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家园

家园
  作者:飞飞儿 发表:2014/8/26 12:02:0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752
  编辑按:年龄给了人岁月,岁月给了人记忆,记忆给了人回味,回味给了人珍惜。品赏,致意!
  
  【1】
  我们的楼房快到手了,如果立即装修,年内就可入住。这就是说,我们很快就要结束这小二楼的生活了,突然对这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非常不舍。
  以后,我就无法像现在这样,用不同的心情,看院内那棵枝干受过伤的梨树,年年不厌其烦守时守约地萌芽绽绿吐蕊结果,伴我一岁岁走向人生的盛年直到如今的中年。我也无法在春末夏初的时分,感受踩着满地梨蕊顶着梨炛雨上楼的诗意。我也再不能,在有月的夜晚,伫立台阶,让思绪越过这四方小围墙,飞向那轮清冷光洁的银盘,以及神秘深邃的苍穹。我还将失去,酷暑时分,来自院内浇过水的草地,绕过玻璃及帘栊突然吹进的那缕微风,以没及它带来的猝不及防的回忆之潮。还有,仲秋前后,被熟梨落地咚咚的声响惊醒的不眠夜,看窗帘上不时闪过的灯光之影,恍惚中迎来的那些黎明前熹微的晨光。当然还有,那无数个拥被夜读的冬夜,上下无悍邻左右无尘嚣的宁静,涵泳了多少自由宁静辽远温暖的思想。
  十几年里,这幢安静的建筑见证了一对年轻人热恋到结婚、冷战、和好的过程,争吵中的相爱,冷漠中的伤害,看着他们经历过风雨,在心中更紧地挽住对方的手。它还见证了一个新生命的孕育诞生及成长,窗台上晾过的鞋子,不足半掌的软面软底婴儿鞋,已被35码高帮帆布鞋代替。它还曾经见证了公公人生最后的半年,晨光里,老人家眺望天空的身影好象并没完全被时光带走。
  当然,它见证的,还有几代猫短暂的一生:顽皮又高贵的小白,憨厚忠诚的嘟嘟,随和油滑的小黄。下了雪的早晨,小白会先跳上雪毯,紧张又兴奋地留下一行行梅花小爪印。然后蹲在角落,看穿成棉球的女儿大叫大笑着跶跶地跑过来。太多来来去去的猫,太多模糊混淆的记忆。

  【2】
  生命的前二十年,我一直生活在农场。住平房,家家都有院子,我家院里就有一小块地,父亲工作之余的乐趣就是侍弄这块地,夏天的夜晚,疯玩回来的我,经常能听到黑色橡皮管传送的水流声,看到园边明灭的烟头,父亲的脸在这短暂的明灭之光里,透出农民面对土地的满足与安然。不几年,一到夏天,院里就有香菜辣椒排立、豆角丝瓜满架,几棵梨树似乎结果不多,远不如那几株移自五堡的枣树争气,虽是移植,但优良的基因还是保证了它个大、肉厚,味道甜。
  可能因为疼惜果树,也可能因为凑不足钱换新房,我家那纯属危房的老土坯房,在农场旧房换新房中,最后成了“钉子户”。当父母通知房子马上就要拆,我赶回家,看见伫立在一片废墟中孤零零的的自家老房子和那片行将消失的小果园,放声大哭了一场。
  至今,我都不能完全说淸那场眼泪中的成分,因为我一直以为自已不是念旧之人。
  后来,那老房子的记旧又保存了很久,而当记忆渐渐褪色时,它在梦境中却鲜活起来:经常在午后,我与妹妹睡得深沉迷糊,屋外,苍蝇或马蜂围着艳丽的牵牛花或者罂粟花在低迥旋转,嗡嗡的叫声不绝于耳,时断时续,热浪就象音符一样起伏,我和妹妹满身大汗却醒不来,像两个跌入童话的迷路人。有时是冬天,我和妹妹挤一个被窝,我们盖着厚厚的棉被,互相紧紧靠着仍然觉着冷,北风在屋外呼啸,细细的房梁和掾子有些支撑不住地似在吱呀,房梁上铺的高梁秆有些己被压弯,大雨时我家就会四处漏水。我和妹妹、还有哥哥共享这间房子,这房子不只是睡觉的地方,还要兼储物室,由于窗户过小,飘荡其中的腌酸菜味道长年不散。童年,就这样在梦中被我记忆成永恒。虽然贫穷是它永恒的基调,却始终美丽得惊人。

  【3】
  新疆目前有两位作家在国内文坛声名卓著。刘亮程,这位农村里出来的哲学家,用老庄空灵的思想为魂,以自己卓绝的想象为骨,将黄沙梁打造成人类精神上永远的村庄。与他精美深邃的风格迥然不同,李娟,这位生活在阿勒泰牧区的女孩,用稚拙朴实的语言,把自已牧区简陋简单的生活,写出了别样的诗意与深意。
  看着他们的成就,你没发现,诗意不就是平凡生活中用心的萃取?
  史铁生在最初残疾的几年,经常去离家不远的一个小花园,思考自已经历的一切,思考人生,特别是自己这样一个突遭不幸的残疾人,还会有什么更像样的人生。想不通的时刻,他无数次想到了自杀。那个有些破败的小花园,静静接纳了他的不甘,他的愤怒,他的屈服,把他初经人生坎坷的痛苦慢慢沉淀为他重要的精神财富。震动了无数灵魂的《我与地坛》就是这财富的具象。
  史铁生一直是我最钦佩最景仰的中国作家,没有之一。他以残疾之躯构建了健康人所不能企及的精神家园,那里有人类对爱、光明、温暖永恒的热爱与追求。这种追求,不是励志自强的矫情,而是人类极尽身体智能极限的超越。上帝给了他残缺身体,却打开了那扇诗意栖居地的窗户。
  年纪越大,越有这样的感觉:好象不断重复的生活,其实一直在变化,好象把握很实的东西,其实转眼就失去。在这个不断失去的过程里,我们需要一个诗意家园安放不安的灵魂。你的这个家园在哪里?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4/8/26 20:27:11  
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作者回复:最近还好,天凉了,注意身体!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4/8/26 20:46:01  
什么时候我们能相约着去看李娟?太期待了!
作者回复: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如今的心情。十年了吧,我们在文苑相识,用文字成为朋友,如今己如亲人般,不用时时联系,却一直互相记挂。前两天和天涯牧马人聊到文苑,聊到西岛老师,十年间已是生死两茫茫了。且行且珍惜!爱护好自己。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4/8/26 20:27:38  
现在的夜晚已无法安静,我只能戴上耳机,隔绝一些烦扰和喧嚣,静心读你的文字,不知不觉中,泪流两行。和你一样,去年就开始怀念老屋前的那棵杏树,今年8月回新疆20天却没能去看它,我的心疼到流血,可那些贪恋新疆美景的人,没人知道这会是怎样的一种痛?人生就是这样,无法抵抗,也不能阻止,只能任时间捆绑,或者飘散,或者留下,只有抓住的才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