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杂文频道>饭余茶谈>吃不了的美食

吃不了的美食
  作者:飞飞儿 发表:2014/8/26 11:38:28 等级:4 状态: 阅读:975
  编辑按:饱腹之物也写得如此风生水起,并由此派生出与之相应的思想美味,真乃妙!
  
  今年暑期带女儿去了成都,对那里神往已久,饱飨美食是最大目标。
  川菜以麻辣鲜香著称,很对我胃口。为了保证吃得丰富又正宗,我做了些工作,上网查过美食排行,用美团搜过宾馆周边美食荟萃,晚上即使不饿也要加上一顿,走到哪,没听过的没尝的我都几乎不放过,我对一句话甚是心有戚戚:不吃当地美食,旅游的意义就打了一半折扣,不,应该是大半。
  大快朵颐之时,遭遇了些小尴尬。隔着习惯差异,有些食美我竟只能叶公好龙,敬而远之。一晚带女儿去吃冒菜,我对网友们评为特色的脑花动了心,点了一份,上来才发现是猪脑。完整的形状,明晰的沟回,虽经烈火油烹,但那饱满的外形与丝丝血色,似乎昭示着它的生命结束不久,为了鼓励女儿,我壮胆吃了一小口,便再不敢下箸,女儿怕吃了变傻也几乎没吃。将此举告知美食家,都怪我暴殄美味。
  那一日,当地同学请我和女儿吃饭,热锅青蛙肚上来时,川菜那油醇辣厚、诱人的色相让我不能自持,但一想到青蛙生前浑身绿色眼睛灼灼、肚皮鼓鼓的异形,况且,专吃害虫是咱人类的好朋友,我又和自己的本能做开了思想斗争。好在青蛙听着有些吓人,蛙肚却几经烹调不见生前模样,我硬着头皮尝了几口,赶紧报停,却象囫囵吞果的八戒竟不解其味。看女儿大赞鲜美,手不释箸的样子,我猜可能确实很好吃。
  其实,我已经不止一次在美食面前败下阵来。去年去济南,热情的朋友点了当地美食----金蝉。面对昆虫尸体们全须全尾的模样,我是一脸惊悚,朋友开始讲捕食过程,丰收时节,一撸一串,家家户户均可收获几面袋,如何炸来吃,香过蚕蛹。听他说得象吃榆钱,我仍然食性未开。主人家殷殷的鼓励让人不忍拒绝,看女儿胆怯又渴望的眼神,再瞪一眼那炸焦的小小虫子,我豪气地对女儿说:你想吃就吃吧。女儿狡猾地说:你吃我就吃。来回几合相持不下,最后我们母女在朋友唏嘘声中放弃了这次难得的破零机会。
  我承认自己在吃这件事上,没什么见识,更没什么胆识,什么蚕蛹,麻雀肉,蛇肉,我根本不敢吃,前者是形状太过完整,非常刺激生理极限,后者是名称让人畏惧。
  不敢吃不会吃可能也是遗传。父亲一直不爱吃鱼,不敢吃鱼,主要是因为一次吃鱼经历。那是他来新疆后第一次吃鱼。吃的带鱼,也是初次吃带鱼的大师傅用它做成了带鱼汤。工友们大多是初次吃鱼,端着汤互相交流了很久,除了几个有经验和敢尝鲜不怕刺的,最后,大多数人都将带鱼挑出来扔了。
  人类食谱的空前扩大有两个主要动因,一是穷凶极饿下的饥不择食,这是最强大的生存本能。这一点,新晋诺奖得主莫言看得透彻,写得深刻,故而登顶文学殿堂。依咱家看,莫言的文字有一个图腾:食物。因为饥饿而馋,觅食、这个主题在他很多小说里有非常深刻独到的表达,树皮、蚕,蟋蟀、奇怪的鱼就不在话下了,他津津有味大嚼煤块的壮举真把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惊呆了。当然,他横扫海陆空各界生物的创举有那个时代深刻的烙印,也算人类探索食界极限的探索吧。
  比之这种饥饿驱动下的饕餮,人类在丰衣足食情况下扩张食谱的动机也一样热情有加,直至走向疯狂和邪恶。传统意义的山珍海味如鲍鱼海参、灵芝人参已不能让成功人士的虚荣心满足,他们要吃更新鲜刺激的,现片生驴的臀肉、鲜尝活猴的脑髓、捉吃钻豆腐的泥鳅,更有能量的人士就竞相吃国家保护动物,什么穿山甲、娃娃鱼、扬子鳄等等,有些上了新闻我才初次听说。据说,不让吃偏要吃,而且想吃能吃上,那就有如偷情一般让人销魂难忘。因为这种种虐食,至今有些国际友人对中国人抱以异样眼神。而我一想到这些生僻的吃法,就想到果子狸和非典,打死我也不会吃。不过,需要解释的真相是,还从没人邀请我吃这些,想吃这些得有很高的资格,咱有自知之明。
  说是这么说,咱中国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老百姓普遍腰包鼓了,自然,那些旧时王胄桌前肉也就成寻常百姓盘中餐了,想吃个新鲜不就多掏些钱嘛。特别是近些年,国人富裕之后开始大肆旅游,旅游在人开眼界的同时,也开了许多食戒。在异国他地,品尝一下从没吃过的食物,特别是生物,会让很多人在阅历中很得意地加上浓墨重彩的几笔。食界文化国粹《舌尖上的中国》使得美食的传播交流更加广泛深入,也助推了这种思想潮流的泛滥。我印象最深的是渔民用沙蟹做酱那集:退潮后,活泼的小螃蟹爬得很快,却赶不上快手的渔民,它们被捣碎成汁,与蔬菜在食盐作用下变成美味的酱,成为渔民们每天餐桌上的重要佐餐。一直以为酱都是辣椒为主料的我看到这,便一厢情愿唯心地以为,这种命运,比清蒸惨烈多了。而这几年旅游中失败的“尝鲜”经历让我认清了自己,即使有这心也没这胆,那些传世神菜不是和每个人都有这种千山万水也要相逢的缘分。
  不是我故意曲高和寡,几年前一篇文章也给了我一些理论支撑。复旦年轻的教授于娟身患癌症,在病逝前写了一篇劝世箴言在网络迅速走红,文章题目好象是《为什么是我得癌症》,讲到自己的种种不良生活习惯,如晚睡熬夜,饮食娱乐无度,让同类之如我受到小小惊吓之时,她一番独到良言又道,自己从小受大厨祖父影响,什么都敢吃,天上地下,一般人吃过的她肯定吃过,一般人没吃过的她也吃过,在弥留之际,她总结了一条理论:自然界给人的食谱应该是有限的,无限扩大就会招来不期之祸。别人可能记不清这句,我却偷偷珍藏了起来,以此抵挡面对美食羞涩拒绝的尴尬。
  搬了别人的理论到底不好使,我并不觉得自己不吃这不吃那就比其他人高尚,或者更具人道主义、动物保护主义素质云云,毕竟我从小还在吃羊肉牛肉鸡肉猪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鱼类禽类等等,五十步笑百步的事也不想再演一遍。我甚至能猜测,我一直扩大不了的食谱也并不能为我的健康保驾护航,没吸烟得肺癌的多了去了,我觉得,我之所以吃不了这世间异馔珍馐,不过就是没那胃,没那命吧。
  
分享:
责任编辑:香奈儿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4/8/26 20:36:06  
病就是吃出来的,有些0还是不去突破了吧,这样于心于身都是有益的,你说是不?呵呵
作者回复:我确实在想,没有必要在这方面丰富人生体验,如今食谱写也要再缩减,争取不吃荤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4/12/16 21:52:30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4年8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敬请关注: 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68&Id=13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