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老余的生日

老余的生日
  作者:诗人张晓虎 发表:2017/7/15 8:59:11 等级:4 状态: 阅读:1214
  编辑按: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这就是无法逃避的现实,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了老人的孤独。多一些倾听,多一些陪护,多一些安慰,老人要求的其实并不多。对我们做儿女的来说,真的,就那么难么?
  
  四月十七,是老余的六十岁生日。
  过年时,大女儿笑着说:咱妈死得早,咱爸一个人把六个孩子养大成人很不容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天知地知!咱们再忙,也不能把爸的生日忘了,是不是?
  弟妹们也都笑着说:是的,是的,再忙也不能把爸的生日忘了。
  大女儿接着说:今年是咱爸六十岁生日,他如今已是儿孙满堂了,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咱们各人不论家里有什么大事急事,都要一律放下,提前赶回家里,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看怎样给咱爸过生日,是在家里过好呢,还是去县城里的大饭店更有意思一些,到时候再说,你们几个觉得咋样?
  弟妹们全都笑着说:好,好,姐你说得对着呢,那咱就这样办吧!
  转眼就到了四月份了。老余一想到自己的六十岁生日,能和常年在外面打拼谋生的六个儿女欢聚一堂,心里就甜滋滋的,仿佛喝了蜂蜜似的,春风满面,走路说话精神十足。虽然说自己上了岁数,把家里的几亩田地给了别人租种,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起早贪黑风里雨里忙个不停,但是也不能整天闲着无所事事吧,那样的话,时间长了会闲出毛病的,人常说“勤劳者长寿”,人活着就是要运动哩,自己找点儿事情做,日子才会过得实在有意思。因此,他在集市上买回来了两只羊十来只鸡,在后院里精心喂养着,自得其乐。
  离生日只有三天了,老余心里暗藏着的喜悦继而上升为无法抑制的激动,甚至每时每刻都坐卧不宁,眼里的一切也都变得无比美好,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浑身都是力量。这是怎么了,返老还童吗?不,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老余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激动,忍不住开口唱了几句秦腔戏,是《祝福》里面贺老六的几句:盼新人到家中喜气盈盈,却为何进门来哭闹不休,我老六从未经过这样景象,看起来这其中必有隐情。然后,他背着手弯着腰走出了家门,来到村子东头的石头商店里买了一瓶西凤酒提回家里,并且小心翼翼地藏在了箱子底,准备过生日的时候,取出来与回家为自己祝寿的六个儿女们共同分享。儿女们一定会买好烟好酒来孝敬他的,但各自的意义不同,儿女们的酒是一片孝心,而他自己买的酒则是一份难得的喜悦。终于苦尽甘来过上了好日子;终于含辛茹苦把六个儿女抓养成人,且都各自成家立业在城里定居生活;终于摘掉了扣在自己头顶上的倒霉透顶的烂帽子,不再被人挖苦嘲笑横眉冷眼……太多的终于已经成为了泛黄的历史,今天的老余真的可以扬眉吐气挺直腰杆子站在人们面前大声讲话了!
  明天就是四月十七了,儿女们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过年时大女儿不是说得好好的么,要弟妹们提前回家商量给父亲过生日的事情呢,难道他们都忘了?不会的,儿女们如今都那么大岁数了,一个个都是当爸当妈的人了,况且又都是读过书的文化人,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忘了呢,或许,儿女们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在离家二十多里路程的县城里找一家大酒店提前预定好了酒席,然后,开着新买下的小轿车回到村子里风风光光地把他接走,进城过一个洋火气派令村里人眼红羡慕的六十岁生日。这样一想,老余微皱着的眉头便渐渐地舒展开来了,那张又黑又瘦布满皱纹的脸上也就有了笑容。
  今天就是四月十七——老余的六十岁生日。
  早上,老余早早地起了床,洗了脸刮干净了胡子,然后,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喝了一杯羊奶,吃了两块饼干,便坐在了家门口抽旱烟——等候儿女们开着新买下的小轿车接他去县城的大酒店里过生日。天气真不错,太阳已经露出了笑脸,霞光万丈,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纱,田地里小麦绿油油的,长势喜人,看来又是一个丰收年。河水清澈,哗哗哗地流淌着,几只白鹅在水面上游来游去,好不逍遥自在啊!岸上柳树随风摇摆,如诗如画。太阳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啊呀,眼前的一切多么美好啊,真是令人欢喜陶醉!恍惚之中,老余感觉自己置身在了桃花源中,飘飘欲仙。
  太阳越升越高了,都快十二点了,儿女们接他去县城大酒店过生日的小轿车怎么还是无踪无影呢?此时此刻,老余真的坐不住了,心里火烧火燎,难道他们真的忘了父亲的生日了么?或者各自家里都有了什么急事麻烦事抽不开身子?又或者车子在半路上发生了。
  老余不敢再往下想了,觉得还是打电话问一下比较好一些,否则,他那颗扑通扑通疯狂跳动着的心会从胸口里面蹦跳出来的!
  老余转身走进客厅,看着桌上的红颜色的电话机略微地犹豫了一下,然后,拿起了话筒拨通了大女儿的手机。
  喂,爸,你有事吗,我正忙着呢,刚才服装店里进来了几个人正在试看衣服呢!
  秀秀,你没啥事吧?老余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哈哈哈……爸,你老糊涂了吧,我能有啥事呢,放心吧,好着呢,就是生意太忙了,商场就是战场,我是老板,能不操心吗?雇了两个女娃啥都不懂,跑前跑后问个不停,真是累啊!这样吧,你省点电话费好吗,有空我给你打过去!这不,她们又喊我过去试看衣服呢,我先挂了以后再说吧。话音刚落,便急匆匆地挂了电话,忙她服装店里的生意去了。
  给大女儿打完电话后,老余的心一下子凉了许多,这就是现实生活吗?真的是让人欲哭无泪啊!
  然而,他又有些不甘心,大女儿服装店里生意忙,把父亲的生日给忘了也情有可原,那么,还有其余的几个孩子呢,不可能都像大女儿那样吧,于是,老余接连着又给其余的几个孩子拨打了电话,之后,他完全傻了,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面上,呆呆地望着桌上的电话机发愣,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滴滴滴……电话铃声突然间响了起来。
  老余急忙站起身,满脑子的疑惑:会是谁呢?刚才六个孩子在电话里都说他们一切安好,就是太忙了,开店的开店,上班的上班,跑运输的跑运输,搞旅游开发的搞旅游开发,一个个忙得焦头烂额恨不能像哪吒那样生出三头六臂来。对于父亲的生日,却都是只字未提,看来娃们真是忙糊涂了,忙到连父亲的生日以及发过的誓言都全部忘记了。难道是哪个细心的孩子突然之间记起了今天是父亲的生日,打电话过来要问候一下留守老家的父亲或是面带羞愧地说一声道歉么?对,一定是这样的,可能是小儿子文文吧,老余至今清楚地记着,文文五岁的时候,被家里突发的一场大火烧成了重伤,差一点儿死掉,多亏他奋不顾身冒着生命危险扑进火海竭尽全力抢救,及时送往县医院,求东家借西家砸锅卖铁给人磕头下跪尽心治疗,才保住了文文一条性命,然而,也留下了后遗症,走路时腿有点儿瘸。后来,又独自一个人含辛茹苦供他上了大学,在城里有了工作娶妻生子,过上了好的生活,这山海一般的恩情,他这个当儿子的就算来生变成犬马结草衔环也是无法报答的。工作忙不能回家给父亲过生日祝寿也就罢了,可以理解,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说几句好听的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想到这儿,老余一把抓起了桌上的电话,心情平静了许多。
  你好,请问这是余小楠家吗?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是余小楠家,我是他爷爷,请问你是谁?余小楠怎么了?老余惊恐万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是余小楠的班主任,余小楠和班上的两名学生打架,都受了伤,还挺严重的,已经送往县医院了,校领导很重视这件事情,要求尽快处理。余小楠说爸妈都在外地做生意,奶奶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只有爷爷一个人,请你来学校一趟,商量一下看这件事怎样处理,尽快好吗?
  老余放下话筒,心一下子凉透了,仿佛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子冷水,毫无防备。他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自己家里空荡荡的客厅,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天哪,会是谁呢,又怎么了?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上心头,老余浑身打颤,几乎站立不住身子了。
  请问这是余兰兰家吗?您是她爷爷对吧。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老余紧握着的电话筒里面骤然响起。
  这是余兰兰家,我是她爷爷,你是谁?我孙女兰兰她怎么了?老余紧张地问道。
  我是派出所工作人员,余兰兰和班上三名学生逃课去外地打工,在火车站被人骗了,现在已经回来了,都在派出所呢,他说爸妈都在外地做生意,奶奶早就去世了,家里只有爷爷一个人。麻烦您过来一下,尽快!
  老余头脑“嗡”地响了一下,眼前直冒金星,一霎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伸手想抓住什么东西,终不能够,随后“扑通”一声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不省人事。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