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射鬼(下)

射鬼(下)
  作者:南山石匠 发表:2019/5/11 11:36:3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65
  编辑按:故事引人,真的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来!喝酒!喝酒!老刘端着碗示意我碰一下杯。
  喝!喝!喝酒!我故意将声音提高八度,目的是给自己壮胆。当时我们工作站办公楼和工商所的办公楼都是建在半山腰上。也就是阳台面向一片开阔地,而开阔地上又是小镇土著居民的房子。我们在上,他们在下。有点类似楼梯台阶式。工作站办公楼和工商所的楼恰巧是一字排开,有一面向着山,而院内的围墙也是彻在山腰上。山上树木杂草很多,特别是下大雨,山上会流下来很多水,传出很大的滴水声。刚入住时,我很不习惯,有些怕。后来想想,有什么可怕,我们都住在二楼,一楼是办公室。这个小镇上要是有小偷来光顾,顶多是到一楼偷东西。公家的东西,偷就偷呗!一楼到二楼有一道铁门,很坚固。而小偷要从山腰上到二楼来,除非他会飞。可是我分明是见到山腰上的树木上有一个白色东西忽隐忽现,按理说,山上树叶怎么会变成白色?难道是我眼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除非是鬼!我马上联想到老刘说的那个吊死鬼。我有点害怕。怎么办?一会儿喝完酒,我得从工商所到工作站办公楼,要下一楼,再转弯再开工作站院内大门,再从一楼到二楼回到宿舍。我房间有应急灯,比蜡烛亮。应急灯是单位里配给在工作站上班的干部用的。应急灯持续时间可以达八小时。我想,只要拧亮应急灯,不管它能亮几个小时,只要等到天亮就好办,现在离天亮还有六个多小时呢。
  老刘并没有要离开意思。此时,我真心希望老刘能跟着我一起到工作站的办公楼,但转而一想,我一个成年人,跟人家说害怕走夜路,况且距离那么短,岂不是让人笑话吗?我努力让自己定下心。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鬼,是自己吓自己。我在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可是越是这样想,神经越是紧张。如果来电了,两座楼都有路灯,我倒是不怕。可是一出工商所的楼,黑通通的,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手机普及到老人儿童都人手一部。手机上有电筒光,可以照照路面。没办法,我决定跟老刘要支蜡烛再走。
  窗外的雨哗啦哗啦地下起来,能清楚听到雨点落到窗外树叶上的声响。奇怪了,那白色东西又突然间不见了!可能真是我眼花了。
  老刘接着说,你们年轻人找对象,一定要看好再谈。特别我们这里当地女孩,很要紧。你是外地人,当地女孩最喜欢找你们外地人。将来你们调回老家工作,她们可以嫁出去了。
  我朝老刘笑了笑说:我没考虑。
  想不想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刘呵呵一笑。
  不,不,我不敢。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我听起来好害怕。万一不成呢,人家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害怕。我朝老刘直摆手道,谈恋爱,谁能保证一定成功呢?万一不合适,一定要结婚?
  老刘笑了笑说:所以,要看准再谈。像我们所那个男的,跟很多个女孩谈过。谈了又不要人家,你想想,人家白被你玩啊?老刘若有所思地停顿一下,又接着说:那女的也是命活该。人家不跟你,大不了再找呗!何必要自杀呢。天下好男人又不是一个,是吧?那天我一早开门,就听到有人拍门。后来到围墙外,见树上吊着一个人。那女的尸体摆在你们工作站的院子里,放了两天。第三天等她家里人来,后来拉回她老家去了。
  啊!放在我们工作站院子?我吓了一大跳!我的妈呀!干啥放在我们工作站院子?我不解地看着老刘,嘴张得大大的。
  噢,那时候你们工作站还没有派人下来,你们工作站的院子都是空的。老刘说。
  我想了想,倒也是。听单位里的老同志说,早几年这个工作站确实没安排人值守,我们来了之后才恢复业务。把尸体放在我们工作站,也不怪人家。毕竟空楼一座,人家自然借用嘛。遇到这种事,谁都会觉得晦气。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当时的情景。当然,都是想象中的情形。公安局法医验完尸体后,走人。接下来是一副担架或是木板上躺着一具女尸,面上盖着一张雪白的棉布。然后,第三天,那女的家属到来,然后尸体就被车拉走。我越往下想,心里越是紧张害怕。如果是放在工商所院子,倒没什么可怕,可是偏偏放在工作站院子里。我的妈呀!我怎么就那么倒霉?今晚又是我一个人守大楼,而且又是停电下雨!
  见老刘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我知趣地做帮手。三下五除二清理好桌上的残羹冷菜,我把那瓶没有开启的秦池和喝了一半的秦池留在工商所。
  我一手托着蜡烛,一手曲成伞状,盖住向上耸立的黄色火焰的蜡烛。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工作站的二楼。
  因为下雨,洗手间在一楼一侧。我懒得洗澡,就脱去外衣,穿了件衬衫上床躺着。一会儿,蜡烛烧了一半了,估计到三四点钟就完了,而应急灯前几天用时忘记充电。看着办公桌上的蜡烛一闪一闪的烛光,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画皮》电影。我根本睡不着,心更加慌慌的。
  突然,窗户外传来一声沙沙声响。起初,我以为是树叶被风吹动的声响,在围墙上摩擦声。再微微一抬头,一团白色东西从窗户的砂网上一闪而过。
  谁!是谁!我话音刚落。此时,蜡烛竟然突然间自己灭掉了!房间顿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急忙起来找火柴。那有什么火柴呢,平时我不吸烟,屋里不放那玩意。就在我紧张时刻,窗户外刚才出现的那团白色物体又啪啪地落在外面。我已经适应黑暗中的环境,也就是说,我在屋里看外面景物与站在外面是一样的。我分明是看清那白色物体是从空中飘浮的,而且随着风和雨在不断地摆动。像一个人半身样,头是没有。但又像有个什么东西拉着脖子部分,还有一条长长的像带子一样的东西,也跟着飘起来。莫非真是那个吊死鬼来索命?我又不认识她,况且她自杀跟我有什么关系?
  谁!你是谁!出来!我大声地吼,目的是想惊动隔壁工商所的老刘。哪怕他站在阳台上应一声,我也就不怕了,可是老刘像不存在一样。
  我突然想到床底下放着一张弩。那是工作前在外面一个旅游景点摊上买的。箭是我用竹筷子削尖后自制的。买弩时,配有五支箭尾带羽的弩箭,后来我朝山上射着玩,山上草多,就找不回来了。我拿出弩,拉上弦,将自制的竹箭搭在箭槽上。黑暗中拉弦安箭,一切都是凭手感。
  谁!你到底是谁!那白色一团物体像一片叶子似的,又像一团白色雾气,落到窗口上端时,好像有意要我看清它的真相。我端着弩箭,一紧张,手指扣在扳机上,只听张紧的弦“嗤”一声,一只竹箭射了出去,它穿过窗户上的铁丝砂网,直接射中那团白色东西。我确定一定是射中了。平时我闲时都在玩弩箭,五米距离,我肯定刚才那支箭一定射中了!
  只见那团白色东西一点声响没有,从窗户飘了起来。接着,停了好长时间,没再出现。我吓得半死,又将弩上的弦拉上,放上一支箭。
  只见窗户上端又传来一声细细的声响,这一次我看得清清楚楚,分明就是一个没有头的人半身。两只胳膊左右摆来摆去,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像带子一样的东西。这一次,那东西爬在窗户上不动了。
  来呀!来呀!啊!啊!我使劲地勾动了弩上的扳机。
  嗤”一声,弩上的弦推着箭强有力地冲向前方。这一次,我是有准备的。箭绝对射中那团半身人模样东西的中心位置。我恨不得此时能有连发箭,把那团东西射倒。那东西一动不动地爬在窗户上,我接着又拉弦,再放箭,一直把第十支箭射出去。那东西依然一动不动地粘在窗户上。我想那鬼肯定是死了,要不怎么一动不动呢?
  我不敢靠近窗户去看个究竟,就静静地端着弩缩在屋角一处,望着窗户。大约有五分钟左右,那白色东西轻轻一飘,就不见了。我又等了几分钟,再继续等,结果一直没有再出现。就这样,我疲惫不堪地等到了天亮。
  六点半多,天空很暗,窗外景物可以大体看清楚,我壮着胆走到窗前一检查,昨夜十支竹箭在砂网上穿了几个孔。可能有几支是同在一个孔穿过去的。
  推开窗上砂网一看,几米外地方是围墙和半山腰上的树木及灌木草丛,湿漉漉的,跟往常一样。朝下一望,什么也没有。因为竹筷子做的箭尾处没有安装羽毛,箭射出去后,飞行中稳定性差,随机地被风吹到草丛里去了。
  第二晚上,站长和同事回来,我没敢说起此事,怕被人笑话。
  晚饭桌上,老刘没在场,听说老刘一气之下回县城去了。有人说,昨晚不知谁用竹箭在他的衣服上射了十个洞。他要是知道,非得把那人狠狠地揍一顿。那是他新买的一件高级衬衫,才穿两次。是为纪念结婚三十周年买来穿的,谁对他那么有意见,朝他衣服上射箭,他在半山腰上的草丛中找到几支竹箭。昨天他把衣服挂在三楼,老刘分析可能是工商所办公楼下方那一片居民区射来的。衣服在工作站大院围墙下找到,撑着衣架子,上面还挂着一条红色领带。
  我吃着饭,红着脸一声不敢吭。昨天哪是什么鬼,分明是老刘的新白衬衫。北风从三楼吹到隔壁工作站二楼的楼顶,又滑落到我房间窗户上端。我因紧张,误以为是鬼。十支竹箭,十个洞。幸好老刘没怀疑到我身上,不然,我难堪了。
  饭后,站长把我叫到办公室,悄声问我,是不是你干的?我说不是。昨天晚上我在老刘那儿吃晚饭呢,喝酒喝到十二点多。我跟他无冤无仇,再说,他衣服在三楼,我难道到楼下,用箭朝上面射衣服?我有病呀?站长拍拍我的肩头笑着说,我知道你平时在屋里玩弩箭,这事你先不要声张出去。等过一段时间,买件新的赔人家就是了。见站长的分析正确,我干脆把事情前因后果全盘说出来。站长一听,哈哈大笑。他说,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分配来站里。一次,全镇停电,他在二楼楼顶乘凉,黑暗中分明看见围墙外的山腰上有一白色人样的物体前后左右摆动,以为是什么怪物。壮着胆子,打着手电筒,带上两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被风吹到树枝上的破烂白色塑料雨衣。我之所以紧张,是因为跟老刘说的那个女人自杀事情联系到一块了。其实,人死后,什么也没有。啥鬼的魂的,那全是世人胡思乱编出来的东西。
  半年后,我又一次单独与老刘喝酒吃饭。我红着脸把事情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老刘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他说没什么,就一件衣服。算不了什么,当时他是很生气,想来想去,起初认为是办公楼下层的镇上居民干的。因为干工商这行当,没少要得罪人。他压根没朝我身上想,后来你们工作站的站长跟我说,我才半信半疑。但碍于咱们都是隔壁邻居,不至于为一件衣服把关系闹缰。
  误解消除后,我回到省城探亲,在百货公司买了两年乔士牌高级衬衣,送给了老刘,作为赔偿。老刘客气,坚持不收。我坚持要他一定收下,老刘有些惭愧,说那天晚上不该酒后说些不吉利的事情,把我吓了一大跳。
  又隔半年,老刘退休回县城安度晚年。一遇到夜晚停电,我心中倍感孤独,再无人与我酒后长聊。日子如往常一样,时光流逝,岁月如梭。工作站食堂已请了一位当地厨工,到工商所蹭饭的次数越来越少。每一次想起老刘,突然间莫名地喜欢起这位老同志,虽然他外表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内心不并坏。不由想起老刘的一番话,谈对象,要看准,不合适的人,不要谈,谈就要认真谈。否则,会害了人家。
  在随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无论处在何时何地,只要做到心中坦然,就什么也不用怕。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真正的鬼是人类心中的邪念。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