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人啊,你怎么能这样!

人啊,你怎么能这样!
  作者:刘杰文竹 发表:2011/8/8 8:57:37 等级:4 状态: 阅读:1722
  编辑按:一种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城市这样,农村亦如此,流浪的生灵在荒野中嘶嚎。人性可以闪光,也可以留下污浊,文中所示,更多的是无奈的警示文字,盼着理性的回归。欣赏,问好。
  
  这件事,虽说是我听来的,但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讲故事的孩子就住在我家的楼上。
  小猫有没有名字,即使有的话,曾经叫什么名字,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每天晚上都会在某个角落里“喵喵”的唱歌——是一种十分忧伤的歌。
  有一天晚上,我和爸爸在居住的小区里散步,第一次听见了小猫的歌唱。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它的歌是忧伤的。它“喵喵”地低声浅唱着,躲在冬青树丛里,露出毛绒绒的脑袋、瞪着晶亮的眼睛,怯怯地打量着我们。我最初只是觉得,它的叫声比一般的猫咪要低沉、无力一些,除此之外并无两样。我特别喜爱它那一身洁白的毛,还有那一对溜圆晶亮的眼睛。我小心地靠近它——我想,它会不会像其它猫咪见了生人就立刻跑掉呢?它起初向后退了两步。我也停住了脚步,嘴里轻轻呼唤着:咪咪,咪咪。我伸过手去,想抚摸它。它又朝后退了两步,但是却没有想溜掉的企图。
  “走啦,走啦,该回家啦。”老爸着急了,一声接一声催促我。
  我扫兴地站起身,一边用狠眼瞪老爸,一边不情愿朝老爸挪着碎步。此时“喵喵”的声音又唱起来,就尾随在我的身后。我回头看去,小猫正“喵喵”地叫着,踩着我的脚印跟上了我。我蹲下身去,又一次把手伸给它。这一次,小猫没有后退,但也没有靠近我,就站在那里仰着头打量我。
  这以后,散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留意那只小猫,也都会在小区不同的地方见到它。它呢,见到我,依然低声浅唱着自己的歌,“喵喵”地跑到我的身边,小鸟依人的样子,用身体蹭我的裤腿,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它是一只被人遗弃的流浪猫
  “它为什么会变成一只流浪的猫呢?”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就问老爸。老爸说:“有些人养宠物,不是把它们当朋友,而是当小玩意儿,或者当作实用的工具,一旦厌烦了,觉得无用了,当然就扔掉了。”
  “人怎么能这样呢?!”我不可思议。
  又过了些日子,我又在最初见到小猫的那片冬青树丛下见到了它。它看见我,就一蹦一跳地迎过来。我呢,赶忙蹲下身子,把带去的食物丢给它。它很懂事的递给我一个感激的眼神。我对小猫说,吃吧,吃吧。我每天都会给你送食物的!我想,它需要吃的,应该更需要温暖。我轻轻地抚摸着它脊背上洁白的绒毛。它是一只爱干净的小猫。我听姥姥说过,猫通常都是爱干净的,它们每天都要舞动着两只前爪洗脸,时常会用舌头清理自己的皮毛。
  小猫吃完了食物,用爪子左一下右一下把自己的嘴巴清理干净,然后仰着头打量着我,目光里已消除了戒备和警惕,剩下的只有依恋。可是我该走了。老爸又在那边缺乏耐心地催促我。
  我必须走了。我对小猫扬起手说,再见。刚才小猫没有再“喵喵”地歌唱。此刻小猫又“喵喵”地唱起了它的歌。它就那么唱着,目送我们远去。
  小猫真的是好可爱。它让我想起了作家冰心奶奶。
  爸爸曾经和我提起过,冰心奶奶一生特别喜欢猫,总是精心地饲养它们,疼爱它们。
  我决定收养这只可爱又可怜的流浪猫。
  爸爸、妈妈都一致赞成我的想法。这件事发生在上个星期三。爸爸、妈妈的话还没有落音,我就兴奋地朝楼下冲去。妈妈一边喊,一边紧追在我的身后:“你吃完饭散步的时候去不行吗?这丫头!”
  我把妈妈的关怀扔在脑后;我只想着立刻把小猫抱回家。
  是的,它应该有一个家,和我们人类一样得到关爱与温暖。
  可是,我在小区里找了很久很久……当我找它的时候……让我怎么用语言来告诉你呢——我看见它的时候,它已经死去了;死在一堆乱石砖块下。砸死它的那一家人,正在歇斯底里地咆哮:馋猫!偷吃嘴的猫!打死活该!他们一边嘶叫,一边继续朝小猫的身上扔石块。
  我只有一个念头:冲过去,冲过去,制止他们!然而,我的双腿却像捆绑了沉重的沙袋一样,一步也挪不动。
  我远远地看着眼前悲惨、凶残的一幕,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此时此刻,我仿佛又听见了小猫“喵喵”的歌唱;我终于听懂了小猫唱的那一支歌,那是一支忧伤的歌,与这个社会极不和谐的歌!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1/9/3 12:57:55  
您好!您的此篇文章已经收录到8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1年8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4&Id=10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