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浪子和他的父亲(一)

浪子和他的父亲(一)
  作者:罗稀音 发表:2008/1/30 23:39:44 等级:5 状态: 阅读:2348
  编辑按:作者用自然朴实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关于亲情,关于报答的动人故事。让人动容,让人感慨感动!
  
  这么说是在五六年前,沂蒙山区有一个临近县城的村庄,叫南竹院,涉过一道河流,就到了繁华的县城,夕阳的光辉照耀着河水,水边的垂柳倒影在水中,在河水的上面,一个阔阔的桥,把南竹院和县城连在了一起。村庄里,有一户李姓叫李祥贵的人家,有一个独子叫李清,被公安抓走,他是这个山村里第一个被公安抓走,且被判了一年的徒刑,李清还结了婚,妻子刚生了孩子,李清经常打架,山东人尤其喜欢讲义气,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打个架,也常见,算不得有是大问题,一旦成家,再在外不顾家,就让人说三道四,被称为不务正业,李清现在都做了爹,竟会去偷烟草公司的烟!偷了烟还是为了还赌债!山村里很少有赌博的,赌博在这里都是偷偷摸摸,谁家的媳妇要是发现自己的男人赌博,不管输赢,都会闹个天翻地覆,公公婆婆也会坚决站在媳妇的一边,李清直到偷烟被捉,李清的父母和媳妇才知道他赌博的事。也难怪李清的媳妇对他没有察觉,离县城这样近,县城里什么没有啊?他抬腿就走,孩子有父母帮着看护,回来李清对着嘟着嘴的媳妇又是亲,又是吻,一阵哄,李清的媳妇王凤香心思又在孩子身上,哪里想到他去赌了?李清的爹感觉自己几辈子的清白让李清给玷污了,自打出了这个事,整天皱着眉,见了乡亲,低头耷拉角的样子,没有一点精神劲,村里的人因为不在自己身上,也因为是偷的烟,就觉得有些好笑,觉得他偷东西也有点小才能,是个天才,什么是天才?从没有跟谁学过偷东西,村里的人说起来,说不论干好事还是坏事,得有股聪明劲,然后就拿李清来说事,连偷东西都有股子聪明劲,好像是赞赏似的,李清的爹可不这样看,李清的爹是个靠劳动换饭吃的人,以投机取巧为耻,更不用说做这样违法的事,偷东西,对一个勤劳的老建筑工来说,简直就是贴在脸上的一个烙着的令人羞耻的贼字,每当夏天的傍晚,坐在一起谈天拉地歇凉的人里,再也不见李清爹的影子了,天气就是闷热得像蒸笼,李清的爹也坐在家里,一袋接一袋地吸老旱烟,也不去人场里。
  李清是怎么偷的呢?他不用撬门,也不用砸锁,是费了番脑子的,最起码是在这个山村里都认为不是一般的偷盗,这件事过去好几年,村里人说起来,都还“哈哈”地大笑,当作笑话一样讲,说李清不是一般的人,当着他的面都敢提他这件事,就因为他的偷属于智商类,偷烟算偷么?法律不这样看,是看你偷的东西的价值的,村里人认为偷烟就仿佛是读书人偷书一样,不以为然。他没有结婚时,在烟草公司里做过保安,和烟草公司里的保管自然很熟,他虽然早就不干了,也常常去玩玩,以前去是玩,当赌债被逼急了,就有了偷烟堵帐的念头,他像是想念保管的样子,去和保管拉了会儿呱,走了,这也没有什么吧?是啊,到了第二天,锁还是那把锁,门窗一变也没有变,仓库里就丢了两箱沂蒙山,一条沂蒙山就是一百元,整整丢了八十多条,这在当时是很严重的偷盗。公安看到什么也没有变,除了是内部人员,不会是外人,一查,查到了李清来过,去找李清,李清正在家里干农活,带到派出所一问:竹筒倒豆子,“突突”都说了。公安说:你的事情都知道了,你都说了吧,香烟你放到哪里了?这个本是公安蒙人的,李清就说放在了哪里哪里,结果公安创了破案时间最短记录,问他是怎么偷出来的?他说很简单,以前就注意过保管开锁后不锁,在说话的时候,趁保管不注意,把提前买好的锁换上,保管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原来的那把,下班后随手就锁上,到了晚上,李清就打开已是自己换上的那把锁,就跟拿自己的烟一样,然后,再换上原来的锁锁上,就这样简单。李清爱观察,从长相到打扮,都已经不像一个农民,现在农民的孩子,经过义务教育,最低也是中学毕业,中学毕业后,由于现在的独生子女干活怕累着,学习怕吃苦,即使读了高中,连大学毕业都难找工作,中学毕业后回家种地怕累,到城里打工,也没有轻快的活,即使有轻快的活,挣钱少,还想上网,还想玩手机,还想吃好的,穿好的,怎么办?就在社会上闲逛,李清就混在这样的伙伴中间,帮着打个架,给歌舞厅里看着场子,说好听叫保安,其实就是怕有人闹事的,在歌舞厅里晃来晃去,人长得清秀,很是讨人喜欢,说话干脆,人称浪子李清,亲近的叫他阿清,他也答应,此次偷窃,他的爹才知道他欠了十几万赌债。
  由此浪子名声远扬,服刑期间,他爹李祥贵任谁劝他去看看儿子,他眼里发着冷冷地光,就是不去看儿子,也不提儿子,仿佛没有这个儿子一样。李清回来了,到了父母的家里,娘早已两眼储满了泪,爹用冷冷的眼光看着儿子,核桃般的干巴脸抽搐了一下,薄薄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李清和爹对视的那一瞬间,像是六月里的热身子,突然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哆嗦了一下,爹转过身,迈过门槛,在门槛处绊了一下,他也没有扶门框,趔趄了一下身子,出去了。李清看着爹,第一次感觉爹老了,对父亲第一次有了内疚,眼圈红了,娘抱住李清的胳膊,哭得呜呜咽咽,李清木呆呆的,他的瘦长的个子,垂着长长的胳膊,在这个家里显得很不协调,他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属于这个家一样,他的心一直都是野的,一直都是往外挣着,仿佛有一股力量,有一只手,在往外拽他,他过得糊糊涂涂的,现在对着哭泣的娘和黑瘦的媳妇,还有怯生生的女儿,他觉得他像做了个梦一样,女儿偎在妈妈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地环着妈妈的脖子,歪着头,盯着这个大个子,陌生的爸爸一看她,她就把头藏进妈妈的脖领里,李清恍如隔世,就像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玩笑过后,他觉得一切都变了,他的爷爷奶奶,在他服刑期间,都过世了。
  可不是玩笑么,你想有谁像李清这样偷盗的,他一念之间,就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回来,再也看不见他的爷爷奶奶,爷爷奶整天都是说他是这个村里谁也比不上的,说他们的孙子是最懂事的,是长得最好看的,他搬起了石头砸在爷爷奶奶的脚上,让爷爷奶奶太失望了,他们一失望,就撒手西去……,他的泪掉了下来,他放下手里的一包衣物,说道:我看看爷爷奶奶去。娘有准备,拿出火纸,让他打纸,她去炒菜,媳妇就准备酒盅和筷子,都不言语,李清想起爷爷奶奶对他的疼爱,到了十二岁的时候,他还不愿意离开爷爷奶奶,他更像是爷爷奶奶的孩子,他的父亲对他严厉,学习不好,就揍他,爷爷奶奶家永远是他的避难所,永远疼爱着他,如果不是他入狱,他的爷爷奶奶怎么会死?他的眼前浮现出夏天奶奶给他打扇,他嚷着问爷爷要空调,说六子家怎么有空调呢?爷爷说等你挣了大钱的时候,我们也用空调,现在不行,现在我们买得起,也用不起,那家伙用电太厉害!六子家他爹开饭店,有钱,等你也挣了钱,我们也跟着沾你的光。他说:那是当然,爷爷,我要买个带空调的车,拉你们到全国旅游去,爷爷笑得满脸灿烂,像是金色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一样,他们沾了他的光了,他知道他的入狱,给爷爷奶奶一个怎样的致命打击,爷爷奶奶总是说他们的孙子是全村最懂事的,最孝顺的,是最……,爷爷奶奶看不到他的缺点,他进了监狱,像是他抽在爷爷奶奶脸上的巴掌,响亮地响在爷爷奶奶的心里,是他杀死了爷爷奶奶啊,是他害死了爷爷奶奶啊,他跪在爷爷奶奶的坟前,泪水“吧嗒吧嗒”地掉下来,打湿了火纸,他用棍子拨来拨去,就是不着,他说道:爷爷奶奶,我不再这样混账了,原谅我,我对不住了。
  
分享:
责任编辑:1351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龙儿 发布于 2008/1/31 14:29:25  
让我们都真正的懂得感恩吧!
作者回复:这篇小说百分之九十还要多些,是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常常想,其实当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时候,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何况浪子的父亲,为了不拖累自己的儿子,付出了怎么样的爱!他所留给儿子的,不亚于百万富翁的父亲给儿子留下的遗产
评论人褦襶子 发布于 2008/1/31 9:41:59  
如果他回家后,要是妻子跑了,父母不要他,他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其实人常常是界于是与不是之间。给点温暖和理解就留在善界了,否则就给社会增添一个魔头。
作者回复:当还处在刚度过少年时期的浪子李清来说,还不知什么是责任和爱情,所以,正是一个界点,我们应该庆幸他度过了这个界点,社会没有再多一个魔头,可是作为这个家庭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