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过河的卒

过河的卒
  作者:古槐枫月 发表:2010/11/17 11:39:1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3990
  编辑按:时代在变,人的思想观念也在变。
  
  他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正要旋转打开,毫无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局长室”的牌子,迟疑了一下停止了开门。突然,转身往楼下走去。随即,又从楼下走到楼上。这才打开办公室的门,一屁股落在沙发上。老了吗?他在心里问自己,不觉有些失落,茫然地看着那张老板桌。
  刚才的举动,他在心里又回味过滤了一遍,疑惑地看看自己的双脚。是太敏感了,还是……想到这,他不禁又哑然失笑。他不知道那是为了证明什么?还是为了征服什么?难怪他有这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东西。近来,他看到局里一些不正常的现象,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他知道是他可能要挪挪位置了,使得他心里有些抑郁。星期天呆在家里浑身的不舒服,这才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办公室。
  他摸起放在办公桌上的书,翻了翻,没看清一个字,随手扔到一边。接着,毫无目的地开开抽屉,愣了一下神,便把抽屉推上。哦,想起来了,今天是秘书郝爱丽值班。郝爱丽,他在嘴里念叨着。这会,他想起郝爱丽,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和脸上整天挂着的微笑。
  郝爱丽正在电脑上玩游戏,那个专注劲儿,就连她的头儿走进来,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开始,他还没有什么,想想不对味儿,他走了出去。然后,他把脚步故意放重,又走了进来。她仍是视而不见。他想,这丫头鬼着呢,别她整天没心没肺的样子,准是听到了那些传言。他有些不自然,不痛快,还是勉强问了一句。说,小郝,玩游戏的啊?郝爱丽头都没抬,只是嗯了一声,只是噼噼啪啪地敲击着键盘。他没想到啊!要是平时她会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并毕恭毕敬,说,马局长,星期天还来办公啊?脸上立马像绽放的花朵。你看看今天,他有些气,可又不便发作,悻悻然地走回了局长室。
  “哒,哒……”有人来了,马局长还没来得及去想,来人便从局长室门口一闪,过去了。从身影和开门的声响,马局长知道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付局长凌建。看来这些风言风语是有根据的了,瞧这小子得意忘形了吧,还没宣布呢!连个招呼都不打了?这不,在家待不住了,不然,这大星期的,跑来找什么乐子?没有老子,你有今天?他悔恨的拍了拍后脑勺,自己还常在空头上念着,要防过河的卒啊,过了河的卒能吃车夺帅啊!前些日子就有人提醒过,局头,小心点,付座这些日子跑上跑下地没消停过。他当时听后还在心里骂那个家伙多舌,并未放在心里。“过河的卒!”他心里想着,又不觉说出了声。
  “哈哈,棋瘾来了,手痒痒了吧?老局长啊,陪你杀一盘?”说着,凌建抱着一摞杂七杂八的东西走了进来。马局长心里一愣神,要是在平常,凌建这一声老局长,准把他喊得浑身麻舒舒的。可在这个当口喊,他的喉咙犹如卡根鱼刺。只见凌建未等他的回应,三下五除二,已把象棋摆好了。下吧,我老马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他想着正准备走棋,不想,凌建已架上了当头炮。呀,小子!早先要你小子先走棋死活不肯,我还没下去呢,这就不客气了!要在过去,凌建只要架当门炮,他会跳马保卒。这会,他走了步飞象。一边用手指有节奏的点击着桌面。一边说,让你走这步,看你这过河的卒有多大能耐!凌建是装糊涂还是未理解马局长话里有话,只顾拼命撕杀,连连攻击得手,整得马局长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得手占点上风那就罢了,你看这小子啥时学会狂妄了。两只棋子在手指间夹得啪啪响,说,老局长,这会还小看这过河的卒吗?也许这是言者无心,马局长听了可心里有气。不过,那也只能在心里头憋着,这一憋整个棋路乱套了,眼看着走进危局。
  “凌局长,电话。要他打你手机,说你关机。打你家电话,说到局里来了。咯咯……”那边传来郝爱丽银铃般的话语和笑声。这时,凌建起身掏出手机。啊呀,手机没电了,说着走了出去。马局长伸个懒腰,缓了缓神,便伸手摸过杯子,没水。他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这时,凌建和郝爱丽说笑着走了进来。马局长没看他们,低头去接水,水是凉的。马局长找到感觉了,“我说小郝啊,你班是咋值的?我人还在呐,怎么?水就凉了?”
  “咯咯……”又一串银铃般地笑声。“马局长,那开关没开啊。”真是,唉。马局长紧绷的脸有了些松弛,不由声调也和缓了。他伸手把开关按了一下,说,错怪了,错怪了。
  “瞧我这记性!刚才玩游戏被憋住了,费了老大的劲解不开,钻到里面去了,咋就没想起来,马局长也是个电脑高手。人,一天不知几昏头啊。”郝爱丽说完,便咯咯地在一旁笑吧。马局长听了,哦了一声,并深深出了口气。
  “老局长,上面来电话通知,要我马上去市里报到。支援西部人才志愿行动,我瞒着您递了申请。我是怕您护犊子,不让去。现在,那就趁着年轻,去多做一些事。要去西部说啥的都有,也许会这样那样的,我不管那些了,我是小卒子过河----拱到底吧。”凌建说着动了感情,“老局长,这些年您带着我,不就是要我有出息,能做事。现在西部需要,还顾虑啥呢,我这过了河的卒子,不会回头。原打算还有几天,便趁着星期把我办公室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没想到这么快。老局长,就在这里道别了。要多保重啊,你要多保重啊,星期天还来办公。”
  马局长坐不住了,心头涌上一股暖流。暗暗自责起来,你都想了些什么,你又都想到哪里去了?他一把拉着凌建,一句话也说不出。郝爱丽看到,马局长的眼睛湿润了。
  “老局长,来,把这盘棋下完。”
  马局长摆摆手,说,不用下了,这盘棋我早已输了……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古槐枫月 发布于 2010/11/17 17:08:29  
谢谢光光编辑 问候
评论人光光 发布于 2011/6/30 9:11:45  
该作品已被守望文学网电子图书《守望者》第二期收录,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25&Id=9921请大家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