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原创歌词>父亲

父亲
  作者:倩理 发表:2008/3/16 22:18:23 等级:5 状态: 阅读:3378
  编辑按:诗歌真切动人,让我们真正的看到了父亲那副憨厚慈祥的面容,看到了农田间的来回蹒跚的背影。好文学习了。
  
  一只手扶着犁把
  一只手撤着谷芽
  换上机械吧
  轰隆隆之后一片绿涯
  
  
  父亲自此沉默了
  
  
  收割的镰刀锈迹斑斑
  最令父亲咬牙切齿
  是那群不时把父亲试探的牛贩
  
  
  父亲的双手总想找住些什么
  增加日子的筹码
  父亲站在田野上
  苞谷黄了
  稻子弯了
  
  
  斜阳从父亲的肩头滑下去
  父亲渐渐感觉到秋风透明的凉
  这片打滚乱爬的土地
  在父亲的眼里一天一天空旷
  
分享:
责任编辑:疯子文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傲浪 发布于 2014/4/14 13:54:03  
父亲的双手总想找住些什么 “找”是不是打错了?本来是“抓”
评论人漂泊自由的阿杰 发布于 2008/3/16 22:32:34  
在父亲的心里,土地是割舍不下的,是不能失去的.在这首诗里我读到了无奈,也读到了苍凉.
作者回复:会读诗,读出了原意。问好!
评论人逍遥王子 发布于 2008/3/16 22:51:37  
世道如此,苍生变法。 任你三头六臂,也改变不了这世道的光华。 进来时带着无限走过。出去时,依然还是依然的他。
评论人光光 发布于 2008/3/16 23:27:32  
一个淳朴倔强的父亲在老去.
评论人1351 发布于 2008/8/2 17:14:59  
感动到落泪!
评论人酒缸里的虫子 发布于 2008/8/1 20:40:56  
他常常和我回娘家,跟爹下棋,
  娘疼我,不要我下橱。
  我就看爹和青下棋。
  青总是让着爹,青有教我下棋,
  我看得出青很巧妙的让着爹。
  青的公事很多,他总是在灯下奋笔急书。
  我只能给他端一杯茶,给他磨墨。
  每到这时,青总是放下手中的笔,
  把我抱在他怀里,把他的头靠在我肩上,
  在我耳边轻轻的唤着水莲,水莲。
  青总喜欢叫我水莲,说是他的水莲。
  他说我身上有淡淡的莲香。
  殊不知,我原本就是佛跟前的青莲。
  那段日子,我根本就没想过在佛跟前的日子。
  我的日子,原本过的很平静,
  但渐渐的,村里有人开始说我了。
  是柳树告诉我的。
  原因是,我没能给青生个孩子。
  我觉得很奇怪,
  我原本就是朵青莲,
  为什么要有孩子?
  青什么都没有说,
  可我也有看到他的叹息。
  娘也问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心中不再是平静的了。
  我又开始回想在忘忧河的日子。
  我记得佛跟我说过,
  只要我真正获得了一个人的爱,
  他就来接我。可那是什么时候呢。
  我问过柳树,有没有见过佛,
  柳树什么都没说。
  我觉察到,柳树的时间不多了。
  原本我想问柳树,什么是爱的。
  于是我没有问。
  那天,娘把我接回家,
  什么都没有说。青还没有回来。
  我觉得有点奇怪,
  爹只是叹息的看着我,
  偶尔叫着我的名字,菡萏。
  我听到了村里有迎娶的喜乐声,
  一如当初我嫁给青时。
  我觉得奇怪,但什么都没有问,
  我跟娘说,想去看荷花,
  娘本来想阻止我,但爹拦住了她,
  只是叮嘱我,记得回来吃饭。
  我很奇怪为什么不让我回家,
  我和青的家,
  但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只点了点头。
  不是夏天,荷塘里什么都没有,
  柳树也衰老了很多,衰老,
  这个是我到了人间才学到的。
  太阳的颜色很奇怪,红的,
  柳树说,红的很悲伤,
  悲伤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记得很清楚,在那片红色里,
  青的那身青衫,
  我为他一针一线缝的青衫,
  变的很不清晰。
  他飞奔到我身边,紧紧抱着我,
  我很奇怪,青是温柔的,
  可抱我抱的好痛。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
  水莲,水莲,我的水莲。
  我一动不动的在他怀里,
  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奇怪。
  从青不清楚的呓语中,我知道了,
  他的爹娘因为我一直没能给青生个孩子,
  所以要给青纳妾,青不愿意,
  他的爹娘就说不纳妾就休了我。
  今天是纳妾的日子,可他逃走了。
  他说,他的妻,只有我。
评论人酒缸里的虫子 发布于 2008/8/1 20:41:37  
 我默默的听着。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留在青身边的日子不多了。
  如同我知道柳树的时间不多了一样。
  后来,青没有纳妾,
  他的爹娘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越来越不喜欢出去,
  偶尔到荷塘去走走,
  只看到柳树越来越衰弱,
  我无力帮助它。
  我记得佛说过,
  凡事都是有定数的,不能强求。
  青的工作越来越多,
  他常常是埋头处理到很晚。
  我依然给他倒茶,给他磨墨,
  他也常常把我拥在怀里,
  呼吸着我的味道。
  只是,我们不再对诗填词了。
  我开始在灯火下回忆在忘忧河的日子。
  再后来,青有时不回家了。
  他开始变的憔悴了。
  憔悴,是柳树说的。
  娘说,我瘦了很多。
  我淡淡的对娘笑笑,什么都没说。
  其实,我从别人的闲谈中知道了,
  上次给青纳的妾,在青爹娘的家里,
  虽然青没有在场,可还是进了青的家门。
  我也知道,青有时没回来,
  就是住在他爹娘的家里。
  我开始等待佛来接我了,
  可佛为什么还不来啊。
  那一天,我记得是夏天,
  因为我才看了荷花回来。
  因为不知道青会不会回来,
  所以我没有做饭。
  门突然响了,
  我以为是青回来了,
  就走出去接他。
  谁知道,是个女子,
  很漂亮,穿着淡红的衫子。
  她的眼睛也是红的。
  一见到我,
  她眼睛里又流出一种水来,
  她不停的说着,是你,都是你,
  是你住在青心里,一直一直都是你,
  虽然我没见过你,可只有你,
  才可能住在青心里。
  因为有你,我只能做他的妾,
  因为你,
  我嫁给他三年,他连碰都不碰我,
  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你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这样,也可以断了我的念头,
  我也就可以不必还有幻想。
  我听不明白,
  我只看着水不停的从她眼里流出来,
  我知道,那叫眼泪。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反复的说,
  可我爱他,我爱他啊,
  我宁愿只是做他的妾,
  我可以忍受他不碰我,
  可是,他就连看都不看我,
  看都不看我啊。
  我走上前去,
  试着把她的头发从她手里解出来,
  她一下子抓着我的手臂:
  “你爱青吗?你如果爱他,
  为什么不给他生个孩子?
  你知不知道,
  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水莲。”
  我被吓住了。
  这个时候,青回来了,
  赶的很急的样子,
  一把拉开她,把我抱在怀里。
  对她说:“你走。”
  她哇的哭了,还是走了。
  青拥着我进了屋,
  急急的看着我,
  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
  如果不是为了不失去我,
  他不会接受名义上的妾的。
  他焦急的看着我,反复的说:
  “水莲,我的妻只有你,水莲,水莲。”
  我轻轻的抚着他的头,
  让他慢慢的静下来。
评论人酒缸里的虫子 发布于 2008/8/1 20:41:58  
 青的青衫,还是我做的那件,
  我慢慢的对他笑着。
  青又一次对我伸出他的手,说: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慢慢向他伸出我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
  我突然听到了阔别已久的梵唱,
  我知道了,佛来接我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开始透明,
  而青的神情突然变的愕然,
  不,是惨然,他伸出手,
  想要来抱我,可他无法靠近我。
  我最后跟他说了一句话: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那年,我二十四岁,青三十岁。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又回到了忘忧河上,
  伴着清幽的梵唱。
  我熟悉的看着忘忧河的清澈,
  风的清扬,
  竹的修长,月的皎洁,
  轻轻的舒展着自己。
  佛轻掬着我四周的水,
  爱怜的说,我接你回来了。
  我看到佛手中的佛珠,少了一粒。
  最初的恬适过了。
  我又开始习惯的注视着忘忧河,
  看着人间的是是非非。
  我看到了青。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我回来多久了?
  青憔悴了,对,
  柳树教我的这个词,憔悴。
  还是一袭青衫,
  站在村前的荷塘旁,注视着满塘的荷花。
  我突然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感受,
  我的花瓣,飘落了一瓣,浮在忘忧河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
  青一点点的衰老,
  那个我记忆中的红衫女子
  却没有陪在他身旁。
  他一年四季,每天都到荷塘。
  我透过忘忧河,默默的看着他。
  佛从不说我什么,只是爱怜的看着我。
  我只听佛说过一次,
  说用一粒佛珠为我换了十年时间,
  可孽缘还是没能化解开。
  青一点点的老下去,
  我觉得心都被胀的满满的,
  我突然想,如果我还是人的话,
  一定会流一种叫做眼泪的水。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
  淡淡的,青色的,
  温柔的雾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
  爱怜的抱着我,如同青拥着我一般,
  我记得很清楚,雾里,有青的声音,
  轻轻的唤着我,水莲,我的水莲。
  我微微的笑了起来,粲然的盛开着,
  吐露我所有的芬芳,我知道了,
  我终于明白了。
  佛曾经说过,
  修五百年同舟,修千年共枕。
  我们是在忘忧河上就结下了因缘,
  只是我们没有修够时间。
  爱怜我的佛,
  用一粒佛珠弥补了我们缺的时间。
  我灿烂的绽放着,
  悠然在青雾中,我的爱在青雾中。
  青雾散去之后,
  忘忧河如昔般的沉静清澈,
  河面上满是美丽的青莲的花瓣,
  芬芳了整个佛前,
  唯留下一支莲蓬,
  微微的轻颤着。
  痴儿,痴儿,
  佛爱怜的叹息着,把手伸向莲蓬。
  一滴如眼泪的莲子落入佛的掌中,
  玲珑剔透,光华烁然,凝成一粒佛珠。

评论人酒缸里的虫子 发布于 2008/8/1 20:47:05  
莲恋

文/竹雨依依
 

我是一支孤独的莲

静静的

静静的绽放在寂寞的荷塘

有风吹来的时候

我舞动动婷婷的裙

一任泪水滑过

我苍白的面庞

纷纷扬扬

 

我羡慕那些在我身边游走的鱼

他们互相爱恋

彼此追逐

可是没有人能读懂我的心

只有

只有天边那抹嫣红的夕阳

他总是在天的尽头静静的看我

害我羞涩的露出醉人的笑靥

 

然后他叹息着散作满天彩霞

我金色的剪影

就印在岸上情人们的眼里

如诗似画

 

没有夕阳的日子

我总是低头梳理我田田的叶

然后和鱼儿一起
听风,看雨,醉月

我怡然的看着

落红满径 翠竹修长

 

突然有一天

采莲人划着一叶粉色的莲舟

说来接我做他的新娘

我看见夕阳愤怒的眼神

我看见自己焦急的模样

 

可是所有的挣扎都苍白无力

我被采莲人握在手里

一任我婷婷的裙

越过刻骨的莲塘

随清风如殇

 

我看见你在远远的岸边回首凝望

我含泪的枝头

分明映射着你前世的模样

你一袭嫣红的长衫

呢喃而芬芳

 

采莲人逼我打扮

于是我含着泪

对镜贴花黄

贴不尽的是你浓浓的忧伤

于是我把魂魄化作蝶儿

随你飞进酒醉的故乡

我知你为我精心构筑了琴房

有蜻蜓于其中轻吟浅唱

 

我和你看尽日月沧桑

采莲人寂寞的老去

岸边的莲舟洒满

旧时的月光

走啊走

轻揽我婷婷的腰肢

今生陪我游遍荷塘

不论四季花开花败



总是夕阳下最美的新娘

评论人光光 发布于 2008/8/2 18:17:18  
很早就听过,再听更让人感怀啊!
评论人倩理 发布于 2008/8/1 20:58:55  
祝福
评论人酒缸里的虫子 发布于 2008/8/1 20:19:03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沐浴着清幽的梵唱,
  静静的微绽在忘忧河上。
  几乎静止的河水清澈明晰。
  佛说,忘忧河映射出的,
  便是人世间的喜怒哀乐。
  于是,
  我常常看着那些男男女女,
  笑着,哭着,开心着,忧伤着。
  我不明白,
  为什么他们总是笑的时候少,
  哭的时候多,开心的时候少,
  忧伤的时候多。
  我问佛,佛爱怜的对我说:
  人生在世就是一种修炼,
  只有看破红尘之后,才能大彻大悟。
  我还是不明白,佛说我不需要明白。
  更多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微绽着,
  听风,看雨,醉月。
  我还记得那个早晨,
  从未见过的景象出现在我眼前。
  淡淡的,青色的,
  温柔的事物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
  爱怜的抱着我,如同佛注视我一般。
  我只记得佛低声的说着,
  孽缘,孽缘。我不明白这两个字。
  我问佛那是什么,佛说,那是雾。
  我问佛,什么是孽缘,
  佛爱怜的看着我,
  如同那雾抱着我一般,
  说我总有明白的一天的。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静静的看着人间,
  一天又一天,
  看着那么多人一次次的在轮回,
  重复着前世的故事。
  我不明白,
  为什么有机缘在他们跟前的时候,
  他们不愿意放弃红尘。
  我问佛,
  佛爱怜的掬着我四周的水,
  说你美丽的绽放吧。
  我静静的绽放在忘忧河上,
  一年年的过去,
  看着人世的聚散离和,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也许是几十年,
  也许是几百年。终于有一天,
  我对佛说,我想去人间。
  佛依旧爱怜的看着我,
  问我是否真的决定好了,
  离开他身边去人间。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只是看着佛。
  佛轻声的说,注定的孽缘是逃不过的。
  佛说,不让我喝忘忧河的水,
  让我保留这里的记忆。
  佛说,
  他会接我回来的。
  佛说,
  当我真正获得一个人的爱的时候,
  就接我回来。
  佛说,
  不让我受到人间的玷污和伤害。
  我正要问佛,什么是爱。
  佛把我捧在掌心,送我进入了红尘。
  我成为了一个人,一个女子。
  娘告诉我,生我的那年夏天,
  村前大池塘的莲池
  突然冒出了很多荷花的荷苞,
  我出世的那天早上,荷花全开了,
  于是爹给我取名叫菡萏。
  娘还说,我出生后第三天,
  有个道行很高的高僧来看过我,
  说我有慧根,……娘还有话说,
  可被爹的眼光制止了。
  我没有问,我只默默的听着。
  我知道,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我没有告诉爹和娘。
  我偏爱淡淡的紫色,
  我总能想起在忘忧河的时候,
  我是淡淡的紫色。
  我常常忆起那梵唱,
  清风,幽竹,明月。
  我常常在下午的时候,
  到村前的大池塘边
  去看着那满塘的荷花。
  我还记得那是个夏的下午,
  我坐在那棵柳树下,
  娘说那柳树有五百年的年岁了,
  我知道其实它有八百岁了,
  它也知道我是佛前的青莲,
  我每次去的时候,
  它都会跟我说话,
  我看着那满池的荷花,
  静静的,一如我当初微绽时般。
  我还记得当时有一阵微风,
  吹得我的裙摆飘飘,
  在我拂过挡了我眼睛的头发时,
  一回眸看到了他,
  他穿着一袭青衫,
  如同几百年前那场雾,淡淡的。
  他看到我的时候,
  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
  我也忘记了回过头来,一直看着他。
  直到柳树轻轻的
  用它的枝条拂过我的手臂,
  我这才想起,
  娘说, 女子不可以这样做的。
  我提着裙摆,匆匆的走了。
  那年,我十四岁。
  后来,我再去看荷花的时候,
  就常常遇到他,慢慢的,
  我知道,他叫青。
  他总是拿着书,
  然后我看荷花的时候,
  他看书,我知道他也在看我,
  是柳树告诉我的。
  慢慢的, 我们开始说话,
  他教我很多东西,
  他教我的第一首古风便是: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常常念的是,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然后就反反复复的吟哦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有那个清晨的感觉,
  像被那雾拥抱着。
  后来有一天,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伸出他的手,对我说: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其实并不懂,我只觉得,
  那句话说出来时,
  就像佛平时跟我说话一般。
  于是我知道了,
  这个人,是佛为我选的。
  于是,我轻轻的,
  把手放在他手上。
  那年,我十六岁,青二十二岁。
  青说,先立业,后成家。
  爹和娘对他很满意,
  也赞同他的说法。
  两家为我们办了定亲酒。
  我不大明白为什么大伙都很高兴的样子,
  跟他们平时那种高兴不大一样的。
  娘开始教我一些事,说是女人份内的。
  我去看荷花的日子就少了。
  柳树告诉我,没有了我,
  荷塘变的很寂寞。
  寂寞,这是什么,我不大懂。
  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嫁给了青。
  青对我很好。他总是尽早的回来陪我,
  他常常和我回娘家,跟爹下棋,
  娘疼我,不要我下橱。
  我就看爹和青下棋。
  青总是让着爹,青有教我下棋,
  我看得出青很巧妙的让着爹。
  青的公
评论人英子 发布于 2008/8/5 21:16:16  
感动!浪漫的爱情,真切感人!祝福!
评论人米田 发布于 2010/10/6 21:28:05  
多少这样的父亲,还需要我们去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