎,随我拖拽着回了家。

  五
  她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去墓地坐着。
  她重复说着死了都要爱,死了都要爱……

  六
  我瞒着她给她的父母写了封信。她收到父母来信那天止住了哭泣。凄楚的看着我说,要走了。我看着她已瘦若无骨的脸庞,再一次失声痛哭起来,我说小葵你要好好活下去,不要想不开!
  她哽咽着笑了,突出的双目中依旧写满了童真的爱恋。
  她说,姐姐,我们约好的,无论走到哪里,心都不可以背叛!
  她说,姐姐,我会坚强的活下去,带着他的灵魂一起行走。去我们约好要去的地方。过我们说好要过的日子。
  她说,姐姐,谢谢你。
  我拿过她手里紧紧攥着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笑容明朗,白皙的皮肤,笔挺的身段,如小葵一般迷人的双目。我的眼泪忍不住哗啦啦的重新奔涌而出。我说,小葵,我和我的丈夫离婚后不久他也死了,被他娶的女人害死的。我用我的生命去爱他,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我都挺过来了。你也要,你也要勇敢!
  “我知道了。”她用力点了点头。嘴角还是在试图上翘后无力的垂了下来,孤零零的颤抖着。

  七
  我帮她收拾好东西,送她去了飞机场。
  看着飞机离开。
  心里祝愿她快乐起来。

  八
  屋里床头桌上放了一瓶地西泮。我故意没有给小葵装进旅行箱中。
  我拿过来,吃下一半。
  悲伤止步,
  思想停滞,
  随便在空气中化作雨或云,
  远离尘世,三万英尺……

                                                                     幽蓝之水  2008-6-1晚9点20分完稿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惊秋风 发布于 2008/6/5 16:08:28  
感人肺腑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08/6/6 17:20:21  
感谢惊秋风的评论!
评论人倩理 发布于 2008/7/21 0:50:24  
文章动人。
作者回复:我会继续努力,谢谢!
评论人默默 发布于 2008/9/5 0:41:59  
你的文字如此打动人心,你一定是个内心丰富的人!你的文字,总是在不经意间打动了我!怎么可以这样?
评论人海豚的信号 发布于 2008/9/9 18:47:55  
匆匆来过谢谢伱的建议
作者回复:也谢谢你的阅读!多交流!问好!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08/9/5 13:30:15  
谢谢你,默默。
评论人作者 发布于 2008/12/14 15:38:02  
不错的文笔!
作者回复:谢谢!多交流!
评论人酒翁 发布于 2010/1/1 14:43:13  
你的文字打动了我。
作者回复:感谢这份打动。谢谢酒瓮的光临。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10/1/1 21:20:17  

作者回复:感谢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