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身为刀客 刀不离身

身为刀客 刀不离身
  作者:红子 发表:2009/7/3 5:57:06 等级:4 状态: 阅读:1783
  编辑按:身为一个刀客,当达到一种最高境界的时候,挥起这把刀,恐怕尘世间没有什么恩恩怨怨斩不断的。
    
    如你是个地球人,那么请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它正在上演。
    第一人称的武侠小说
   
  第一章
   
  世人总得认识我的,世人总不知我是谁。
  我想我是个刀客。
  我的师傅曾说过身为一个刀客,首先要刀不离身。
  我铭记着师傅的谨言。我总是夜不能眠,我总是被刀的寒气逼醒。
  刀是师傅送给我的,钢韧有力。
  世人总要问这刀那里可以买到,要知道我是个诚实的刀客——菜市场,王麻子铁匠铺。
  我手握一把刀,菜刀。
  师傅说身为一个刀客,要有所作为。
  你是知道的,我很听师傅的话的,当然我也有大理想。
  当一个刀客牵上一头西北小毛驴的时候,他是要有所作为了。
   
  第二章
   
  当美国小兵开着B—36轰炸机飞过阿富汗领空,从小玻璃窗望去。苍茫沙漠,黄成一片,远处有个小黑点,不,是两个黑点,是两个驴,不,好象一个是个人,在这茫茫的戈壁,美国小兵总是会叹一声,多么寂寞的一个人啊。
  此人是谁,谁有如此浩瀚的雄心行走在如此荒凉又炎热的无人沙漠中呢。
  他是刀客。
   
  刀客就是我。
   
  我用驴尿浇洗着我的刀。
  要知道身为一个刀客,总不能让自己的刀在这炎炎烈日下烤晒。
  当一个带着优美姿势的水洙从我的刀尖划落。一股驴尿的臊味便从我的鼻腔进入,直到心肺。
  我又跑到驴屁股后面,让驴在来点尿,但驴踢了我一脚。
  我忍不住狂吼一声——叶小寂。
   
   B—36轰炸机不断的从我的上空飞过。
  每天,每月,每年。
  没人告诉我走了多久。没人知道我多长时间不吃兰州拉面了。
  我知道人们渐渐的遗忘了我。一个人不论有多大的成就。在和人群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遗忘,何况我至今还无成就。
  我知道我忘记了很多,但我不会忘记我心爱的人。
  当我明白这一点后,叶小寂已经离开我的怀抱好久好久好久了。虽然仅仅是一亲,一个虚无的亲。
  我睡在沙漠中,你可知道我是个刀客,刀客是个人,人很久不吃东西了,师傅说不吃东西就要死掉。
  我闭上了眼睛,我看见一个叫叶小寂的女孩子,在很远的很远的过去。
   
  第三章
   
  天很高,路长远。那一年我还年轻。
  我的父亲给了我十万银票,是我一星期的生活费,我除了喝酒就是吃肉,当然也喜欢女人。
  顺便告诉你,我家很有钱。
  苏州城里有一家客栈,挂着驴头卖着猪肉。
  店小二向着厨房大喊,有位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爷,要一个猪头,半斤女儿红。
  这爷是我,我正年轻,我正风流,当然食量也大,酒量更好。
  酒可以醉人,人也可以醉人,如吧台上打红酒的女子。
  可知她是漂亮的,弃止是漂亮。要知道是我看上的女子。要知道我是谁,我的眼光能怀疑吗。
  女子正哼哼唧唧唱着一首歌曲:呀拉唆,那就是青藏高原……
  女子仰头望着远方,我当时不知道女子是在歌曲动情处,望着的是青藏高原,当然这里是客栈,最远看见的是门口的驴头。
  要知道我很有钱,我也很大胆,当然大胆就得有钱。
  接下来的场景很俗套,像个台湾电视剧。依然是男主角邀请女子陪着喝酒,她不喝,男主角不小心打翻了吧台上的红酒,女子不小心给了男主角一巴掌。
  怎么这么俗。
   
  我看了看客栈门口四周,只有我和女子。我给女子说你小心点,别怪我搞强奸。
  女子说你敢。
  我说怎么就不敢。
  当我说出上话时,我已经吃了一鞭子。
  东方卫视有一挡科学节目告诉我们,看什么事物不能只看表面,我后悔我没好好记下这句话。
  这个女子生的柔柔弱弱,怎有如此技能,这鞭子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我掏出五万银票,扔到吧台,我告诉女子,我要知道你的名字。
  一声纤细的声音飘荡而过,只留声不留人——叶小寂。
   
  第四章
   
  自古美女爱英雄。
  我是英雄吗,我在被窝里两手交战,告诉自己,我其实就是英雄。
  要当英雄的时候其实是想被人爱。所以我认为自己是英雄的时候,我希望叶小寂爱我。当然前提是我爱她。
  叶小寂站在苏州虞山公园的花丛旁。她是那么的像个花,那么的心不在焉,就像个失了色的花。
  我说叶小寂你是不是失恋了。
  叶小寂伤心的哭了。
  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美好与伤心的过去。叶小寂正在经历。
  当我挽起叶小寂的小手的时候,我突然记起了一首歌曲——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第五章
   
  一个夜晚,星星亮晶晶。
  光华满地。
  我问叶小寂,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比我厉害。
  一丝风袭来,这是南方的风,柔柔呢呢,此时正吹着叶小寂的青丝,屡屡动人。
  她无言。
  我说你可不可以爱我,爱我的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比我厉害。
  她说你好无耻。
  一正马叫声起,叶小寂已去,我望尘莫及。
  路旁有一辆拖拉机,正在装垃圾,我飞奔上去,启动朝着叶小寂的方向开去。
  在一个美丽山庄路口,拖拉机追上了叶小寂,叶小寂的马被拖拉机惊吓抖落了叶小寂,我伸手接住了从马背上滚落的她。
  她的眼睛好大,她的嘴唇有淡淡的唇采,微微张着,在我嘴唇的附近,相信我,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当色狼遇见美女,我不能这样诋毁我,但我相信所有的男人这时都是色狼,我也相信这是上天的恩赐。于是我不小心印上了她的嘴唇。于是她不小心又给了我一耳光。
   
  第六章
   
  当一个人极度伤心的时候,也许正有一股力量在激发着他去做一件不伤心的事情。
  我睡在我家的土炕上,当然我家很有钱,睡土炕是因为我喜欢,喜欢一件事没有理由,就如有钱不睡西梦思,要睡土炕,被人打了还爱着人。
   
  当儿子长大了,父亲总会操心的。不管你家有钱没钱。
  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社会动荡不安,年轻人要有大志气,不能老是儿女情长。今带点钱财,出门学点手艺,好好效劳社会。
  当父亲拍完我的肩膀,我跑去看电视,电视里告诉我要真正成为一个英雄,就得像李连洁一样成为一代侠客。
  我站在我家的院子里,仰头看天叹道:叶小寂等我功成名就时定将你娶到我家土炕上。
   
  第七章
   
  电视剧告诉我,要成一世功名,做一代侠客,定要进大山,师傅在大山里,大山里有我师傅。
  当师傅从十里外的菜市场王麻子铁匠铺买来了这把刀的时候,师傅说成就一个有为之人,定要有所特点,今将此刀赠你,是想让你有一日成为一刀客。
  刀客,这个词当时在我耳边噌的一声,好象我正在飞檐走壁。
  当我领了师傅的刀,一切的努力在我了,每天我要为工程队农民工们切好几大盆大白菜加土豆。
  日复一日,终有一日,师傅拍着我被太阳晒黑的肩膀告诉我国际恐怖组织头目本拉灯已经被美国人找了几十年了,至今无他下落,今日你已功成名就,这个光荣的任务你能拿的下吗?
  烈日炎炎,中国的大地一派歌舞盛世。
  那一时刻,我看见了叶小寂的脸庞,嘴唇,大眼睛。我摸着我的刀,我答应了师傅。
  当我牵着师傅送我的西北毛驴转身离开的时候,师傅掉了一滴泪,我骑着驴走的时候我想这老东西居然也会哭。
   
  第八章
   
  国际新闻,美国总统全力布局,打击本拉灯组织,今向阿富汗派遣强大兵力。
   
  美国小兵开着B—36轰炸机飞过我的头顶,我的毛驴惊吓了,撒了一泡尿,就死掉了。
  此时我睡在沙漠中,我忘记了这是什么年代。
  我不知道国际恐怖组织头目本拉灯此时在何处,但我感觉我就要死了。
  我的刀在炎炎烈日下闪闪发光。为什么我的手指慢慢坚冷如冰,我轻轻的移动,却动不了,我徒劳的想握住自己的刀。
  我又看见苏州那个挂驴头卖猪肉的客栈,我看见了那个我喜欢的女孩子叶小寂。
  我说叶小寂我可能见不了你了,其实你打我的几巴掌都不疼,你有本事在打我一下啊。
   
  当我死去时,我的刀不见了。我知道是被阿富汗难民抢去做饭切菜用了。
  我的耳畔不断有师傅的声音:身为一个刀客,刀不离身。
  师傅还说这句话是周星迟说过的。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白贝壳 发布于 2009/7/3 10:54:22  
身为刀客 刀不离身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7/3 13:19:01  
看你的文章就是有种感觉,男人不离女人,女人要离男人。
评论人阿丑 发布于 2009/8/3 11:22:08  
小时候,我忘了带作业,老师就教训我“耕田不拿锄头,读书不作业,你还是个学生吗?”呵呵
评论人阿丑 发布于 2009/8/3 11:22:08  
小时候,我忘了带作业,老师就教训我“耕田不拿锄头,读书不作业,你还是个学生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