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错误的开始与结局

错误的开始与结局
  作者:郑力萍 发表:2009/7/26 8:32:1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176
  编辑按:或许事物都是先有得开始,然后才有演变成的结局,但,即使是有着一个错误的开始,只要事后能不断地修正这个错误,那么,结局也未免就是一出人间悲剧。
  
  一
  “珠儿,我们回家啦!”上官夫人笑着来牵宝贝女儿的手,不想却被女儿躲开了。
  “娘,我不想回家。”珠儿躲到了林浩然的身后,只伸了个脑袋出来看着她的娘亲。
  “听话,天快黑了我们该回家了。”
  “娘,我想和哥哥一起玩,所以不想回家。”珠儿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娘亲,娘亲可是最疼珠儿的。
  “珠儿乖,我们下次再来找哥哥玩,好不好,爹还在大门外等着我们呢,如果我们再不去找爹,爹会生气的。来,娘抱珠儿回家好不好。”上官夫人张开双手,过了好一会儿珠儿才向她走近,她将珠儿抱起,“快跟哥哥说再见,我们要回家了。”
  “可是,我想一直看到哥哥啊。娘亲,能不能把哥哥带到我们家里去啊,我们家的房子好大好大,有好多没人住,可以让哥哥住在我的旁边,这样哥哥就可以一直和珠儿玩了。”
  “傻孩子,如果哥哥跟我们走了,那他的爹娘怎么办呢?”
  “他们想哥哥的时候就到我家来啊,而且我是一个人,哥哥也是一个人,那多无聊。至少伯父伯母可以两个人一起玩啊。”
  林浩然走上前,握了握珠儿的手。“妹妹,你今天回去了以后还可以到我家来找我玩。要听你娘亲的话,那样才乖。”
  珠儿嘟着小嘴,一边把玩着娘亲的长发,一边说道:“哥哥是不是不喜欢珠儿了,我们刚刚玩的不是挺开心的吗?珠儿好想一直和哥哥玩哦。”
  “哥哥还是喜欢妹妹的,一直都喜欢。”
  一个仆人走到他们的面前,躬着腰说道:“上官夫人,上官老爷在李府门口等着您和上官小姐。”
  “好,我们这就去。”
  “娘,您辛苦了,我想自己走。”
  “好,我们家珠儿长大了懂事了。”上官夫人满意的笑着把珠儿放到了地上。哪知珠儿脚刚沾地就立即跑去拉着林浩然的手。
  “哥哥,我们牵着手一起吧!”
  林浩然刮了一下珠儿的鼻子,像个大人似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拉着我的手了,那就一起走吧,我送你出去。”
  “好呢好呢。”两个人蹦蹦跳跳的向李府门口去了,害的上官夫人不停的在他们后面喊着小心点。
  “爹,我们来啦。”珠儿看见他爹就高兴的叫了起来。
  上官甫文一脸严肃的问道:“怎么那么久才出来啊?”
  “唉,珠儿这孩子舍不得走,哄了半天才走,我说抱着她走,她说她自己走,刚把她放下她她就和浩然牵着手出来了,你看现在他们的手都还没放开呢。”
  众人都看着他们俩牵着手,李夫人提议道:“他们俩看起来还是蛮般配的,我们何不结为亲家呢,等孩子们大了就把婚事给办了。老爷,你觉得怎么样?”
  李云纤摸着自己的胡须,然后又看看孩子,笑了笑:“夫人这个提议不错,就是不知道上官兄及嫂子怎么看了。”
  “我们本来关系就不错,如果他们两个结为夫妻那我们岂不是亲上加亲吗,哈哈,我没什么说的,就这样定了吧。”
  李夫人把珠儿叫到面前问道:“珠儿,以后长大了你愿不愿意嫁给浩然哥哥啊?”
  “伯母,您这样问人家会脸红的。我愿意,我喜欢哥哥,我想嫁给他。”
  “浩然你以后长大了愿不愿意娶珠儿妹妹呢?”
  “当然愿意了,妹妹喜欢我,我也喜欢妹妹。”
  四位长辈相视一笑,都表示同意这门亲事。
  说定后上官一家就要坐上轿子准备离开了。
  “等一等,等一等。”李夫人叫住了他们,“浩然,快把你身上的玉佩取下来送给妹妹。”
  “哦。”听到娘亲的吩咐,林浩然赶紧将腰上的玉佩取下来,放在了妹妹的手上。
  李夫人解释道:“这个玉佩是一对,我们把其中一块雕有凤像的玉佩放在浩然身上就是希望以后遇到了意中人就把它送给意中人,等成亲的时候两块玉佩就合在了一起。”
  又聊了几句后见天色实在有些暗了,于是动身回家去了。
  这一年珠儿七岁,林林浩然十岁。

  二
  珠儿自十二岁起就是大家公认的美女,女红做的不错,而且琴棋诗画样样精通,如果不是知道她已经有了婆家估计上门提亲的人会把上官府的门槛给踏平的。
  当朝皇帝昏庸无能,每天都在歌舞升平中渡过,每年派每多人在民间为他征集美女进宫,上官家的人都不希望她被选入宫中,所以把大把大把的银子用在了买通官员的身上了,只求他们不要把珠儿带进宫,进了宫过的就是一种水深火热,暗无天日的日子啊。
  十六岁那年,上官老爷托人带书信给李老爷,信中说的是尽早把珠儿嫁过去,珠儿留在家中一天就危险一天,就怕有一天自己的钱财保不住珠儿。
  李云纤收到信也觉得事不宜迟得赶紧把婚事办了,于是半个月后花轿抬到了上官府,两个有情人结为了夫妻。
  新婚之夜,李浩然掀开珠儿的红盖头,她好漂亮,低着头,比小时候矜持多了嘛。夫妻俩相敬如宾,过起了幸福的生活。时而在后花园吟诗作赋,时而在后花园喝酒赏花,时而相拥坐在亭子里到半夜。后花园在珠儿过门之前并没有多少东西,显得特别空旷。珠儿过门之后看到这个院子的时候就爱上了这里,于是跟公婆要了这个院子,在里面种上了很多花草。深爱妻子的林浩然为她建了一个亭子,从此后花园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虽然已经是夫妻了,但是珠儿仍旧喜欢儿时的称呼,所以一直不叫林浩然为相公。林浩然为了跟妻子一致只好不叫她娘子而叫她妹妹。本以为俩人可以从此双宿双栖,可是没想到战争突然就来了,安禄山造反了,全国各地都在抓壮丁。那天早上他们还没起床,忽然听到一阵吵闹声,林浩然说起来去看一看,只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珠儿也没有多想,只是叫他小心点,天还没大亮,看一看什么事之后就回来再躺一会儿。林浩然答应好。只是没想到这一去他就再没有回来。
  当丫环紧急的敲着门,一边大哭着说什么的时候她才急了,才知道出事了。匆匆穿上衣服头也没梳脸也没洗的往大厅跑去,丫环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跟她诉说着刚发生的时候。赶到客厅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又赶紧往门口跑去,李门的门打开着,以前守门的家丁如今已经不知去了哪里。她沿着家门外的那条跟追了好远好远,远的她都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地上才停了下来。她没有看到丈夫的身影,她不知道回去怎么向两位老人交待,她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她不知道丈夫如今去了哪方,她不知道自己命怎么那么苦,幸福的生活才刚开始就被人生生夺去了。她蓬着头跪在地上一直哭一直哭,丫环来到她的身边,跪在她的旁边把她扶了起来。
  “小姐,我们回去吧!”小荷是她娘家陪嫁过来的丫环跟在她身边已经有好些年了。
  “嗯。”她小声的点点头,被小荷掺扶着一步一步往家走去,一步一回头,她害怕丈夫会出现在她的身后,所以一直在前方和后面徘徊着。
  回到家,整个李府已经乱成一团了,老爷夫人坐在客厅里,老爷一声不吭,夫人一直抹眼泪。她跪在公婆面前,给公婆道歉。“爹、娘,都怪珠儿不好,是珠儿没有看好哥哥,所以哥哥才会被他们带走的。对不起,你们打我吧,你们打我吧。”
  小荷看到珠儿跪下了,她也跟着跪下了。
  李云纤叹了一口气,“起来吧,这不怪你。如果不是我的年龄大他们肯定会把我也一起抓走的,你能拦的了一时但是拦不了一辈子啊。孩子,快起来吧,这不能怪你。”
  见她不起来,李云纤只好亲自扶她起来,没想到她刚站起来就晕倒了,吓的小荷赶紧去请大夫。
  大夫给她把脉之后对李云纤和夫人道喜。
  “儿子都都抓走了,又有什么喜呢?”夫人说道,“现在只求人人平安。”
  大夫抱拳弯腰说道:“夫人,我说的是少奶奶有喜了,您要当奶奶了。”
  “什么……你说珠儿有喜了,我……我快当奶奶了?”夫人高兴的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新婚之夜,李浩然掀开珠儿的红盖头,她好漂亮,低着头,比小时候矜持多了嘛。夫妻俩相敬如宾,过起了幸福的生活。时而在后花园吟诗作赋,时而在后花园喝酒赏花,时而相拥坐在亭子里到半夜。后花园在珠儿过门之前并没有多少东西,显得特别空旷。珠儿过门之后看到这个院子的时候就爱上了这里,于是跟公婆要了这个院子,在里面种上了很多花草。深爱妻子的林浩然为她建了一个亭子,从此后花园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虽然已经是夫妻了,但是珠儿仍旧喜欢儿时的称呼,所以一直不叫林浩然为相公。林浩然为了跟妻子一致只好不叫她娘子而叫她妹妹。本以为俩人可以从此双宿双栖,可是没想到战争突然就来了,安禄山造反了,全国各地都在抓壮丁。那天早上他们还没起床,忽然听到一阵吵闹声,林浩然说起来去看一看,只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珠儿也没有多想,只是叫他小心点,天还没大亮,看一看什么事之后就回来再躺一会儿。林浩然答应好。只是没想到这一去他就再没有回来。
  当丫环紧急的敲着门,一边大哭着说什么的时候她才急了,才知道出事了。匆匆穿上衣服头也没梳脸也没洗的往大厅跑去,丫环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跟她诉说着刚发生的时候。赶到客厅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又赶紧往门口跑去,李门的门打开着,以前守门的家丁如今已经不知去了哪里。她沿着家门外的那条跟追了好远好远,远的她都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地上才停了下来。她没有看到丈夫的身影,她不知道回去怎么向两位老人交待,她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她不知道丈夫如今去了哪方,她不知道自己命怎么那么苦,幸福的生活才刚开始就被人生生夺去了。她蓬着头跪在地上一直哭一直哭,丫环来到她的身边,跪在她的旁边把她扶了起来。
  “小姐,我们回去吧!”小荷是她娘家陪嫁过来的丫环跟在她身边已经有好些年了。
  “嗯。”她小声的点点头,被小荷掺扶着一步一步往家走去,一步一回头,她害怕丈夫会出现在她的身后,所以一直在前方和后面徘徊着。
  回到家,整个李府已经乱成一团了,老爷夫人坐在客厅里,老爷一声不吭,夫人一直抹眼泪。她跪在公婆面前,给公婆道歉。“爹、娘,都怪珠儿不好,是珠儿没有看好哥哥,所以哥哥才会被他们带走的。对不起,你们打我吧,你们打我吧。”
  小荷看到珠儿跪下了,她也跟着跪下了。
  李云纤叹了一口气,“起来吧,这不怪你。如果不是我的年龄大他们肯定会把我也一起抓走的,你能拦的了一时但是拦不了一辈子啊。孩子,快起来吧,这不能怪你。”
  见她不起来,李云纤只好亲自扶她起来,没想到她刚站起来就晕倒了,吓的小荷赶紧去请大夫。
  大夫给她把脉之后对李云纤和夫人道喜。
  “儿子都都抓走了,又有什么喜呢?”夫人说道,“现在只求人人平安。”
  大夫抱拳弯腰说道:“夫人,我说的是少奶奶有喜了,您要当奶奶了。”
  “什么……你说珠儿有喜了,我……我快当奶奶了?”夫人高兴的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是的,您要当奶奶了。”大夫又重复了一遍。
  “天啊,天啊,我终于要当奶奶了。”她坐到床边颤抖的手握住珠儿的手,“珠儿,你想吃什么就跟娘说一声,娘跟你做,乖,你好好休息,照看好自己的身子。”
  此时的珠儿已经醒了,听到自己有喜的消息时竟喜及而泣来,李家有后了。“娘,珠儿现在不饿,不想吃。”
  “还不饿?不饿怎么会晕倒啊,说不定是我的宝贝孙子饿了把你踢晕的。”
  听到婆婆的话,珠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娘,哪有那么夸张啊,孩子都还没长成型呢。”
  珠儿每天都摸着自己的肚子,真希望哥哥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他,那样他会有多高兴啊。
  她每天都在后花园里走走停停或是摸着自己的肚子口里不时念着一些诗词,那些都是哥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写的。如今哥哥不在,自己只好把它拿来与肚中的胎儿分享,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世后就能记住那些诗句。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而哥哥还没有回来,有一天李府突然来了许多官兵,珠儿想的是去看一看哥哥有没有人在里面。哪知不看还好,她一露面那些官兵们就像饿狼似的盯上了她,她的美貌令所有人唾涎三尺。一个头领欲对她做出不轨之事她只好往后花园跑走,眼看那个人就要追上她了,情急之下看到了自己身旁的井,于是来不及思考的她立即跳了下去。那个官差见她跳了下去也没有细看,只是很生气的一甩手带领一群人走了。李老爷和李夫人见官兵走后急忙命人将珠儿的尸体打捞上来,众人到井边才发现那口井不知什么时候干涸了。好不容易将人弄上来之后发现她竟然有呼吸,丫头们赶紧去请大夫来看。珠儿的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腹中胎儿却没有那么幸运。公婆也不怪她,毕竟她是为了保住李家的名声才不得不跳井的。孙子虽然没有了,但是等儿子回来就会有孙子了。他们一直坚信儿子会回来。

  三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李云纤和夫人都以为儿子死了,在思念中相继去世,只留下珠儿一人。这已经是十二年以后的事情了。
  珠儿每天都会在家等待哥哥的归来,数十年如一日的等待着。一听到马蹄声就冲到门外去看是不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哥哥,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每次她都带着一颗失落的心回来闺房中。
  那一天她又像往常一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在闺房中,忽然听到有人高喊着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又见几个人仆人跑到她的面前断断续续的向她说着少爷回来的消息。她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几年过去了,他真的回来了吗?她的针线掉到了地上,站起身来想去看看是不是哥哥回来了,刚一走就发现自己腿软了。一个丫环扶着她将她带到了林浩然的面前。
  四目相对,她除了流泪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叫了一声哥哥之后差点晕倒了。林浩然上前扶住她往他们的闺房走去。
  闺房中,两人相拥良久,却找不到话说。多年不见,生疏了。晚上她服侍他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他身上的女人的梳子,不是她的那又是谁的呢,梳子是定情之物,难道这些年他在外面已有了家室?而且曾经的玉佩如今却不知他身边的那块在哪里,她不敢往下想。
  “相公,早点歇息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妹妹,你怎么改口了?”以前她可一直叫他哥哥的啊,回来的时候也是叫哥哥的,怎么到睡觉的时候便成相公了。
  她埋着头说道:“以前从没叫过你相公,直到你走了之后才后悔起来,趁现在有机会还是叫相公吧,就怕以后没机会了。”
  他摸了摸她的头:“傻瓜,睡觉吧!”
  过了几日,她终于忍不住问林浩然了。“相公,你在外面有女人了吧?”
  他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这几日他一直都想提休书的事情,但是她对他又格外好,他开不了口。如今没想到她自己竟然开了口。
  “猜的,相公这次回来和我有了一些距离,所以我想我们之间还有另一个人。相公,你可以把她娶回来,我不会生气的。”
  什么,这个傻瓜居然叫自己的丈夫把自己的情敌娶回家。
  “她……她……”
  “怎么?她不愿意?”
  “唉!”他将早已写好的休书塞到她的手上,“她要做我唯一的妻子,我们俩的缘尽了。”
  “什么,你是说……你是说把我休了,为……为什么啊?”一瞬间她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心也碎了,从没想过自己的丈夫会如此绝情。当她发现他有别的女人的时候就立马称他为相公,这是在提醒他,他们是夫妻。哥哥随时都可以叫,而且对象有很多个,但是相公就不同了,相公只有一个,两者的含义可以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她叫我回来休了你。”他老实的。回答道,“我和她在一起已经很久了,她早就催我回来把你休了。”
  “她是谁,她怎么可以那样霸道?你是我的,你从小时候起就是我的。”
  “小时候我们不懂事。她叫安阳。”
  “安阳?这个名字好熟悉,难道她就是安禄山的女儿,就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安阳,外界传的沸沸扬扬说她很野蛮,是她吗?”
  “是她。当朝公主。”
  “我知道你一定是被逼的,好吧,我接受你的休书,只是希望你过的快乐一点。”
  “谢谢。”
  她将休书紧紧的捏在手中,吸了一下鼻子。“你说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呢?”
  “随便吧!”
  “哥哥,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一顿好吃的,然后你就去做你的驸马爷,好不好?”
  林浩然不知道妻子竟然如此知书达理,心里不免对她感到有些愧疚。“好,我等你。”
  她只叫小荷和她一起做饭,为她看火。做好后她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这是她给林浩然做的第一次饭也是最后一次,吃了这顿饭她和他就不是夫妻了。
  她将菜端上桌吩咐小荷上了一瓶酒,林浩然越吃越难过,菜吃完了,酒也喝完了。他有些醉,她命人将他抬到床上,她跟他讲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她说她的孩子没有了。她说爹娘因为太想他而在等候中去世了。她说他不在的时候她写了好多诗,就是希望他回来后能与他分享。她说她以后再也不能照顾他了。她说以后他们之间就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她一边说他的眼泪一直从眼角流出,他能听见她的话,只是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她在他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起身来到后花园中的那口枯井旁,以前的枯井如今已经不枯了,蓄满了水。她说孩子,娘来陪你了。说完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从此没有再上来过。而林浩然也没有再醒来过。她以她自己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切。一切如她跳下井时的情景一样,水蹦了好高,然后渐渐平息了。
  独自来到后花园,
  蝴蝶蜜蜂满天飞。
  随手捏过一枝花,
  绕过眉梢对镜妆。
  事非皆明了,
  谁知其中苦。
  为杯干一杯,
  换作来生缘。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7/26 8:45:45  
呵呵,故事看到最后,竟然是如此的凄惨。之前设想过多种是结局,让她离开或者重新开始,但是最后我认为她还是应该死,不得不死。其实,有时候,死亡是爱的永恒主题,因为它是最终结局,也是一切结局。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