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文章信息

状态: 正常发表
疫区的来信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san
发表:2009/5/17 17:19:23
阅读:28748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笔名:
密码: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连载简介

前言
  这个故事是在2003年非典时想到的。不过说成“非典前”、“非典外”更真实。最初听到传闻——也就是想到这个故事时——我还不知道“非典”这个名字,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存在这样一种病,我把它当作一个谣言,直到一个月或是两个月之后媒体上宣布它叫做“非典”;最终非典也并未流传到我所在的这个省份。纯粹客观的(也就是置身事外的)来看瘟疫,几乎有趣,比如预防非典需要戴上口罩,也就是不宜说话,或者说不宜好好说话,不宜接吻,而艾滋病是不宜性交,狂犬病是不宜养狗(在狗这方面来说,是不宜做宠物、当家畜),天花是不宜漂亮……所有这些在文化意义上都能找到对应,若是真有一个决定一切生产一切的神,它们多半是出自他的幽默感——到此,冒出一个方言中骂人的词语,忍不住:这“烂肠瘟的”——文化,还有,神。
  小说里流行的瘟疫是神经病,通过眼光传染,所以人人需要做的是戴上墨镜。你可以去看,或者说应该去看,但是不能让人(尤其是你正在看的)看见你在看。
  我曾可惜2003年不能写出这个故事,然而造化(就是那“烂肠瘟的”)似乎注定我要赶一回时髦。引文的第二段原本仍是卡夫卡的话,现在我把它换成帕斯的诗;似乎还更合适。正是读到帕斯才让我最终放弃了古诗优于新诗(也可说是韵文优于散文,或者极端的说是中国诗优于外国诗)的看法,在小说里这样的发生要更早,比如更早丢开了《红楼梦》那种盆景式的美,还更早的是“典型人物、典型性格”——一句题外话,非典比“非非典”更可怖,是不是?——如此光滑、如此精致,因此如此粗糙,这就是典型的“典型”。我贸然说一句:典型不是文学(至少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文学),是宣传。多半有偏见,连“塑造”、“刻画”这样的词语也让我极为厌恶。“性格决定命运”,这是个“典型”的推论,在我看来,这是种不愿(或者说不能)分析问题的姿态。如果一定要宣传,我想宣传宿命,我相信命运决定性格的部分肯定多于性格决定命运的部分。小说中的“眼光传染”来源于希腊神话《奥尔弗斯与欧律狄克》,这是我喜欢的故事:失而复得未必不可能,但得而复失也是注定的。不是奥尔胡斯注定要失去欧律狄克,而是人注定“无法抗拒想多看一眼的欲望”。是这样,作为整体的人类的命运不可改变,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人相互残杀,每天都有人受辱,每天都有人欺辱别人,每天都有人失窃,每天都有人偷窃……容格说:同耶稣一起被钉十字架的小偷同耶稣一样是为人类牺牲。禅宗的说法,狗子、石头、柏子也有佛性。耶稣可敬,因为耶稣献出来的,人人也会想献出(只是没有),看见珍奇好玩之物人人会动心、肚子饿的时候人人会想伸手(只是没有,或者还没有)。容格的原话找不着了,我找到的是马可福音:“他们又把两个强盗和他同钉十字架,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这样刻意的安排表明他们确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需要被羞辱,因为“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
  为预防网络病毒(烟子,还有钉子,是有免疫力的,我却没有),言语要经济。最后说句煽情的:墨西哥人是在为全世界的人感冒,若不是他们,下一个也许就是你我。“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所有的人而鸣。”


章节列表

第1章 第一封信
第2章 第二封信
第3章 第三封信
第4章 第四封信
第5章 第五封信
第6章 第六封信
第7章 第七封信
第8章 第八封信
第9章 第九封信
第10章 第十封信
[连载结束]
本文共有1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