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市井乡情>清风清风,我是冷雨

清风清风,我是冷雨
  作者:郑力萍 发表:2009/7/26 8:36:04 等级:4 状态: 阅读:2339
  编辑按:本文的结构看似松散、随意,事实上松散随意也是很难以做到的一种境界。
  
  一
  街上,一个白衣青年骑着一匹白马从街头直奔过来,经过之处灰尘四起,人影模糊。街上人群都不由自主的往街边靠去,唯恐被马匹伤及。
  “公主,小心。”一位身穿粉红色丝绸衣服的小姑娘把旁边穿紫色衣服的女子拉到了街边,否则一场悲剧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紫衣女子并不感谢身旁的婢女,甩开她的手,喃喃念道:“清风清风,我是冷雨,我是冷雨啊。清风,你为何跑的那么快,为何不看我一眼,难道你真的已将我完全忘记吗?”
  婢女见她在自言自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和她一样看着远去的早已不知人影的方向望去,她看到了自己的最爱,而她只看到了一大团尘土。每个人眼睛所看到的就是自己心中所想的。
  “公主,你在说什么啊,奴婢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
  “你听不懂是因为你什么都不懂。”甩下这句话就向前走去。
  “公主,公主你要去哪里啊?”婢女跟在后面想追上她却显得有些吃力。
  “小荷,你先回宫,我等一下自己回去。”小荷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虽然有点武功但是却怎么能和她相比呢。
  “不行,我有义务保护公主,如果公主出了什么意外奴婢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那就把脑袋留着呗,反正我拿来也没有什么用。对了,我都不知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奴婢奴婢的,才说了多久就忘了。你那样说会让我感觉到距离的。”
  “公主和奴婢本来就是有距离的啊。”
  “你……”她扬起的手慢慢变成拳头放了下去,“你非要把我气死才行,以后再敢称自己为奴婢就自己把自己的嘴巴,我不叫停不准停,知道吗?”
  “是,奴婢明白了。”
  “你……”刚说的话还没转个圈呢这丫头又忘了,真是要把我气死才行啊。
  “我……我……公主,小荷知道错了。求您看在我侍候您多年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知道自己错了之后她立即跪下请求恕罪。
  “算了算了,起来吧,你先回去我就不治你的罪。”
  “可是,可是皇上他……”
  “父皇不会管我的,你跟我在一起你又追不上我,害的我要等你,必要的时候还要倒退来找你,你说我这个公主当的容易吗?”她叹了一口气,自己走路走的快又不是自己的错,但是却因为和别人的脚步不同而不得不与别人的步伐一致。作为一个公主,她连最起码的自由都没有,她在人前人后都得做个淑女的样子。因为她是宁安国唯一的公主。

  二
  集市上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好熟悉,分明就是他啊,分明就是那个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啊。空气中有他留下的熟悉气息,是他,就是他。清风,如今你可好,知不知道冷雨很想你,你还记得我,还记得曾经的冷雨吗?
  “小荷,收拾一下东西我要出宫。”起床后她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宫找他,想了一夜,已经看到过他了又岂能放过这次找寻他的机会呢。
  “可是公主,您还没梳妆打扮呢,而且还没得到皇上的恩准。”
  她坐到镜子前,“那你快点给我梳头,我今天就是要出去,父皇如果怪罪下来由我顶着不会连累你的。”
  “哦,好的。”这个胆小的侍女乖乖的听主子的差遣。
  走出皇宫来到街上,站在曾遇到过他的地方,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毛毛雨。街上的人开始变的稀疏,又有多少人喜欢在雨中漫步呢。眼看衣服都淋湿了,这个古怪的公主好像毫无知觉一般站着,没有动作也不言语。过了好久才见她伸出玉手接过那些雨滴,一滴两滴三滴,滴到她的手心后竟然异常的闪着光,微光。
  “公主,您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还是找间客栈先避一下雨吧!”已经在雨中站了一个时辰了,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此刻街上已不见一个行人了。
  她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嗯,走吧!”已经守了那么长的时间,到头来还是没有看到他,是该走了,她不可能一生一世站在这里等他。
  “来,公主,我扶你走吧。”地经过雨水的洗礼之后显得有些滑,好心的小荷怕主子滑倒想去扶她的时候她却不领情。
  “你自己走。”
  她的声音有凶,她总是那么凶,委屈的小荷只好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因为她已经习惯了,伺候这个古怪的公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走进一家店名为好缘来的客栈在大堂里的一张桌子前坐下,一位殷勤的店小二立即上前来给她们倒了两杯茶然后擦桌子。桌子本身挺干净的,只是那个搭在肩上的帕子不知有多少年没洗了,将桌子越擦越脏。小荷看到公主皱了皱眉头,遂对小二说道:“不用擦了,把你们店的招牌菜端上来就行了。”
  “好的,二位请稍候,先喝杯茶。”
  在进客栈之前公主对小荷说道进了店之后她做主,一切事情不用问她,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公主,你看我们旁边的那个人像不像昨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不守交通规则的烂人?”
  “啊?”沉浸在思考中的公主被她拉回了现实中:“哪里?”
  “我的右边,那个独自饮酒的公子啊。”
  公主看了一下,果然是他,从侧面看上去就和以前一模一样啊。这个小荷她究竟是怎么知道他就是昨天的他,连保留了前世记忆的她都不能感觉出来。“你怎么知道是他啊,昨天他只是从我们旁边一闪而过,和我们仅算是一见之缘,况且以那个情况来看我们是不可能看清他的长相面容的啊。”
  “我就是觉得这个人很熟悉,想来想去就是觉得昨天那个骑马的人比较像。”
  “这样也可以记住一个人,真是高手啊。”
  吃饭,喝酒。她的心思一直放在他的身上,他穿着白色的长袍,桌上放一把剑,看样子应该算是一件很古老的东西了。剑上还挂着一包行李。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他,他是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对别人的观看无所察觉,他将酒杯放在唇间,停顿了一会儿瞟了一眼左边的两个人,两个漂亮的女人,笑了一下,然后一口将酒饮尽。“小二,结帐。”
  “好呢!”店小二屁颠屁颠的来到收钱。他抓起桌上的行李和剑,纵身一跃就到了店门外,对了,还忘了付钱呢。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往身边丢去,恰巧落到了店小二的手里。
  “小荷,我们也走。”公主看到清风走了他也急着想走。
  “公主,我还没吃完呢。”
  “那你就留下来慢慢吃,我走了。”说完她也纵身一跃,像清风一样。
  小荷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喊着,“等我。”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已不知道公主的去向了。这个古怪的公主怎么那么厉害,从来没见她练过什么武功啊。

  三
  “姑娘,你跟踪我已经有很久了。”
  “我知道。”不知不觉竟跟着他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前面是悬崖,两边是大山。
  “不知姑娘跟踪在下有什么事?”他弯腰埋头抱拳问她,抬头的时候正对上了她的眼,莫名的他想躲避她的眼神。
  “你看着我的眼睛。”她在他的慌乱中发现他不敢正视自己的眼睛,这说明他并没有完全忘记她。
  他将埋下的头又重新抬了起来,对上了她的眼,在她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些模糊的东西。所谓模糊就是指能感觉到一些东西的存在,却找不到它的实体。
  她高兴的前去抱住他,激动的说道:“你还没有忘记我,你真的没有忘记我,我是认识我的,对吗?”
  他将她推开:“姑娘,请自重,男女授受不亲。况且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真的不认识你,姑娘一定是认错人了。”
  “你果真不记得我了吗?”她摇着头,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他看自己眼神就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对,在下柳庆,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不对,不对,你应该叫清风,你是清风,而我是冷雨。前世我们是一对恋人,因为双方家长是仇敌,所以把我们生生拆开。为此我们只有选择生不在一起死也在一起,于是手牵手一起跳进了那条受了诅咒的河。那条河名为阿右膑离河,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情侣因为不同意父母作主的婚姻而私奔,走到那里的时候男人却爱上了别的女人而选择跟女人分手。女人跪在河边哭了七天七夜,把泪水全哭到了阿右膑离河,七天以来全靠一位蒙面男子给她送吃的才不致于丧命。七天之后她把自己的泪水哭干了,当蒙面男子再给她送吃的东西的时候她看到了他的真实模样,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他是他父母为她挑选的如意郎君,知道她跑了之后他一直跟在后面,后来也知道他与她的事,于是小心翼翼的照顾她,怕被她拒之千里之外他竟然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
  她牵着他的手,走到河边问他:‘你想跟我一起跳下去吗?’
  他说:‘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在哪里。’
  于是他们双双跳了下去,他不知道的是她用自己的泪水诅咒着这条河。凡是情侣如果一方不是真正爱另一方,两个人跳到河里之后换来生的时候两个人的命运将颠倒。曾经被爱的一方变为爱对方,而爱对方的却变成不爱对方。其实就是一种阴差阳错的爱,总的来说就是两个人不能白头偕老。”
  “你随便编的一个故事吧,听起来还有些不可思议,小姑娘的想像力挺丰富的。”他笑着,而在她的眼里他的笑就是一种嘲笑。
  “闭嘴!我这辈子只要你一个人,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清风,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的,只要你能爱我,一个人。”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办到,但是如果你能让我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我倒可以考虑一下爱你。”
  她仿佛是看到了希望,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的跳了起来。“真的吗?只要坐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就只爱我一个人?”
  他点点头。
  “对了,我前世叫冷雨,现在叫安阳。记住哦!”
  “嗯。”他点点头,今天出门没找隔壁老头儿卜个卦居然出门遇到了一个傻瓜。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会心的笑,傻笑,还是诡异的笑,或许是歼笑?

  四
  皇宫内张灯结彩,皇帝大开恩,百姓免税一年。出了什么事竟让皇帝老头如此通情达理,找人探寻一番才知道是皇帝的宝贝女儿安阳要嫁人了。只有一个公主的他把女儿看的比儿子还重要,所以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新婚之夜,他一进洞房用嘴将盖头吹起来,吹到了地上。不是和她和喝交杯酒,而是把她从床上拖起来。使劲捏着她的手,“快告诉我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真正的武林盟主。”
  “驸马,难道做了我朝的驸马你还不高兴?”
  他坐到桌前,握着拳头用力的砸在了桌子上。他一字一字说的很清楚、很分明。“我、要、做、武、林、盟、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除非你亲手杀了你的父皇。”
  “你……你真是个疯子。”
  “是的,我是个疯子,我没想到我会遇到一个傻子。”
  “不,你一定不是清风,你变了,你只是和清风长的一模一样而已,你是一个冷血的人。不。”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面退去。他上前,掐住她的脖子。“我再说一遍我要做武林盟主。”
  “好,我答应你。把手给我,我传武功给你。
  他把双手伸出来,她的两只手握住他的两只手,只见一股气流盘旋在手上方,周围闪着无数光点。他的脸渐渐变红,而她的脸渐渐变白。过了片刻她把武功全部传给了他。“有了这武功你就可以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不过,驸马,我想写一首诗给你。”
  见他不说话她知道他是答应了。
  她开门,叫了人送上笔墨纸砚。
  她关上门铺开纸,在上面提下了四句诗。
  “驸马请看。”
  他上前看到她写下的四句诗:
  源头洗笔水常清,
  脚踏书香步如风。
  天地无情寒夜冷,
  看谁知晓催泪雨。
  “什么意思?我只是一个粗人看不懂。”
  她以为他想弄明白,于是拿着她写好的四句诗。“你看这每一行诗的最后一个字合起来就是清风冷雨,前世你是清风我是冷雨。这首诗是前世的你我一起写成的,一二句是我写的,而三四句是你写的。你有印象吗?”
  他想了很久,从袖口中掏出一把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刺入了她的要害,然后对她说道:“公主,我不是清风,你认错人了。对不起,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武功是你给我的。”
  她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嘴里还在念叨着:“清风,你真的是清风,我不会认错的,我是冷雨,以后你一定会记起我的。”

  五
  安阳死了,她的灵魂来到了阿右膑离河,她在那里哭了很久,这时一个老者出现了。老者递给了她一把铜镜,“孩子,从这面镜子里你就能看到一切。你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在这里面。
  她点点头,接过了铜镜。她用手在上面擦了擦,两行泪掉在了上面,她想原来灵魂也是可以流泪的。正在这时她看到了她的前世。
  原来有的事情被隐瞒了,她自己的记忆只是别人给予的,那个不知名的人给予的。前世她就是冷雨,就是那个被一个男人抛弃后又与另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清风一起跳下阿右膑离河的冷雨。那个所谓的诅咒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清风,曾经伤了他的心,所以来世要还他,让他不要痛苦。要他找到一个爱自己的人和他爱的人。前世的他们在一起快乐的时光只有几天,在跳河之前她没有告诉他关于她的诅咒的真实内容,只是告诉他只要两个相爱的人从这里跳下去来世就可以做恩爱夫妻,白头偕老。在跳之前他们在阿右膑离河写诗,她为他提了源头洗笔水常清,脚踏书香步如风。而他为她提的是天地无情寒夜冷,看谁知晓催泪雨。写这首诗就是希望来世能够通过这首诗找到对方。他相信了,于是一起跳了下去。没想到来世的时候因为她欠他的,所以所有的记忆都只在她的身上,包括她的绝世武功。他已经完全忘了她。
  她通过铜镜又看到了他,他有了她的武功所以成了武林盟主,世界上没有人的武功比他高。可是有一天他的武功突然使不出来。她忙问老者是怎么回事。老者告诉她那武功只属于她一个人,她传给别人可以,但是在她死后一个月,他身上的武功也将渐渐消失,那些武功只是她前世的记忆。她听了好想帮她,正在想办法的时候她看到小荷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们两个在一起很开心,这时候她明白了,原来这辈子白头偕老的原来是他们,怪不得在客栈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心情好了很多,老者带她来到奈河桥。孟婆在桥头看着她对她笑了笑,问道:“姑娘,你还要将前世的记忆带到来世吗?”
  “谢谢,不用了,已经经历了一世就不再想了,我也累了。我要开始崭新的人生。”
  老者和孟婆相似一笑。“想通了一切都好了。孩子,祝你来世有个好归宿。”
  “但愿吧!”
  端着汤,一滴泪落进了汤里,她在心里说道:“清风清风,我是冷雨。如果有来生,请不要将我遗忘。”眼一闭,将满满一碗汤喝了下去,手一松,碗掉进了奈河桥下。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米田 发布于 2010/10/11 23:54:19  
你是如此相信宿命吗!我是不以为然的,我只是觉得,当行好事,莫问前程!问好!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7/26 8:52:58  
呵呵,如果有来生的话,还是希望她能忘掉曾经的一切爱恋,毕竟,来生的路上需要我们不带遗憾地前往。握手!
评论人夜半歌声 发布于 2010/8/28 18:16:11  
求不得,爱别离,爱很重要,但不是生命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