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半圆

半圆
  作者:禾子燕 发表:2008/3/18 18:17:4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79
  编辑按:生活是一个圆,社会也是一个圆,你不妨猜一猜,可是,人的情感绝对不是一个圆。如果你仔细地“猜”一下,就会发现人在路上,原来也有着那么多的“半”圆。
  
  (一)
  粘稠的雾在这个冬天总是那么频繁。
  今天也不例外。
  远处,几片尚不愿归依大地的枯叶,还那么固执的挂在宛如枯竭的枝头上。冷风吹过,颤颤发抖。
  枯树下,大片大片油绿的麦苗,和它们搭配成了不和谐的一幅画面。前者的颓败,后者的生机盎然。
  她抻了抻衣服上水洗后遗留下的褶皱,朝着已经冻红了的双手呵出了暖暖的二氧化碳。呵出的白色气体飞快的溶入了周围冰冷的浓雾里,并迅速的消失掉它的温度。她很想诅咒这讨厌的冷天气,却只嚅了嚅嘴唇,没有发出声来。
  母亲的唠叨还回旋在耳畔:“怎么今天又不吃早餐,要节约……”
  她轻轻的掩上了门,并把母亲的唠叨一同关在了门后。
  母亲并不知道她今天休息,还要去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蓝颜知己。他们在电话里是用这个词语定义这种关系的。
  雾气变得更加粘稠。她那漂亮的刘海已被一缕一缕的粘在了那微微凸起的额头上。她用手轻轻的拢了拢,继续行走在这宛如时间隧道的乡间小路上。
  前面依旧一片模糊,白茫茫的。

  (二)
  太多的决定都是在无可奈何而又必须世俗的情况下进行的,就好像是喝了一碗原本用盐过量的汤,虽然难已下咽,可是又必须得伪装出很好喝的表情,还要不忘对赠汤者的手艺加已恭维。
  某机场里,他看着来回攒动的人流,拿出手机,在心里默默的倒记时。还有两分钟,就要关掉电话,登上回Y市的班机。
  在侯机室大幅的落地窗外,冬天的萧条依旧是那么的明显,纵横交错的颓败的枝桠,如魔鬼的爪牙,在冬天的天空下,找寻着可以下手的目标。
  他身着黑色的休闲装,在这密集的人流里并不起眼。
  要不要发个短讯。
  他在心里想。
  手机被他来回的在手里翻动了半分钟,而这短短的半分中在他看来尽有一世纪那样的漫长。最后还是被微微冻红的手,轻轻的放回了裤袋。
  他不想给她太多的期望,并且一开始他就确定了这点。
  晶亮的镜片后那双标准的中国男人的眼睛已经呈现出后悔的神色。毕竟还有两个小时,他就要兑现她的期望----他们要见面了。
  飞机已经起飞了。机窗外,大朵大多铅灰的云团,遮住了清晨的阳光……

  (三)
  他们是三个月前从网络上认识的。
  那时的她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事业,爱情一败涂地。
  整个世界对她而言都是灰色的,甚至曾一度的以为自己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走进她的网络的。
  他说:“最初的谈话,我是居心不良的。”
  这句话是他知道了她的状况后善意挑明的。
  ----他怜悯她。
  后来他们就疯狂的迷恋上了电话。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闲聊着,至于说了些什么,他们自己都闹不明白。
  但是她依赖上了他的声音。病态的依赖。
  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她就会端上一杯咖啡,傻傻的看着手机上跳动的时间,猜测着他会在哪个时间打过电话。
  每晚如此。
  他们依旧说:“我们是蓝颜知己。”
  说出这句话时,他的心是渴望得到她的谅解。而她的心却像是某个人,拿着薄薄的刀片,在心脏的最里层,狠狠的划下一刀,然后那撕裂般的痛楚就会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四)
  11点半。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
  她拿出手机按下了重拨。这已经是她第二十多次打这通电话。
  听筒里传出服务小姐那略显甜腻的声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车站的人,还是密密麻麻。该来的来,该走的走。
  她又刻意的用手理了理早上被舞气打湿的刘海,不是习惯。紧张的心情就如是做了个病历检查,明明知道自己患上了不治之症,而迫切的希望出来的结果会是另一种结局。
  或许下一秒,下一秒里那个他就会出现了。手心沁出的汗水,被她来回的搓向了手背。她觉得应该让手背也感觉一下汗液的温度。
  阳光把厚厚的浓雾稀释,染成了金色。街道上,没有摇摇欲坠的枯叶,也没有大片大片油绿的麦苗,只有来来回回奔走的羽绒服。她想,此时的乡间一定很美吧!

  (五)
  很多时候在你不经意在却又像是故意而做出的决定,足已把某颗本来就支离破碎的心推向更深的深渊。
  汽车售票窗口,他踌躇着买往哪里的票,直到售票员不耐烦的催促声传来。
  “到哪?”
  “到,到某市。”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张白纸红字打印的车票迅速的递到了他的手上。
  候车室的空气异常浑浊,里面三三两两回家团圆的民工并不都像他一样穿着体面。
  家乡的冬天和异地并没有两样,依旧是被寒冷紧紧的包裹。
  他拖着行李,到了站外,离上车时间还有一段距离,他想抽烟。
  烟燃了,淡淡的烟雾笼罩了他的面孔,看不到他脸上愧疚的表情。
  他天真的想用包在口里的烟雾,吐成一个英文单词。但刚吐出,就被冬季寒冷的气流吹散。他无奈的摇摇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SORRY……”

  (六)
  客车经过了她所在的城市,但没有进她所等候的车站。
  因为它的终点不是这里,而是下一个城市。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幻想着回家的情景。
  如果此时有人拿皮尺来衡量的话。肯定会惊奇的发现。在某个时间段里。他们之间的距离相差不到1公里。
  但只是在某个时间段,在直线的距离下。
  太阳已经向西移去,光线惨白,不再像清晨那样金黄。
  她揉乱了额前整齐的刘海。
  转身离开了车站。
  没有人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孩那孤独的身影,一整天徘徊在这里……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8/3/18 18:28:25  
既然是情似假又似真,那么不如常怀念,毕竟,相见不如怀念……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8/3/20 12:45:17  
对动了情的人来说是有点残酷的。其实时间最好,时间会冲掉一些回忆,比如所谓的爱情。
评论人北国红豆 发布于 2008/3/18 23:25:20  
就当是一段人生小插曲,虽然惆怅,却有余味.
评论人1351 发布于 2008/3/18 23:28:16  
也许这段感情本来就注定擦肩而过.
评论人漂泊自由的阿杰 发布于 2008/8/5 22:01:47  
如此强烈的视觉享受!很有冲击力!谢谢英子!
评论人英子 发布于 2008/8/5 17:12:57  
这就是“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的三星堆!照片实在太多,只能挑了一部分贴上来,供大家分享。
评论人英子 发布于 2008/8/8 10:03:49  
希望大家看了以后也不吝语言,多与大家交流见解!谢谢。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08/8/7 20:57:08  
以前也接触过青铜器,但种类没这样多了,却说不出为什么喜欢这些东西。
我去钟祥看了明显陵之后,也有一个祭祀的地方,回来之后,一直觉得人回来了,魂没回来,好长时间都是魂不守舍的。不知道你去祭祀台之后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呵呵,没吓你的意思!
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