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我与改革开放40年] 赶上好年冬

[我与改革开放40年] 赶上好年冬
  作者:老撷 发表:2018/12/7 10:04:48 等级:4 状态: 阅读:322
  编辑按: 充满正能量的文字。这家子的变化,折射出改革开放的进程,老百姓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这才是苦尽甜来,越活越滋润,相信今后的日子会更好。赏读,问好。
  
  (一)
  
  
  上世纪60年代末,因大哥阿福到乡下当农民,妹妹阿芙留城安排在大集体的建筑公司做小工。公司的大工都是一些四十好几拖家带口的老男人,青黄不接的现象极为严重。单位允许有亲戚关系的人可介绍有一技之长的农村人来当临时工。阿星的母亲早些年嫁到湖里,在舅舅的帮衬下,他从岛内湖里到同安县城来“做土”(建筑工人)。
  
  年青的阿星长得不错,勤快又聪明,干活时不挑肥拣瘦,不多久,就当上了师傅,阿芙跟着他当小工,一个眼神就可以理会师傅是要抛砖或是上泥,成了建筑公司的绝配。
  
  当阿芙告诉家人要与阿星结婚时,三姑六婆轮番上阵地到家里来做“公亲”(做思想工作)。苦心婆心地奉劝阿芙不要“走去溪沙撸破肚”,好好的城里人不做,硬要嫁到农村去。40多年前,湖里还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村庄,没田没园的,阿星才会到同安来当临时工。铁了心的阿芙告诉前来劝她的人说,一日三顿饭只要有一双勤劳的手,即使再穷也不会饿死。劝说无果,阿芙铁了定要将自己给嫁掉。
  
  阿福与我家是邻居,他请我去送嫁妆。交通极为不便,一行人踩着八部脚踏车,载着一床被子两个枕头还有一个人造革的红箱子,以及其他的“头前行”,凌晨12点从同安到湖里整整走了五个小时才到达这个一片片的番薯园和菜畦地的村庄,池塘边的"路竹子"(芦苇)开得纷纷扬扬,小溪缓缓地淌着,一副寒酸破落的景象。我一直在想,将来阿芙的日子要如何过,当年好不容易留了城,现在还自己要“搭着帕仔巾跟人跑”自找苦吃啊!
  
  
  
  (二)
  
  若干年后这个曾经是“山场”寒碜的小渔村一声炮响,在挖掘机、推土机的轰鸣声中,铲平了山仑仔,填平了沟堑,湖里迎来了特区建设的第一缕曙光。说来也巧,1981年10月18日这天阿芙的女儿出生了,阿星告诉阿芙,这孩子给咱家添福气了!
  湖里,日新月异的变化着。道路的雏形四通八达,脚手架节节攀升,高楼如雨后春笋似地一幢幢林立于原本荒凉之地,各种资本纷纷进驻,三航六公司来了,厦华电子跟进了,华美烟草公司更是以崭新的面貌亮相了……大大小小的厂家以势如破竹的姿态在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风风火火地大干快上,厦门人对占得改革开放先机的湖里,目光里充满了羡慕与期待,这是投掷在福建经济改革大浪潮中的第一枚石子,曾经的海防前线即将腾飞了。
  
  特区建立前,湖里人都在想:特区到底”啥米款“,土地被征用后,就业和生活怎样解决,田园没了,今后日子要如何过?特别是一些村民文化程次较低,有很多中老年人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有的甚至文盲,年轻人只有初中或高中文化,是否也能通过招工解决就业?中年的强壮劳动力是否有机会被招用等,大家既兴奋又担心,也都在等待。然而,他们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既然政府要在这里建特区,农民的就业和生活出路就一定会解决。而后,许多人都进了工厂,从趁工分吃到领工资,从出工到上班的蜕变,村民们开始了朝九晚五的新生活。
  
  阿星很快地捕捉到了商机,他将自家的老房子稍做改动开了一家小店铺,由父母经营着。随着外来务工的人员日益增多再加上物美价廉,生意也随之水涨船高,店铺的商品供不应求。阿芙见公公婆婆忙不过来,便不再到外面打工,在店里又‘既是老板又当营业员,“校长兼校丁”无怨无悔地打拼着。
  
  
  
  
  (三)
  
  
  
  1984年初,邓小平来厦门视察在湖里书写“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的题词后,厦门经济特区范围扩大到全岛。阿芙家的儿子是在时间段出生的,孩子满月那天,阿星用皮卡载着满满四个斗笼(农具盛谷子用的)油饭和红鸡蛋回娘家同安赠给厝边头尾之时,当年那些劝说阿芙不要嫁到湖里去的九婶婆们巧口如簧地用另外一种口吻来赞美阿星夫妇:哎哟喂啊,我都说过姹姥(闽南话念做“查某”)囝菜籽仔命,真会嫁,嫁得对郎一世人都好命。阿芙那天笑得很开心,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这条路还真的让她选对了!
  
  那些年里,湖里成了厦门发展最快的区域。工厂一家家地开张,需求的工人也越来越多。外资企业的工资高,当时的同安也没有几家叫得响的企业,“亲成五月”(亲戚朋友)一个电话过来,就知道他们想让自己的孩子到特区来上班了。阿芙是个热心人,她很是认真负责地介绍了很多小年青到各种类型的企业去上班,家几乎成了这些孩子们的免费旅馆和饭店。尽管很累,但却也乐在其中。
  
  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大多数湖里人拆去了老祖宗留下的老房子盖起了新楼,阿星夫妇也不例外,他们拆去了老房子,五层半的楼房建起来,自己住最上一层,一楼用来当店面,而其他的三层拿来出租给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工者,生活还真应了闽南的一句老话:倒吃甘蔗节节甜啊!
  
  
  
  
  (四)
  
  
  
  阿芙的两个孩子都争气,一路顺风地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再到考上大学,在学习上从来没让他们夫妇操心过。毕业后女儿在中学当了老师,儿子考上了公务员。孩子们结婚了,生娃了,阿芙笑口常开地告诉孩子们,现在的生活是”日日二九暝,顿顿正月初“,吃的,用的,穿的免烦恼。
  
  早些年,阿星帮阿芙缴纳交了医社保,阿芙与城里人一样领着养老金。从城市到乡村,再从乡村变幻回城市的生活,欢欢喜喜地看世界。
  
  前些年,阿星从一家建筑公司退休后,两公婆去了一趟北京,而后又到东南亚转了一圈回来后,阿芙开始变了,时尚的发型,时髦的服装,老姐妹们相邀参加了老年健身舞蹈队,不久前还到市里参加了比赛,阿芙安享晚年的好时光来了。
  
  周末,她带上外孙乘着公交车,一路看风景。东渡深水码头旁的龙门吊一架架昂首挺立,一列列集装箱就像威武的方阵一样在海岸旁林立,那是启发孩子们写作文的好素材。东南边陲的厦门湖里已今非昔比,感慨着湖里建设的日新月异,点炮、题词、设区这三个有特别意义的时间点上,阿芙两个孩子的生日都赶上了,想到这里,她从心底里乐开了花。
  
  
  
  (五)
  
  
  
  家,国;国家。阿芙一家人赶上了好年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经济发展,人民富裕起来。湖里凭首开福建省特区吉祥地之瑞兆,不再是穷乡僻壤。每个抱着对未来希冀的人踏上了这片土地,就有如家的感觉。湖里速度满目繁华,从2.5平方公里向全市伸延的特区,这四十年里,城市的不断发展让阿芙一家告别农耕文化进入城市文明,并享受到由此带来的各种红利,国家给了民众一个雄伟气魄的明亮未来。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