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古体诗文>黄鹤楼赋

黄鹤楼赋
  作者:张九紫 发表:2015/3/11 18:13:4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335
  编辑按:颇有见地。
  
  
  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代东吴黄武二年。时期黄鹤楼只是夏口城一角瞭望守戍的军事楼,晋一统中国,演变成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
  
  魏晋南北朝时期,跨鹤之仙的传说。据传,此地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能下来起舞助兴。宾客盈门,生意兴隆。十年后,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跨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仙翁,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步步上登,梯梯入玄。气化黄鹤,毛孔眼睁,元神通识众贤。七十二柱,齐架骨骼耸延;六十翘翅,共展鲲鹏飞旋;十万琉璃,同序羽翼云联。魂雄魄壮,天神地仙。绝伦佳构,一肌一肤共宫之根,一石一铁同殿之连,一人一手合力之缘。
  
  黄鹤斯楼,天下公楼。贫富寄身,贵贱骋目,人鸟游驻,华夷仰俯。不分尔尔,哪分吾吾,仙鹤灵魂四方,宇宙道途八极。物物皆生,灵灵共主。善美天下,为生灵之共有。
  
  斯楼登极,尽览而悟。万山罗拜,亿物围拱。武夷幕阜之青龙,腾腾紫气,层次东来;罗霄五岭之朱雀,勃勃光彩,井然南拢。一队龙凤,领翅之舞之禽鸟,同飘之展之之朝旭,逶飞蛇身,迤昂鹤首。草木蓬蓬,群鸟宿宿。莽莽松杉樟槐,苍苍竹桂枫褚,互为公友,共为人之公物。妙音不见独闻,锦色不见独嗅。青藏武陵之白虎,拥拥精魂,次递西至;大别太行之玄武,簇簇神韵,序列北晤。一师蟒虎,率足之蹈之之虫兽,与飞之驰之之夕落,聚奔龟山,稳驮佛脚。花果叠叠,众兽食食。青青稻麦粟苕,累累栗豆瓜果,相与伙伴,齐为人之公食。绵甜不见独尝,久味不见独嚼。公家之共,在于水性世有。亿井迸突神泉,万溪竟流;千河激淌仙水,百江汇合。长江引天河,西洞铁壁。叩首之碧龙,玉鳞之眼透剔而顾;湘江贯洞庭,南开铜锁。见谒之金蛟,金肌之眼滑溜而注;汉水穿秦岭,北拓雄关。拜伏之白蟒,银肤之眼通亮而视。九曲挟泥,瞻仰而来;太极沉土,回首而去。不舍昼夜,不惜精力。浩荡之浪,雄浑之势,冲决之劲。气概时空,共成云梦之魄。沃土沉沉,任草生根,随兽奔走;积水深深,随草时吸,任兽间饮。纵横四周,城市内圈,民居豪集而披云朵;壮开八极,中部崛起,公府群体而承日果;雄极十方,中华复兴,商楼丛林而吻天阁。共活生灵之血,齐律万物之脉。厚地不见独占,博水不见独喝。
  
  斯楼环顾,尽暏而觉。星辰俯目,光华下注。一日横江,万物睁醒。舒筋活脉,呼吸吞吐。气之上涌,雾之腾跃。云海翻浪,天地撼搏,义演千古人物,风流斯楼,壮景不见独有。千帆越夔门,万轮横海湖。百桥架南北,天堑通坦途。车骑奔鹿豹,上下网队,左右联络。列车驰巨龙,东南纵贯,西北横路。一舟非一物独构,一车非一人独坐。星月映江,万物眠睡。休肢息体,静心寂浊,鼻调梦境之约。清辉流泻,碧色空阔。嫦娥下凡,玉兔扑朔。普陀九华黄山,之佛之神诵经,骑青龙之辉,层降蛇山;罗浮九嶷南岳,之贤之祖谱经,驾朱雀之光,列游黄鹤;娥眉青城武当,之道之仙吟文,坐白虎之韵,罗伏赤壁;嵩山泰山恒山,之哲之圣赋章,依赶玄武,爬赏龟壳。银河共长江,一亮斯楼;天街与地市,一辉斯地。真善诚美,非一人独创;仙佛神祖,非一人独修。
  
  斯楼久驻,瞬眼史实。万千人物,观分察合。理盛析亡,历历昭告此世。盘古伏羲之氏,炎帝黄帝之族,夏商与周,秦汉随唐,宋元明清。始之天下为家,家兴国雄,后之家为天下,族衰国哭。孙公登斯楼,天下为公,武昌义举,创民生为民国。毛公步斯楼,共产为公,武昌农运,开民族为共和。习公登斯楼,生态为公,廉政清腐,立党纪为法度。山河为公,形态永恒而纪;草木为公,花果常在而录;动物为公,生存传递而歌;人民为公,廉洁修身而祖。俱往矣,一臣谏公,朝朝悲剧;皆来兮,一国持公,世世精歌。仙鹤九头,光眼火烛。一目日识,一目月辩。谁之公廉,疾电明说;谁之私贪,雷霆震怒。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