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奇迹

奇迹
  作者:幽蓝之水 发表:2009/10/20 22:08:1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65
  编辑按:有时候,那一现的昙花也会成为奇迹!
  
  苗苗的美是属于孤寂的,只有当你真正见到这样的一个女子,你才会明白孤寂的美是怎样的一抹风景。
  她的面容是清秀的。白天,她轻飘飘的躺在席上,紧闭的双目中庭堆起一个悠悠的山丘。她的姿势几乎是恒定不变的,这使人觉的夏天的炎热,并未使她有一点焦躁而烦心。周遭的戾气粘粘的沉落下去,被一种安静的定力所感化。窗外的杏树一摇三摆,窗内的人儿却似已飘去了另一个世界,无欲无求。当虫鸣无休止的发泄声舒缓下来时,窗玻璃上反映出了一个女子苗条的倩影,舞动的长发。铜镜里一张圆圆的脸盘被描画的妩媚妖冶,夺人心魄。
  学校门口有直达桃色门的通宵线路。她背着胯包,手里提着沉重的物件艰难的迈上车门。夜里的人,有着与她一样的前卫和花哨。靠窗的她,在喧闹的孤单里,更显得神秘而动人。原来,他们看她的眼神总带着三分诙谐四分嘲弄五分讥笑。但现在,他们在她的面前连小痞子的色相都不敢流露。他们恭敬的叫她“苗苗姐”。在繁华的城中心夜市上将最好的销售场地留给她。
  刘烨从不去大学里找她,只是发信息给她“出来坐坐”。她陪他吃饭,看电影,听音乐会,默然的看他结高额的账。他常常送她些高档的礼物,她淡笑,拿下,却从不穿戴。他试着去牵她的手,那秀美无骨里渗出的却是冰天寒气。刘烨惊道:“你冷吗?”苗苗无声无息的抽出手来,道:“不冷。”刘烨道:“前面有家宾馆,我们去坐坐吧!”苗苗打开车窗,回道:“我不舒服,你掉头送我回吧。”他留言给她:“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要还愿意跟着我出去交际,我不动你,咱们还像以前一样!”苗苗回道:“那好。”仍任着他的车载她去哪里。
  苗苗总是在深夜里坐在宽敞的窗台上喝酒,从十八层上倒些下去,没有回音,没有尖叫,但她在想象。仅仅只有几个小时,她便在柔软的棉被中清冷的苏醒了。天还未亮,梦里的闫鹏就又碰醒了她的所有。这难以排遣的巨浪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凉水哗哗的落在瓷砖上,雾散了。她醒了。天亮了。人声响起,悲伤逃窜。
  在那个小小的,窄窄的房子里,他们分睡两边。她的精力旺盛,而他抱怨说再也不会陪她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早点在桌上,窗帘密实的合着。他已出门,床铺整齐而干净。太阳光的影子宠爱的包围住她,她有时会忍不住再有一段清晨美美的小睡。她想着他,不禁流露出甜甜的笑。他们的结合是土行孙与邓禅玉的结合。而他常说是武大郎与潘金莲的结合。是没有人能理解的结合。是否没有人能理解便意味着错误?他不时的沉默,让她感到恐慌而尴尬。她娇怜的坐在他的腿上,竭力亲吻他薄薄的双唇。直到善意妥协的应允重刻上他瘦削的脸庞,她才能心安快活起来。为什么他要离开,舍下孤零零的她?他的同事殷勤的跑来张罗起了她的饮食起居。泪水如雨而下。她不是废人,不需要陌生人的照顾!夜里,李清照的词过窗而悬: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他要他的风骨,便不要他了,女子如布衣!
  她去了另一座熟悉的城市。在亮着灯的夜里睡去。她又会很快醒来,愣愣的坐着,脸庞凸凹的被浸湿。一夜的反复,没有追索。她的心闷堵的敲不开。她是无家可归的人儿,父亲的那一巴掌狠狠抽过来的时候,她已决定不再回去。她已决定一生尾随于他。那天的桃色门很热闹,她重又见到了他的身影。她的货刚刚被几个地痞挑了,她手心的裙衣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他走了过来,双唇微启,欲言又止。“东边的摊位给这个小姑娘。”一个圆润的嗓音笃定的响起。她看到了刘烨,一个威严而帅气的中年男子。他在他的身后,显得那么矮小而弱不禁风。刘烨拍了拍她的肩膀,而他只是擦肩而过。大颗的珠子洒落在花红的棉裙上,她蹲下,折起的鞋面是一颗无力伸缩的心。她的面容晶亮如远星。
  她上了刘烨的车。原本天然透明的指甲粘贴上了斑斓的彩绘。她沉静的坐在车里听着他对他说:闫鹏,我们明天再讨论这案子。她缕了缕发丝,从后视镜中看着她熟悉的人渐行渐远。她的天地在静谧里剧烈抽搐。刘烨送的玫瑰花很漂亮,她把她们插在玻璃桌面的中央。这使她想起了安妮宝贝的八月未央。她倚在落地窗边,看着城市的车头人头,咽喉处发出了沉闷的喀声。她倒了一杯水,挎上单包,去了附近的网吧。一个不眠之夜。人在变的越来越稀少,她的头脑亦感到昏沉。小企鹅的头像闪烁起来:真的想混吗?以后十点必须回家!她的眼前一片湿润。是闫鹏吗?为什么?
  刘烨告诉她闫鹏要结婚了。他们一起去参加了他的婚礼。女主人是小巧而纤细的。她在卫生间抓住了他,男士们仓皇而出。“为什么?”她颤抖的问他。“我爱她。”他低头说道。“她配不上你。”她哽咽的说道。“不许你这么说。”他抬起眼睛,是严肃认真的表情。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翻滚下来,抬起双手,打了他。
  她去了另一座熟悉的城市。在亮着灯的夜里睡去。她又会很快醒来,愣愣的坐着,脸庞凸凹的被浸湿。一夜的反复,没有追索。她的心闷堵的敲不开。她是无家可归的人儿,父亲的那一巴掌狠狠抽过来的时候,她已决定不再回去。她已决定一生尾随于他。那天的桃色门很热闹,她重又见到了他的身影。她的货刚刚被几个地痞挑了,她手心的裙衣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他走了过来,双唇微启,欲言又止。“东边的摊位给这个小姑娘。”一个圆润的嗓音笃定的响起。她看到了刘烨,一个威严而帅气的中年男子。他在他的身后,显得那么矮小而弱不禁风。刘烨拍了拍她的肩膀,而他只是擦肩而过。大颗的珠子洒落在花红的棉裙上,她蹲下,折起的鞋面是一颗无力伸缩的心。她的面容晶亮如远星。
  她上了刘烨的车。性感的外衣,低筒牛皮小洋靴。她沉静的坐在车里听着他对他说:闫鹏,我们明天再讨论这案子。她缕了缕发丝,从后视镜中看着她熟悉的人渐行渐远。她的天地在静谧里剧烈抽搐。刘烨送的玫瑰花很漂亮,她把她们插在玻璃桌面的中央。这使她想起了安妮宝贝的八月未央。她倚在落地窗边,看着城市的车头人头,咽喉处发出了沉闷的喀声。她倒了一杯水,挎上单包,去了附近的网吧。一个不眠之夜。人在变的越来越稀少,她的头脑亦感到昏沉。小企鹅的头像闪烁起来:真的想混吗?以后十点必须回家!她的眼前一片湿润。是闫鹏吗?为什么?
  刘烨告诉她闫鹏要结婚了。他们一起去参加了他的婚礼。女主人是小巧而纤细的。她在卫生间抓住了他,男士们仓皇而出。“为什么?”她颤抖的问他。“我爱她。”他低头说道。“她配不上你。”她哽咽的说道。“不许你这么说。”他抬起眼睛,是严肃认真的表情。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翻滚下来,抬起双手,打了他。
  她去了另一座陌生的城市,有着悠闲而清雅的风景。她独自走过各地,疗养着脆弱的睡眠和身心。她找了一份忙碌不堪的工作,每日劳累疲倦。她还是喜欢在夜里喝点酒。一年了,说不上长短的时间,闫鹏的妻子却死了。她一直病着,终于到了人生的尽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火车上的空气很污浊。她去了她的坟头。他望着她的眼睛血丝满布,她的泪水汹涌而下。
  “为什么?”她问他。他无语。温情的双目闪躲开了她的质问。
  “为什么?”她的泪幽怨的滑下,这空白的天色!
  “为什么?”她环抱住他,不肯松开。
  他反手抓住了她。一滴泪水砸进了她冰冷的肌肤里。
  “不要再离开我!”他狠狠抱住了她。这风中摇曳的百合,有了些许的温度。
  窄窄的,掉了皮的墙面上还画着她的顽皮与他的严肃;她的恶搞与他的无奈;他的疼爱与她的满足。浓浓的夜色下,昙花仍是延缓的徐徐绽放了。睡眼朦胧的孩子揉了揉双目,突然大声喊道:妈妈,快来看,一个奇迹!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弋弋 发布于 2009/10/27 20:22:25  
感觉有些恍惚。
作者回复:恍惚?蛮有意思的感觉。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