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现代诗境>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作者:san 发表:2011/11/15 18:23:45 等级:4 状态: 阅读:1667
  编辑按:娓娓道来的句子,在平缓的叙述中慢慢的让心开始作痛,无奈的现实总是让美好变的如此支离破碎。
  
  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中午
  我十一岁,或者十二岁
  初中一年级,天空比现在蓝多了
  阳光也明亮,走去医院很远
  迟疑了好几次,终究
  我还是要问了才放心
  ……
  其实最开始我一点不信,而且最爱表现自己的理性、
  勇气和与众不同:
  “怎么可能,都什么年代了?”
  可到它流传一个月,有名有姓,时间地点越来越详细
  有个隔幢宿舍的同学的同学已经遭了毒手
  ……
  现在我知道,这种挖小孩子眼睛做药的谣言
  一点不新鲜,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那个有钱人玩游戏的国家,几百年来
  隔不了多久,总有人想为它恐惧一回
  ……
  恐惧是种传染病,比专制、比潜规则
  比流感
  比民主、比自由
  有更多的流传通道
  ……
  退休之后的父亲,可敬之外,变得可亲
  对他提出一个问题也再无需仰头看着
  他经常乐呵呵的,愿意跟任何人说点琐碎
  我知道,作为一个共产党,曾经的书记
  无论当面,还是电话里
  父亲一定会说:
  “怎么可能,社会主义的中国?”
  可是,褪去了锋利,满头银发
  这个肯定,肯定不能让天变蓝一点
  带不来一点暖意
  ……
  中秋节曾说年底给父亲买个IPad看新闻
  现在看来,还是螺旋藻比较合适
  即使是新闻联播、人民日报、参考消息
  疑虑也将阴影抹上他的脸色了
  他心脏不好,夜里经常醒来
  每天早晚服用降压药
  ……
  关掉163,打开CAD
  日光灯温和地照着
  除了角落里那两台打印机,没有其它声音
  同事们看起来都很安详,在做每天都做的事
  百叶窗遮蔽着,不知道蓝色外面的天是阴是晴
  我靠回到椅背上
  寒冷之外,还感到羞耻
  而立之身,身量早超过了父亲的当年
  可我从来没能如父亲那般坚硬
  那般不苟言笑
  ……
  我记得
  街上人不多,有几个叫卖,懒懒散散
  有几个走来走去,好像没有目的
  哪里有个嘻嘻哈哈的声音
  有几片枯叶飘下来,在霖雨桥上
  看得见的城外、山根角的国道上有几辆汽车
  都是要开去很远的地方……我仍然发抖
  “每年这几月,天干物燥,总是谣言四起!”
  父亲最后补充说,还点头看看我,眯缝了眼睛
  ——仿佛是要避开明晃晃的阳光;如此确信
  就像他确信,一针下去
  我那抖个不停的高烧
  很快就会退去
  
分享:
责任编辑:夜夜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