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一条通往山外的路

一条通往山外的路
  作者:老撷 发表:2018/12/31 11:41:16 等级:4 状态: 阅读:168
  编辑按: 李白、韩愈、苏轼,乃诗词大家,撷来先哲的‘佳句’喻比路难行,别有一番蕴意。如果说,知青是一个时代的专用语,那么,那时山区的路是各地的通病。今非昔比,回味昨今,令人感慨。送上新年的祝福!

  很多年前,我到同安莲花公社河田大队(现莲花镇蔗内村)插队落户。当时的莲花与汀溪两镇让知青们如闻虎色变,因为那里山高路陡,九曲十八弯,处于大山深处。
  
  
  崎岖行石道,外折入青云(李白)
  
  那年头几乎村村都有文宣队,因有知青加盟为村子里的文宣队增色不少。排了几出折子戏:《沙家滨》的《智斗》、《红灯记》的《痛说革命家史》、《智取威虎山》的《深山问苦》、《白毛女》的《扎红头绳》以及其他的歌舞节目,名声在外风风火火地总是有附近的生产大队前来联系前去演出的相关事宜。
  1971年春节过后,受军营、白交祠山顶村民之邀,文宣队一行20多人扛着服装道具沿着那条羊肠小道上山去演出。那是一个春寒料峭、冻杀年少的日子,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穿田埂,跨山沟,登石阶,爬陡坡,尽管崎岖坎坷,却是山顶人联系山外的唯一通道。
  山路四周都被大山包围着,全长依村民们口中说的是约20里,并不算太远。文宣队的队员除了几个知青之外,全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吭吭唧唧地叫唤着,说是这路也太陡了,太狭窄了,稍不小心就有跌落山涧的危险。走走停停居然用了四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用清代乾隆三大家袁枚的《山行杂咏》中的两句诗”十里崎岖半里平,一峰才送一峰迎“来形容这条崎岖陡峭的山路并不为过。
  听当地的村民说,茶叶收成的季节,山路上年青力壮的男丁挑着刚焙好的茶叶担子,手持杵路棍(山上村民挑重物时,用于休息时杵着担子的工具,现已不多见)摇摇晃晃地下山来,公路只修到上陵村口,能赶上班次极少的公交车,算是福气了。如果遇到卖猪,那得请人帮忙。卖一头猪,至少需四个壮实劳动力才能把猪五花大绑抬下山来。返程的路上,油盐酱醋、锅碗瓢盆以及其他的日用品也得负重上山。过年过节的时候,置办的东西要比平时多些,除了好吃的以外,烟花、爆竹,敬拜祖先用的香烛钱纸等,那一挑子的年货足以让村民们气喘吁吁地艰难上山,够受了。
  
  崎岖上轩昂,始得观览富(韩愈)
  
  出行难是莲花山区村民们祖祖辈辈最揪心的事。
  1976年秋,福建省公路局决定为山区的人民修一条从西坑大队连接上陵大队通往同安县城的公路。莲花公社上西公路指挥部成立,从各个生产大队抽调人马协助公路局的工程技术人员工作。我与另一个知青负责宣传报道的采写以及《上西简报》的编排。
  这是我发在《简报》上的文章中的一段话:山高水险,筑路不易,坡陡乱石多,施工难度大。路基分割成十几个标段让各个大队派出的民工来完成。因是为自己修路,山区的村民用最原始的工具锄头畚箕,钢钎竹杠,镰刀和斧头,材料靠的是蚂蚁搬家的人工挑与抬,他们出大力流大汗,苦干加巧干,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两年之后,一条道路的趋形展现在人们面前。
  交通瓶颈打通了,这条路解决了莲花公社的上陵大祠村、军营、白交词、淡溪、西坑几个大队村民们出行难题。生于斯,长于斯的村民们雀跃不已,他们用自己的双手,不等不靠,不向国家提出无理的要求作出了很大贡献,也为今后山区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
  这只是没有硬化的基础性土坯公路,由一个个大写的“S”形的连接,顺着山势曲折向上蜿蜒盘旋,在狭窄的悬崖路上交汇车,总是让人捏着一把汗。村民人很夸张地说,有汽车上山得全程闭眼,那种危险的程度总会让人捏了一把汗。“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最常见的通行工具是自行车或是轻便的摩托车。就是这条路将他们带到了山外,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村民们说,这既是他们的生存之路,也是希望之路。
  
  
  
  步翠麓崎岖,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苏轼)
  
  
  上世纪的一个春天,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习近平同志到军营白交祠调研,他关于精准扶贫和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指示,为这两个边远山村的脱贫致富路指明了方向,历史的机缘把军营白交祠带入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厦门市委、市政府加大了对军营村、白交祠村的扶贫致富攻坚力度,两个村子的领导班子提出了“穷则思变”的农村发展振兴构想。摆脱束缚狠挖穷根,山上戴帽山下开发,发展绿色经济多措并举,“老少边穷”山区村化蛹为蝶,成为了人人羡慕的“百姓富、生态美”现代化新农村。
  曾经尘土飞扬的泥巴路完成水泥路面硬化,极大的改善了当地的基础环境。在国家乡村振兴发展政策的推动和帮助下,乡村旅游成为了实现村民们脱贫致富的最佳载体,昔日的穷乡僻壤而今喧哗了,军营村、白交祠迎来了新的机遇,对未来的憧憬信心满满。
  若干年后,我随着厦门日报采风团再次走近了军营村,百花盛开,万木争荣,满眼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一路走来,望了这山看那坡,观了一树又一花,那漫山遍野的绿意,让你兴奋,使你流连,总会惹得一颗热乎乎的心骚动不安。走在路上,听见有人唤我,呵呵——偶遇了曾经在上西公路指挥部一起工作过的军营村老书记高求来。寒喧之后,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因为当年修了这条通往山外的路,才有了百姓一起走向幸福的致富之路。
  
  我想:摆脱贫困,其意义首先在于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只有首先“摆脱”了头脑中的“贫困”,才能在所走过的路上“摆脱贫困”,也才能使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摆脱贫困”,走上繁荣富裕康庄大道。
  
  
  
  后记:
  崎岖束蕴下荒径,娅姹隔花闻好语(苏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