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父亲。石头

父亲。石头
  作者:飞飞儿 发表:2011/11/19 11:09:53 等级:4 状态: 阅读:1613
  编辑按:父如天,母如地,顶天立地撑起了一个家。天地悠悠,天地责任,天大地大。这片天博大,这片天温馨,这片天明朗。字出于情,一个父亲的伟大形象巍然屹立。赏读,致意。
  
  父亲前天做了手术,从胆囊里取出一颗石头,妹妹说,比鸡蛋都大,她看着都想哭。
  我知道妹妹为什么想哭。小时候,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父亲在一家乡镇化工厂工作,他的工作场地是一个大碱池。记得小学或者初中时,我带一个同学从工厂穿过,我告诉她,那个碱池下埋着许多白骨,有不小心失足落水的工人,有失恋想不开跳下去的女青年,在跳入池中的一瞬间,那种惨烈的痛苦让轻生者很后悔,想呼救却只能发出一声:“啊”,等到捞起时,骨头都快全化了……我的描述,加入了自己的想象,非常恐怖阴森,把那女孩吓得脸色惨白。这个场景的记述,让这个大碱池在回忆和梦境里与死亡的印象紧紧纠缠。
  有许多年,当时父亲应该尚在壮年,就在这个碱池边工作。那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俗语叫拉耙子或者叫下坨子。就是把拌和好的化工原料投入碱水池中。当工人们顺着轨道把原料拉到池边合适位置,向池里倒入后,必须迅速跑开,因为重达几百公斤的原料倒入池中的惯性和化学反应产生的巨大冲力,会使池中的高温碱水溅出很高,穿着粗布工装和胶筒靴的工人,即使再熟练,也时有可能受伤。
  因为危险,所以只有那么几次机会,我亲眼看到这些,吓得浑身发抖,感觉天都黑暗下来。池边,有用土块磊成的简易休息室供工人们跑回时“避风”,里面是草席铺的简床,地上放着耐火砖做的板凳。我和妹妹或者和邻家的小孩子吧,瑟缩在小屋里,听着原料入池的巨响,盼着父亲快速跑来的脚步声,担心着揪心着……后来父亲换了工作,我还经常会梦到这些。
  父亲今年73岁。我和妹妹回忆,小时候父亲就一直喊胃痛,可能那时候就有一粒小小的石头在他体内作怪,算来石头应该有30年的历史了。可那时,父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是绝不能倒下的,甚至休息一下去好好做个检查都不行,生活在底层的人,没有钱没有时间,就没有生病的权力,他只能顽强地坚持着。
  退休后,我和老公曾劝他和母亲去医院做全面检查,他坚持不去,甚至差点和老公翻脸。这次手术后,母亲才告诉我们,不是父亲不领情,而是担心检查出什么大病,不治吧,儿女不愿意,要是治疗,又给儿女们带来负担……那颗小小的石头就这样与我们一起长大、成熟,直到父亲衰老的身躯再也无法与它和平共处。前段时间,父亲突然“胃痛”难忍,输液无效的情况下去医院检查,发现是急性胆囊炎,而且有结石,需要手术,当时医院说可以用微创技术,打洞就可以取出,我们也就不那么担心了。术前检查才知道石头很大,而且伴着肠粘连,必须开刀,手术三四个小时后才结束,术后的父亲必须在镇痛棒的帮助下才感觉好些。
  说到石头的历史,母亲的一句话让我震惊,她说:父亲喊胃痛从她来疆时就开始了,那是1971年,这么算来,这颗石头至少有40年的历史了,比家中的老大-----哥哥都大!大家开始明了,这么多年来,父亲为什么总是会时时恶心、“胃痛”……如果说在工作前我们无力照顾父亲,那么在我们工作后的这十几年里,如果能早点带父亲检查,早点摘掉这颗石头,它也不至于折磨父亲这么多年。
  退休后的父亲,并没有真正闲下来。儿女们相继有了孩子,于是,他和母亲辗转在乌市和哈密两个城市间,一年四季,奔波在菜市场和家中,为女儿、女婿、外孙、儿子、儿媳、孙子买菜做饭,他曾自豪地说:哪的菜贩子都糊弄不了我,他们不知道,我走哪都是做饭的,最了解菜价……这一晃就是10年,最大的孙子如今10岁,最小的才1岁,天伦之乐让父亲的脸上时时洋溢着慈祥的笑容,但我们也发现并不时抱怨,越来越老的父亲经常象个孩子一样“变脸”,现在回头看才明白,那是步入老年的父亲体力精力衰退、各种老年疾病造访的自然表现,今年,父亲体力不支住过两次院,而这两次,我都因为工作忙没去看过。
  妹妹在个人资料里更新了说说:父亲才是真正的男人。看完,我哭了。
  那颗石头,我和妹妹商量,要好好保存起来,因为那是父亲为这个家坚忍付出的证明。

                                                                               2011-9-25  23:00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风清云淡 发布于 2014/3/20 13:52:13  
父爱如山,厚重质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