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杂文频道>焦点争鸣>【守望访谈录】李旗语:人应该尽可能聪明有趣地活着

【守望访谈录】李旗语:人应该尽可能聪明有趣地活着
  作者:漂泊自由的阿杰 发表:2018-9-26 9:43:29 等级:5 状态: 阅读:390
     
      李旗语简介:李旗语,九十年代生于陕西安康。爱好音乐,写作。小学三年级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小学生作文报》《中学生》《西部散文》《延河》《兰州晚报》《西安晚报》《太原晚报》《青海日报》《三秦都市报》《重庆晚报》《衮雪》《陕西日报》《青年文摘》《人民铁道报》等。部分作品入选《中学生优秀作文》《陕西青年散文选》《当代大学生》《校园文学》等选本。散文集《下午六点半》待出版。现供职于西安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系陕西省作协会员。
 
      守望原创文学网特邀主持人简介:花语,诗人、画家,参加第27届青春诗会,曾获2017首届海燕诗歌奖,2017《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奖,2017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提名奖,2016《山东诗人》年度诗人奖,2015《延河》最受读者欢迎诗人奖,入选2013中国好诗榜,《西北军事文学》2012年度优秀诗人,2011至2001中国网络十佳诗人,2004诗歌报年度诗人,著有诗集《没有人知道我风沙满袖》《扣响黎明的花语》《越梦》三部,守望原创文学网特邀访谈主持人。2017开始习画,参加2018北京夏季展、第三届磨砖长城艺术展、上苑.2018女诗人画展、上上国际2018无微不至画展、2018抽象北京画展。

     花语vs李旗语:访谈录

     花语: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初的写作动因,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文学并开始涉足文学创作的?你的母亲李小洛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诗人,能否谈谈她对你文学方面的培养。

     李旗语:喜欢文学大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创作应该是初中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正是韩寒靠着《三重门》红遍全国的时候,也让我第一次知道了文章原来可以这么写,如果说在这之前我读的名著们都比较“正”,那韩寒可以称得上“邪”,这本书对我影响挺大的,后来接触到王小波。我开始不自觉的模仿他们的文风。

     我妈对我的培养,可能在经意不经意之间吧。从生下来开始,我妈跟我的对话和沟通方式似乎都没去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小孩子。如果说有经意的成分,那主要就是阅读方面。一岁半的时候,我妈就教我认字,背诵唐诗宋词。上学前班时我已经能认不少字,能读懂一些简单的故事书。上学时候的作文常常会被老师当做范文拿去班上读。

     花语:常常被称为“文二代”,你怎么看? 

     李旗语:一个符号,一个标签,一个被动的称谓。对我而言更多的是压力。这里面能够肯定的是,一种长久养成的文化习惯,一种潜移默化的心灵教养。不确定的是,尽管作为作家文人的孩子阅读量可能比普通孩子多,但这不是一定要成为或者能成为作家的唯一的理由。而且,就算会借助上一代的光环,但如果自己没有创作实力,终归还是稍瞬即逝,昙花一现。

     花语:还记得自己发表的处女作吗?稿费多少,有没有特别的记忆?同学中是不是也有一小撮粉丝崇拜你?有没收到过他们特殊的礼物?

     李旗语:是在初中时候,当时稿费虽然不高,一篇不到千字的文章稿费也就五十多一点,但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是挺奢侈的了。跟同学一起出去玩,吃饭什么的,就有了一些底气。粉丝这个不好说,也可能有很多害羞的同学在暗地里偷偷喜欢我吧,不过他们隐藏的很好,到现在都没能被我完全发现。

     花语:你喜欢诗歌吗?你会读你妈妈的诗吗?对她的诗歌有什么看法?

     李旗语:会读,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她的散文随笔。我妈最早的一本散文集,是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候读到的,里面有一篇写小狗的文章当时非常打动我,可能我觉得这种表达更贴近我的生活和理解。而诗歌是一枚闪耀在天边的星辰,耀眼,却又有一丝丝凛冽,孤傲,和微寒。

     花语:每个作家都有他的精神导师,写作过程是与阅读过程相始终的,谈谈在你写作的道路上,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

     李旗语:初三读王小波。在王小波的文字中我看到一个男人独立特性的行走和路过时掀起的飓风。感谢他在懵懂岁月击破我的混沌,给我的头脑留下一点清明。读到王小波的第一本书是《白银时代》,发现这世上原有这么一个活的明白,活的有趣味,活的如此令你服气并向往膜拜的人。

     他喜欢说一个词,趣味。觉得人应尽可能聪明有趣地活着。这趣味里面既包含了幽默,才情,也包含了一个人的能力和执行力。是一种对人性的肯定与尊重,是对生命的亲和与爱惜。是生活的质量。趣味是活力,是光芒,是身心健康的符号和标杆。“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从王小波那里,我获取的不仅仅是写作上的启迪,也可能同事获取了不少写作之外的领悟。 
   
     高中开始接触外国文学,喜欢《百年孤独》,马尔克斯所创造的那个微观的世界。以及《瓦尔登湖》梭罗带我回归心灵的那片纯净之旅。
  
     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不可否认写作这东西是要有一定天赋的,而王小波,马尔克斯,梭罗,他们恰恰就是这种天赋型作家。

     花语: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和你喜欢的文学有冲突吗?

     李旗语:大学学的专业是刑事侦查,我觉得任何东西和文学都没有冲突吧,文学可以从一切事物中吸取养分。

     花语:特警生活带给你的有什么不同?作为一名特警,你的工作对你的写作是约束,还是促进? 

     李旗语:如果说之前的二十几年,我或许有那么一点随性,一点散淡,凡事只求过得去,不想当最好也不想当最差,学习中等,运动中等,连上网玩游戏也是中等,萨克斯吹到高三便放下了弦管,写作也仅仅停留在零零散散的发表…我以为我这辈子可能都会这么一直中庸地过下去,成为万千大众中最平凡的一滴雨水,没想到大学毕业,走进警营,一切都变得不同,有时候对着镜子,我竟吃惊地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是我在特警队这个炼铁铸钢的大熔炉里学到的第一个人生信条。每一天紧张的训练,军姿,队列,枪械,格斗,仿佛在眼前打开一扇扇通往新世界新征途的窗口,瞭望到更远更高,日子也仿佛每一天都是新的,正如一位诗人所言:不知道明天会遇见怎样的词语,明天要和怎样的人相遇。特警队的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世界在前方召唤并索引着我。
  
     每个人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在武侠小说和武侠影视剧伴随下长大的我们,曾无数次在心中描绘过自己的那个江湖。武侠,成为一种情怀,一种文化烙印。我也不例外,曾多么向往拥有一片快意恩仇仗剑天涯的江湖,纵马跃过万丈红尘,飞身踏过一地狼烟。原本以为江湖离我太远,此生无缘,特警队竟重新送还我这种驰骋江湖的梦觉。 
 
     向往北方,喜欢北方,喜欢北方的风霜与豪迈,那是南方的温良可人所不能比拟的,我曾在黄土高原上听着牧民唱信天游,想这片破碎的山川大地一定盛载了太多的苦难,山峁上,面对着毛乌素大沙漠吹来的凛冽寒风,这时唱出的歌声仿佛有了灵魂,有了神韵,歌声和泪水仿佛从心灵深处自然地喷涌出来。 就像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孤独,狂野,但同时,狼群也是草原上最可怕的动物,他们高度团结,群体性极强,这不正是我们的最佳写照吗,我们每个人出色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有当下我们整支队伍上下一心,凝成一股绳,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我们才有资格被称为特警。               

     工作对于写作而言,是一种促进。因为我喜欢研究大环境下的小人物,而这个工作每天就是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无形中也为我的创作带来了更多的灵感,积累了更多的素材。

     花语:我看过你的文章,除了挡不住的才气,还透着一股李小洛式的冷色调,慢条斯理,成足在胸,在生活中,你是个怎样的人? 

     李旗语:一个贫穷的人。 
 
     花语:微信朋友圈现在很多佛系青年,你如何看待?

     李旗语:在我看来,真正在朋友圈晒自己是“佛系青年”的,其实都算不上是“佛系青年”。因为真正的佛系青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并不会关心自己是什么系,更不会关注朋友圈。我觉得这更反映了当下人们的一种心态吧,现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了,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所以会拼命抓住一切可以获得认同感的东西,一说大家都是佛系青年,好像找到组织的感觉,这样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孤独了。

     花语:古人讲,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你喜欢旅游吗?通常会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

     李旗语:喜欢。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说,“我去旅行,是因为我决定了要去,并不是因为对风景的兴趣。”我也只是一样,我喜欢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多好呀,你在旅行中会遇到那些你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的人或事,但是他们又曾今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这段旅行结束,从此天南海北,各奔西东。

     大多会选择火车出行。觉得火车是种很接地气的交通工具,相较于其他总能给人以更多遐想。尤其是它停留在人迹不多的小站的时候。北方有很多不算落后,但简朴得让人觉得这辈子都见不到它发达时候的小城镇。越是这样的地方,就越能让人感觉到微微发凉干燥的空气是如何在夕阳的余辉下沉默地抱紧你的灵魂。破落的站台,不平的水泥砖,生了锈的火车皮,到了尽头就只凝聚成一个小点的铁轨,偶有三两飞鸟划破灰色的天空,绿色的树和黄色的矮房和我隔著重重叠叠的风。
不知此时此刻自己在哪,但知道终点一定在哪。这便是坐着火车行走在路上的感觉。   
花语:《猜火车》是一部电影,但是,在北京真有这样一个酒吧,你在《亲爱的火车》那篇文章后面引用的一段文字,调侃的味道很重。在现实里,你喜欢一本正经,还是带有一点痞子精神的调侃,及腹黑?作为一名九零后写作者,你如何看待你们这代人? 

     李旗语:调侃吧,生活已经很严肃了,自己再不会找点乐子那该多痛苦。我们这代人在物质方面拥有的,我们这代人缺的东西有很多,我认为最主要的可能是理想和信念吧,最不缺的呢,就是各种标签了,从小到大一直在听90后怎么怎么,90后怎么怎么,还好现在00后也长大了,我们身上的担子也能轻一点了。

     花语:在家你会帮父母做家务吗?喜不喜欢小动物?有没有养过?

     李旗语:会,只是现在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家的时间不是特别多,如果在家还是会做的。 

     喜欢小动物。养过小兔子,猫,仓鼠。那只小兔子从市场上刚买回来的时候,手掌那么大.。特别聪明,如果你把它放在桌子上,它往下一看,挺高,它就眼睛一闭,从桌子上滚到椅子上,然后再从椅子上滚到地上,后来有一次,我们都不在家,小兔子爬到四楼的窗台,把自己滚没了。猫陪伴我的时间更久一些。可能贯穿了我的整个小学时代。每次放学它都在门口迎接我,我写作业,他就蹲在我的书本上。后来我们卖掉以前的小楼。搬去另外一个地方。搬家那天,猫在混乱中跑了。就在大家都以为它丢了的时候,它竟自己找了回来,两三站路,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找到新家的。这件事就是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挺神奇的。 

     花语:除了写作,你在音乐方面也有一定爱好,有没有崇拜的偶像?

     李旗语:音乐方面的话喜欢的歌手有很多,一定要选的话应该是李志和Bob Dylan,他俩的歌词都写的特别好。

     花语:你理想的女友是什么样的?

     李旗语:她应该是个非常特别的人,如果非要形容这种特别,未免落于俗套。

     花语:你有座佑铭吗?能否说下你的口头禅? 

     李旗语: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花语:热爱你的工作吗?当特警有没有与众不同的感受?在文学写作上,对今后的创作方向还有什么规划和打算?

     李旗语:为人民服务的感觉挺好的,特别是帮到群众以后,你能感受到他们发自肺腑的那种感谢,这个时候就特别满足。今后的打算呢,接着写吧,争取能够回来圆满地回答您的这第十六个问题。

     给守望原创文学网的话:
     李旗语:守望,是一种情怀!
     
分享:
责任编辑:漂泊自由的阿杰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