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赎罪

赎罪
  作者:郑力萍 发表:2009/7/18 18:07:4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98
  编辑按:与其想着赎罪,不如多去做义工。故事情节引人,值得一读。
  
  我正在家里看书的时候,街上不时传来阵阵警车的鸣笛声,渐渐越来越靠近我的耳朵,打扰了我看书的兴致后,索性将书放下站起身拉上长长的窗帘。一时间房间里漆黑一片,与刚才明亮的屋子形成了较大的反差,就像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从很高的山峰在一瞬间掉到了万丈深渊。此刻的我不知道我接下来的生活将会有怎么样的变化。
  警车走到我家楼下的便停住了,过了几分钟有人来敲门,通过猫眼我看到了几个警察。开了门我请他们进屋坐下,并拿着纸杯给他们接水。警察来了我一点都不害怕,心不慌手不抖,因为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而来。
  “你爸爸在家吗?”一个人问道。
  “不在。”
  纸杯里的水溢出来了我也毫无知觉,有个人提醒我说:“你的水满了。”
  “哦。”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一杯太满,我将他们倒成了两杯,递给了两个人。但是他们不要。
  “你知道你爸爸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我淡淡的答道,“已经有好几天没看到他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有一点事,既然他不在家我们也就不打扰了,还请你在他回家的时候告诉我们。”说着看了看我家四周,走到一幅挂历前掏出圆珠笔写下了一串数字和一个名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请多多配合。”转身对其它人说道:“走。”一个“走”字很响亮,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现在是夏天还是冬天,我爬到床上,倦缩在床头,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低,再在身上盖上了一床被子,我也不知道我是冷还是热。
  父亲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不知道他晚上去干什么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他有几天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他说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好好补偿我。我走到客厅记下了那串数字和那个名字,原来那个人叫方源,我喜欢这个名字。
  “爸,我先出去一下,你在家做饭吧。”
  父亲的声音从他的卧室里传来,“好,你快点回来。”
  我拉上门走到楼下给方源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的父亲回来了,发了短信又怕他看不到于是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的父亲回来了。我喜欢他的名字所以希望多和他联系一下,想听听他的声音,这是我的一点私心。挂了电话,我到一家小卖部买了一瓶啤酒,又去一家饭店买了一些肉,现在家里除了几袋方便面也就没有什么了。买好东西回家父亲还在卧室里没有做饭,我洗了米开始煮饭。
  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看了看我买的东西后坐到我的身旁。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烟雾不一会儿就充满了整个客厅。我安静的坐着,等着吃饭。
  “小可,你和小张的婚事什么办啊?”
  “早着呢,他已经有好多天没找过我了。”
  “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他的手正要放在我的肩上我起身走开,把饭拿到餐桌上去,“爸,吃饭吧。我买了一瓶啤酒,你要喝就自己倒,不喝就拿去扔了。”
  “我喝,我喝,你买的东西我都喜欢。”他的声音有些苍老,头发已经花白了许多。
  门铃响了,我要去开门,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我的细嫩的小手上,“你吃饭,我去开门。”
  父亲把门打开后自己出去了,我在餐桌前等了很久也没有再回来,我放到嘴里的饭一直都没咽下去。我知道他一定是被方源带走了。
  晚上的时候方源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父亲犯了强奸罪,被害人是我的朋友叶子。对于这个结果我不是特别震惊,只是有些意外,叶子一周前自杀了,据说是被人强奸。我去她家的时候她的家人很不欢迎我,都叫我滚,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那个时候起我就怀疑叶子是不是被我父亲给强奸了。我不敢想,一想就越觉得像。
  开庭的那天我也去了,看着父亲DAL着头的身影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恍忽间如做了一个梦,梦醒后只看到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拉着戴着手铐的父亲往一条巷子深处走去。我是强奸犯的女儿,我是强奸犯的女儿。我在家里待了好几天不敢出门,一出门就会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我怕见到阳光,拉下重重的窗帘将我包围在我的小房间里。小张只来看过我一次,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只是到超市里给我买了一箱方便面,他说我喜欢吃方便面,他说好好生活。未来的路还长,他说吃完方便面以后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走后我把方便面一袋一袋的捡出来摆在我的床上,像恶狼一样撕开一袋放到嘴边拼命的啃,啃着啃着眼泪就此流了一来。我把方便面拿在我的胸着,泪顺着我的脸滴到了方便面里,到最后成了泡面,苦涩的泪混着我最爱的方便面,其实真的好难咽下肚。这个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
  我给叶子的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叶子有东西放在我这里忘拿了,他说他马上来。挂掉电话后我化了淡妆,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坐在凳子上等候他的到来。门铃响了我知道他来了,打开门让他进来之后把门锁上了。
  他说:“叶子还有什么东西放在你这里了,快点给我。”
  我轻轻笑了笑,“叔叔,你急什么啊?”大胆的拉着他的手朝我的卧室走去,然后把卧室的门也锁上了。
  “你想干什么?”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呢?”我开始脱衣服,一件接一件,不一会儿就**裸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没想到我的脸皮会那么厚居然没有脸红,而他却脸红了。
  “女孩子要自重啊!快把衣服穿上。”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我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放在我的身上,他不敢看我。
  我使劲抱住他,哭着说道:“叔叔,你要了我吧,我爸爸欠你的由我来还,是我爸先做了对不起叶子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会怪你的,我是自愿的。”
  “傻孩子,快把衣服穿上,小心感冒。”
  “我不穿,除非你给我穿上。”
  他想了一会儿,终于同意帮我穿衣服。
  “叔叔,你怎么不敢看我啊?”
  他的手很有力,我两只手抱着他的一只手,把它放到了我的胸口。
  “不,不能这样。我得走了。”他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使劲的吻了他,咬他,掐他,他的渐渐手放在了我的身上,也开始吻我。过了一会儿他将我抱上床,把我压在了身下。完事之后他坐在床头抽起了烟,他不说一句话,只是拼命抽烟,一支接一支,我看到烟盒里已经没有烟了,就说道:“还要吗,如果要我去给你买。”
  我开始穿衣服,他把最后一截烟掐灭放在了烟灰gang里,将我刚穿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又把我压在了身上。他像个可怜的qigai一样,对我qiqiu道:“再来一次好吗?”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
  那天我们在一起待了很长的时间,送他出门的时候我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他笑了笑说好。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间就喜欢上了**,在以后的每天傍晚我都会在那一排灯红酒绿的街头寻找我的猎物,把他们带到我的房间待一晚,第二天一早醒来之后我就会叫他们滚,滚的越远越好。很多时候我会觉得我的身体是两个人的,一个喜欢**,一个不喜欢。所以傍晚的时候我是一个样,清晨的时候我又是一个样。有一次我叫一个人滚的时候他不滚,他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于是凑到我的面前想亲我,我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抓起床关的烟灰gang就像他砸去,他吓的跑的比风还快。
  我以为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每天和不同的男人厮混,一直到老,一直到死。我以为我再也没有牵挂的人,我的父亲在进监狱的第二周就趁狱警不注意的时候自杀了。和我即将走进婚姻殿堂的男朋友也因我是**犯的女儿而和我分手了,只给我送来了一整箱方便面当作分手礼物。整个世界只有我孤孤单单一个人,可是没想到那天我竟会碰到一个我以为我已经忘记的人。我看到他的时候竟然可以在第一时间叫出他的名字。
  “方源。”
  “你是小可?”
  我点点头,“嗯,是我,你,还好吧!”
  “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呢?”
  “你应该说我们一共见过几次面吧,在我的印象中就只有你来我家的一次,和我爸自杀之后的一次。”
  “你现在怎么样,结婚了吗?”
  “没有呢,,我本来是准备去买菜的,要不你陪我去买菜,顺便去我家坐坐,尝尝我做我菜。”
  “好啊。”我们只见过两次面的人现在看来像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有着说不完的话。买好菜,我们就一起回家。本来是打算我做饭给他吃的,没想到最后是他炒菜我在旁边递调料。把饭菜做好后我们一人坐一边,刚要动手想起家里还有一瓶未开封的红酒,于是放下了筷子。
  “你等等!”我把红酒拿过来,替他倒好一杯,也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递给了他,“嗯,这个当庆祝我们……庆祝我们别人重缝。呵呵!”
  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之后头有点晕,我说我要去休息了,起身差点绊倒。
  “小心点。”他扶住了我,把我送回了卧室。然后我又重复着我每天的生活,宽衣解带,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我是有感情。我们休息的时候我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节奏,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啊。
  “小可,以后不要那样了,我们一起好好生活好不好?”
  “什么样的生活?”
  “其实我每天都看到你带不同的男人回家,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吗?”
  “如果说难过,这个人应该是我才对吧。也许你只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那么我现在就将我以前的生活也告诉你。我出生的时候妈妈就死了,有我就没有妈妈,有妈妈就没有我。我爸爸选择要妈妈,而我妈妈选择要我。从小我的家里就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很多人劝我爸爸再找一个人生活的事,可是我爸爸不同意。爸爸说我长的很像妈妈,每次他想妈妈的时候就看我。在我十六岁那年他喝了酒,把我当成了妈妈,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当他清醒后看到床上的那一摊血迹的时候哭了,他跪在我妈妈的遗相面前哭了很久。我把他扶起来,他又跪在我的面前,狠狠的打自己,我叫他不要,他说他做错了事,该打。他大大的手掌啪啪的拍在他的脸上,停下来的时候他的两边脸都肿的老高老高。我跪在他的面前,帮他擦掉嘴角的血迹说,爸,我不怪你,你不要这样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出生使妈妈离开你的。如果不是我,妈妈就不会死,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以我不能怪他,不管怎么样他都是给我生命的人。在以后的每一个雷雨天的晚上他都会跑到我的房间抱着我叫妈妈的名字。他说妈妈走的那一天是一个雷雨天,他说如果当时他拉着她的手也许她就不会离开。这些话我听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从小听到大,我从伤心听到麻木,而他每一次讲的时候都会流泪,哭了之后就把我当成妈妈开始脱我的衣服,对于他对我做的事我从来不反抗,有时我会觉得我是不是还活着,怎么没有一点感觉,不懂得伤心难过。我的身上曾经有过太多太多的男人,他们都是我的过客,你也会是我的过客。从明天开始我们又要形同陌路了,过回我们以前的生活。”
  “我以前不知道你的过去,所以放不下你,现在知道了。”他将头埋的很低。
  我接过他的话,“现在知道了,所以放下了。”
  “错,现在知道了,就更加放不下,不敢放了。你承受的东西太多了,对于你以往的历史我可以不去过问,因为那不是你的错。”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那么多的男人上床吗?”
  他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在赎罪,我在帮爸爸赎罪。他欠叶子的我永远都还不清。如果那个雷雨天我的例假没有来,爸爸也不会出去。如果爸爸不出去他就不会在半路碰到叶子,如果不碰到叶子他就不会对她做出不可原谅的错误,如果不发生那件事叶子现在就会好好的,而爸爸也会好好的。也许很多人会以为我是妓女,但是那是错误的,我不是妓女,我是比妓女更高级的女人,我和她们不同。我找的人都是有要求的,我就怕有很多像我爸爸那样的人存在,如果那样这个世界的女孩子是多么危险,像叶子那样的女孩子不知会有多少个。我说完了,你走吧!”
  “我觉得你还没有说完。”
  “如果你觉得我没有说完,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说的话的后面。”
  我走了,走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地方。我还在继续赎罪,我怕我待在原来的地方,在某天又会碰到方源,我怕他会说我无可救药,我怕他会伤心,我怕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会一天不及一天。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做错了,我经常会接到一群陌生女人的电话,个个开口就骂我不要脸,我已经习惯了,从十六岁那年起,我就发现我开始很不要脸了。我的背一天天跎了,我不知道我的日子何时才会充满阳光。有些东西从失去的时候起就再也无法找回来,很多很多事情早已回不到从前了。
  我一个人,走在一条长长的街上,街道两边的柳树随风起舞,柳条抽打在我的脸上,不痛、不痒,大概真的是我脸皮太厚了吧。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