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一颗外露的门牙

一颗外露的门牙
  作者:友韦 发表:2009/7/13 10:59:1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204
  编辑按: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残酷,让人心痛却又无耐。
  
  天气很热,窗外梧桐树上的那只蝉疯狂地鸣叫,让人头昏脑涨。简陋的律师事务所里就我一人,老雷和老腾喝酒去了。酷热直接导致生意冷清。一些小小不言的纠纷,人们也懒得大热天特等跑这来花钱解决。
  时间随着风扇下旋转的热风缓慢推移,我身上已经黏湿一层,难受至极。再过一个小时间如果还是没有生意,我将关门回家。洗个凉水澡吃着冰镇西瓜,想想都爽。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前出现一个疲惫的身影。我立刻打起精神,赶紧端茶倒水,小心伺候。但眼前这个四十多岁光景的中年却被我过热的情搞得很拘束,就连他脸上原本本份的悲伤都稍稍显出几分尴尬。
  为了让他放松,我笑了笑说:“既然您来到这里,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说出来,我将尽力为您解决。”
  中年人四处打量一番,将目光尽力往内屋探视,讷讷地说:“没其它人吗?”显然我的年轻让他怀疑起我的办事能力,我今年刚才毕业,在老雷的律师事务所里实习。
  “其它人出去了。”为了打消他的顾虑,也为了能表现一下我的能力,因为老雷在的时候我只能做个包括卫生招待兼跑腿的保姆型助理,于是我接着说:“没事的,我已经处理许多复杂的案件,请将你的困难告诉我。”
  中年人擦了把额头的汗,开始说的有些磕磕绊绊,但到后来悲哀之处他不禁潸然泪下。我并没有将怜悯之心放在他的泪水上,因为许多到这里的人都不会带着轻松的表情,或激动或愤怒或悲伤或哭泣。几次经历之后,我的内心对客人的处境自然产生一定免疫力,免得受情绪影响误了对案子的判断。
  他长着一张方形脸,小眼睛单眼皮,特别是他有一颗门牙外露,吸引了我大部分注意力。多滑稽的一脸张,却写满善良与悲伤。不知他笑时会是什么样子?尽管他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我能想象出来,一定很逗。
  一个小时后他讲完了,大体上我是明白怎么回事:他家境贫穷,是个清洁工人,有一个病重的妻子,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儿子,一个年愈花甲的父亲。他父亲是个老工人,为了给儿子减轻负担,走进一家私人煤矿,重拾他干了三十多年的职业——电工。后来老人在一次下到矿井时,不小心被湿滑又很陡的矿底石路滑进运煤皮带里,当场被绞死。他希望能得到煤矿赔偿,但专横的矿主觉得他所要的数目有点不可理喻,便不予理睬。
  “其实,对于赚取暴利的私人煤矿来说,您所要的赔偿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但他并未因我的话而得到宽慰,悲恸仍滚动在他的脸上,似乎钱对于他拮据的家庭来说并不及年迈的父亲一丝一毫。但这是一笔他父亲留下的唯一财产,用死亡换来的钱。即使再低微,他都要和矿主斗争到底。
  “这个案子我们有很大把握,今晚我会和同事分析一下案情,明天联系您。”我递过纸和笔,“请留下您的住址和联系电话。”
  “谢谢。”但他没有丝毫的谢意,父亲去逝令他深陷痛苦之中,让他无暇再顾及在不在意他的感谢。
  留下地址和联系电话后,他起身将凄凉的背影溶入门外酷热的阳光下。一直被他握在手中茶一口未喝,放在桌子上已经没有一丝热气。
  我的心情不禁沉重起来,并不是因为中年人的悲伤,而是因为这个案子有些复杂,我一个人无法搞定。无法表现了。
  傍晚时分,老雷背着轮醉醺醺夕阳回来了。我将下午发生的事告诉他,他带着一股酒劲,愤怒一拳捶在桌子上,垫在上面的厚厚的玻璃裂成好几瓣,说:“剥削穷人,不带丝毫怜悯,丑陋的守财奴,老子就跟你们干上了!”老雷是个疾恶如仇的正人君子,他有很强的办事能力。但正因为他是个雷厉风行的君子,导致他得罪许多人,至今仍是这副半醉半醒狼狈的样子。
  老人的死亡完全因为煤矿的安全措施简陋导致,官司很容易打赢了。老雷还为那可怜的中年人多赢回20万补偿金,但他只收当初说好了的那笔不够他一个星期酒钱的律师费。
  判决下来之后,一颗外露的门牙的中年人感激地紧紧握住老雷的手,不知该说什么,或是从何说起。老雷摇了摇头,示意他什么也不用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人已逝,你节哀。治好妻子的病,孩子要考大学,无论他考上什么学校,只要他想上,无论如何都不能停止他的学业!”
  “一定,一定!”中年人感动地说,两行泪水再次滑下他黝黑的脸颊。
  几天后,中年人的儿考上一所重点大学,他特地请恩人老雷去他家喝酒,老雷有急事无法应邀,就让我带上贺礼前去。
  中年人居住在一个很旧很乱很脏很臭的平民区,我费了很大功夫才找到他家。到他家时我已经汗流浃背,见我到来他立刻给我打盆清水,让破旧的风扇只对准我一个人,其它家人则坐在一旁闷热中。这让我很为难,我将风扇调成摇头,然后故意起身走走,好让他不要执意只将风扇吹向我。
  中年人父亲的遗像放在饭桌旁,暗红的大柜子顶上。黑白色,笑呵呵的模样,想必他生前定是个乐观爱笑的人,从他那颗外露的门牙可以看出来。看到这颗门牙,我不禁来了兴趣,于是说出一句很不成熟的话:“你和你父亲都有颗幽默的门牙,真是一脉相承啊。”
  中年人本来满脸热情和喜悦渐渐隐退,取而代之的一片苍凉,他沉默一会,说:“其实他不是我父亲。”
  “什么?”我吃惊不小。
  他的看了看正在外面石棉瓦搭建的厨房里叮当做饭的妻子,然后掏出二十块钱让他的儿子去买酒,随后他慢慢打开埋藏在他心中长久的感动,“他是我叔叔,在我九岁的时候父母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先后被造反派整死。父亲在临死之前将我托付给没有结婚的叔叔,为了抚养我,他一直没有成家,直到我娶妻生子他都未有过结婚的念头,为了抚养我……”
  离开后,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回到事务所时发生一件令我更吃惊的事情,老雷喝得酩酊大醉,他抱着酒瓶像很孩子一样,哭得很伤心,仿佛天都要塌了。
  我惊愕地看了看,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老腾,问:“怎么回事?”
  老腾心情也很沉重,说:“他在后悔,如果他不坚持到底,现在他也不会这么痛苦,但好奇偏偏驱使他去做了。”
  我没听懂,但我知道接下来会明白,耐心地等待着,听老腾继续说下去。
  “几天前我和他喝酒时说起案子的几个疑点,第一煤矿底下来来去去都有人,为什么偏偏就那几分钟没人,老人出事,没有目击者。第二老人身体不如从前,而且他是个电工,做事总要比常人更加小心,他已经在那煤矿干了一年之久,为什么那段湿滑的石他会这么不小心摔倒?还是摔倒在两米远的运煤皮带上?而且还是整个身子倒上去,不是手臂或是头?他起初说我是思考过度,没在意。”老腾点支烟,深深吸一口说:“但就在开庭的前一天,老雷无意听老人的儿子说起老人似乎得了什么病,经常半夜咳嗽不停。老雷心中产生怀疑了,但他还是一无返顾地将官司打赢。虽然案子结了,但这件事一直萦绕在他的心中。今天他去找过法医,老人生前果然有病,肺癌。”
  我的心猛然悸动一下,说:“这么说老人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近,于是为了能后代能够生活的好点,选择了这种残酷的方式自杀?”
  “一定是。”老腾将手中的烟撵灭,烟灰缸里冒出香烟最后一缕烟雾。
  “那他的儿子知道老人这么吗?”
  老腾摇了摇头,“他的儿子是个善良的人,如果他知道老人是自杀就不会起诉了。”
  老雷已经蜷缩在墙角睡着,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这样的结局让他感动,却痛不欲生。如果不知道结果,这个民事案件不久之后便会被他忘记在几顿酒菜之后。现在他知道了,痛苦便灼成印记,变异成残酷的悲恸,永远铭在他的心中。
  两年后,我进入一家高级律师事务所。虽然我的能力今非昔比,但我再也不敢用轻松的目光去打量每个委托人。因为,我害怕会某天会突然出现一位长着一颗外露的门牙的人。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金相玉质 发布于 2009/7/13 18:34:48  
就象有人说的:“有些事情本身我们无法控制,只好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