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现代诗境>之凤之凰(组诗)

之凤之凰(组诗)
  作者:张九紫 发表:2013/4/29 23:42:1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642
  编辑按:诗歌是一种主情的文学体裁,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此组诗歌题材真实,但作者写实背后的本意表达还可继续深入、升华。欣赏。
  
  之一:《赶尸》
  
  我是氮气磷光的遗体
  被月亮之神赶走在人间
  被父亲赶出男根之后 被母亲赶出子宫
  我丑 吓得鬼群都成了我的仆从
  吓跑了丑女
  此生注定与尸体结缘
  
  脚穿草鞋 身着青布长衫 腰系黑带 头戴青布帽
  提着半明半灭的灯 敲锣示警
  活人怕尸体 关门闭户 速速避开
  尸体怕我 千年之久的梦在瞬间盛开
  我是蚩尤举着法刀驱赶
  迫害致死 作战而死 谋生而死
  冤屈之气惦念亲人
  触动相同的茎 相同的根
  童子之身的阳气驱动灵动的阴魂
  乖乖地受草绳联绑 戴上粽叶斗笠
  在喃喃念咒 摄魂铃的响声中
  七窍脑门心 背膛心 胸膛心 左右手板心 脚板心
  封锁七魄三魂
  朱砂药功画着符的黄纸激活脊柱神经
  直立起来 一跳一跳地行走
  青色长袍大褂 飘飘荡荡于月色之下 于风声之中
  规规矩矩跟罗盘下坡转弯 同磁铁过桥上坡 随猫儿哑狗还魂
  沿着纸钱买下的路线
  落叶归根
  土地神相送 树神指路 河神相渡 兔精相呼 蛇怪相悦
  喜神诞生在南天
  
  我是氮气磷光的遗体
  我是赶尸人 赶着赶着成为尸王的这一天
  又被别人赶成一具尸体
  走在大白天
  太阳底下 尸队庞大 人人都被赶走在山水间
  创造此奇迹的是奇丑之男

    
  之二:《放蛊》
  
  我是苗女如一滴水谁都可以吃
  我是老苗妇如一粒土谁都能够踩
  我痛我苦 我孤我独
  只有长出的草木听从我
  只有生出的毒虫懂得我
  
  老鼠 蝴蝶 蜥蜴 蝎子 蜈蚣 毒蜂
  蓝蛇 白花蛇 青蛇 吹风蛇 金环蛇
  蟾蜍 蚯蚓 蚂蝗
  听我符咒 集聚于瓦鑵之中
  蛊坛藏于阳光之外的山涧 溪流
  在众人眼光之外的阴暗处
  互相以毒汁袭 击吞食
  最后活下来的 为毒虫之王的药蛊
  情人负我 用巫蛊自救
  男人欺我 家仇族恨害我 杀敌放蛊
  放于外食五体 放于内食五脏
  或形神萧索 或皮皋风鸣 或胸膛气胀
  我成了蛊婆 目如朱砂 肚腹臂背条纹红绿黄青
  作法山中 放竹篙在云雾中为舞龙 放斗篷在天空中为飞鸟
  我吃蛊 肚腹养有蛊虫 血脉流涌蛊毒
  阴物传承阴性 蛊只传媳妇
  中一人 魂魄健康三年季节
  中一牛 魂魄活一年日月
  中一树 魂魄活三月分秒
  蛊饿 肚腹里蛊虫吃我气血
  三年不放蛊 蛊虫食吃我骨肉
  
  大胆放吧 反正被猜疑为蛊婆
  对夺去女人天空的人放蛊 神说没有错
  一个蛊婆太渺小 寂寞
  所有女人都是吃蛊长成的蛊婆
  本该属于我们的阳光 庄稼 土地等着放蛊
  几千年等待女人公开放蛊    

  
  之三:《落洞》
  
  月亮之洞落下一片桂花
  清响空间 在山中种下根根羽毛
  百鸟飞来高雅
  栖宿的声音生出嫩花
  情缘寻找生根之苗
  
  鲜花掬含一粒露珠 清晨被阳光哄走
  十六年仰望太阳之洞的金乌
  一上一下相视孤独
  叹息之雾牵着女子的眼睛飞向天空
  白云之马驮着王子的风姿纵横蓝天
  凰之足足相识凤之唧唧
  泥土之男都是只会跳动的蛤嗼
  贞静自已住在拳拳心中 想象来自男根之洞的精魂
  于母宫之洞里孕成血脉 气韵时间之洞长成了丽姿
  在村落的院洞日日独自洒扫厅堂 坐了个寂静无比
  在住宅的屋洞夜夜独个抹桌擦椅 坐了个深不见底
  如金似银的墙壁 纤尘不染
  走进汉字的书洞聪慧凤子的迎娶
  那个吉祥之日 高瞻月亮之洞到二十四五岁
  一下一上哭泣相通
  云彩被哭得坠落下来 树叶被泪滴压得脱落技头
  一片片飘进如丹的石洞 如玉的潭洞
  空空的光洁如自身的晶莹
  空静地等待种子的着床 发芽 长叶 开花
  结果心空空 空空了血脉与筋肌
  一瞥与岩石 潭泉孕养了人的洞神相约同心 独处高洁
  一瞥与狐虎 蛇龟养活了人的洞精相随知心 静坐性灵
  饮喝清风 水气 露珠
  面如桃花盛开眼如星星闪亮声音如丝竹轻悦
  迎向乘坐彩虹前来的洞神之凤
  骑坐大红花桥 在竞奏的箫鼓声中
  身体散发奇异的清香 含笑地进入幽幽洞中
  一瞬成婚成永恒的爱情
  
  太阳之洞落下一片梅花
  艳丽季节 在草丛中盛开种种故事
  男人晶亮眼睛
  寻找本该落洞的宋祖英
  没有落洞的奇缘奇因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