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评论频道>文学评论>诗论(未完成)

诗论(未完成)
  作者:维荣子 发表:2024/2/28 11:08:2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40
  编辑按:很有意义的探讨。对南方与北方的诗论,视角也独特。
    对于现代诗的探索我已进行了半月之久,人们总说你还年轻,你还年轻。区区半月又如何能堪破虚妄?的确啊,但我仅有的灵性时刻在推演,细细体味每一种体裁的鲜美与腥臭之处。我所知比较喧闹的是口语诗,这像是一场汹涌的洪水。有人在其中畅快遨游,有人在高地上弹琴焚香。在我看来传统也就是古典与现代的区别,我目前比较局限的经验告诉我,古典偏向于技法,现代偏向于灵性。
  先浅浅论述一下古典。
  古典诗很广泛啊,又可以细分为南方,北方。南方以屈原的神鬼浪漫主义为主。北方以颇有规格,颇讲究形式的四字节诗诗经为核。北方在还未以儒家为正统时,诗经便已经在北方具有广泛的统治力(大意就是说就算在先秦时期百家争鸣的文化背景下,就已经成为主流,我没怎么考究那时候的文学),看一下南方的诗歌,也会发现有什么兮什么兮的格式。这是注重形式的格式就会显现出来了。那又为什么会注重格式呢?我个人以为是为了将诗歌这种东西规格提高,去平民化,虽然最后仍有诗经中的民歌出现。但目的似乎没有达到,却也似乎达到了。确立一定的格式,使得平民无法接通诗歌的殿堂。但却丝毫不影响有灵性的诗人用规整的格式来讴歌平民。些许讽刺,但其实也理所当然的,诗歌本来就不受束缚(这个观点也是我个人的,没有什么依据来源)。南方也是这个目的,毕竟啊,能有能力接触文学的大都是贵族,而贵族基本属于统治阶层。那么面对被统治者,这种能有自由意识启发的东西,自然是让他们少接触为好。但我仔细一想,又会发现,其实格律貌似也是格式的一部分,我曾经很喜欢格律,但后来发现我写的格律其实根本不入流再当今传统诗歌的创作群体里。他们更注重格式一点,我只是压点韵脚甚至于韵脚都不正宗。如果要论好坏先得看一下格律的由来,我们一想轻而易举便会发现诗歌滥觞于歌(我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这种说法,就是人们干活路啊唱的歌。那时候我们就像发情松鼠,咕咕的叫,只不过现在整得高尚一点,其实本质一样,我把这种叫姑且称之为歌)那时候的歌人们逐渐用来祭祀,南方也是北方也是。在神权,巫祝文化盛行的时代,歌的作用逐渐转向沟通神明,那些我们所幻想出来的能拥有某些我们渴求的能力。我们期盼用这种声音让他们听到然后帮助我们实现愿望,摆脱现实的苦境。现如今看来,对某种东西执着的信仰,也不过是自身羸弱的表现。这种奇思妙想,实际上是人的天性,是一种灵性,可以称之为想象力,但远非现在我们所常说的想象力,那东西太过狭小。南北方都有这区别,只不过是深度不一样。在我看来南方留存的离骚对于深浅的争夺更具有优势。那我姑且说南方偏向于灵性。北方则是五花八门的研学治世之道,就像我此刻,识图用规整的语言来说归纳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但做出这种事情,比如树立各种学派,貌似是愚不可及实际上还是有其必要之处。这里可以引用那个谁说的存在即是合理那句名言(有的时候发现语言的妙处就在这里,用一句什么都说的通的话去概括一团乱麻的事情就很有趣)但问题却是我们所探求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继而出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前赴后继的去探索这些问题,而他们则建立了一些规律,一些方法。先不说这样的探究对不对,但这貌似是我们目前能找到唯一可行的方法。还有就是说,方法的作用还有一定好处,也就是能让后来人学会你的方法,继而沟通,继续走下去。但是走的是正确先不说明,能否有超越就是个大的不得了的问题,极少部分人超越先贤,成为开宗立派的人物,大多数人一辈子其实也未走到路途的起点。为何这样说呢?你放眼传统诗歌就会发现,能填好格律便已经是上层诗人,更别提那几首千古名篇了,那自然是格律与灵性相兼容和谐的。起于格式而不拘泥于格式。对应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应着所有人生观念,是否就是世界运行的客观规律我还没想明白。而我目前论述的是诗歌那便引入到这里。李白遵从格式,所以他写什么行(hang),什么七七八八格律,但他的灵性得到十分广大的开发,一会儿仙人抚顶,一会儿梦游天姥。飘逸灵动,后世达之甚少。我在查韵的时候发现,一处韵有七八个甚至于一二十个诗人做的诗参照,但那些七七八八的诗人我压根就没听说过。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确格律填的很好,但也仅仅是如此了。其他的东西(例如情感)在他们填词的技术面前都是小小一丢。索性我就难得填了,何况他们为了符合格律而改变句子。
  仅仅是一些感慨这里,回到正题。我有理由相信那些天生拥有灵性的人,有足够的野心。第一个成为部落首领的人(泛指)无论是主观意愿,还是被当时生存环境所推向统治集团都是一个罪人。虽然他有灵性,但他为了权利欲望所建立的一些规则,磨灭了后来人的灵性,至多也就是他的一个复制品。对于思想的禁锢(目前我又产生一个想法,人们的灵性进程貌似是一个倒过来的人字,一开始虽然愚昧,但他们天生的想象力以及灵性是十分充足的,随后到确立国家制度一直到封建主义这个过程,人们的灵性都在走下坡路。而如今科技的进步,就是怎么说呢有点讽刺,一开始的文明进步实际上是灵性的退步,是物质的进步,因为人们能有更多的生产力来发现物质文明,但却消磨了灵性。到后来物质文明高度发达我看到的就是反过来反哺灵性,人们越发意识到自己缺乏一些东西,从自由意识的觉醒,以及文艺复兴都可见一斑。包括新文化运动)而他们现在的灵性又逐渐回升,这个时间可能需要几十代或者上百代人的努力,绝不是一夕一朝的事情。我们目前处于这反过来的人字低端,也可能要爬升一点。而诗歌也是如此,我逐渐意识到一种存在于现代和传统以及整个诗歌流向的东西,我目前还说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碍于研究有限。至少那时在我看来诗歌,绝不能仅仅是诗歌,那它必然要象征着一些能窥探这个世界客观真相的一种手段。古典诗则是一个被镣铐缠身的犯人,但有灵性的人会让镣铐变成花盆,培养出鲜艳的花朵。
  (注:干活路,就是做工作,谋生的意思,此篇即兴写于煤火边,兴尽罢笔。碍于明天要去读书,心里十分惆怅,故此也是懒求得写。后续还有约莫一大堆无聊的话,有机会再写吧,回到这篇未尽的讨论,我刻意避开某些论述的技巧,以及逻辑的严谨性,文本的和谐性。就包括我说的这几个什么逻辑性,和谐性都是我自己瞎编了,更别提文中那些说法也是十分不成熟且没有依据的,如果偶尔有雷同,那说明我运气比较好,仅此而已。再其次是大家轻点骂我,虽说自尊心这个东西是个败笔,但有的时候我就是在乎,这的确不是过分表述的事实)
2024.2.23
分享:
责任编辑:香奈儿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