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家与梦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曹含清
发表:2020/4/19 11:40:28
阅读:10027
等级: ★★★★
编辑按[漂泊自由的阿杰]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第1章 第十八章
第2章 第十七章
第3章 第十六章
第4章 第十五章
第5章 第十四章
第6章 第十三章
第7章 第十二章
第8章 第十一章
第9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九章
第11章 第八章
第12章 第七章
第13章 第六章
第14章 第五章
第15章 第四章
第16章 第三章
第17章 第二章
第18章 第一章
待续...
第七章

  我闭上眼睛去回想第一天上学的情景。二十多年已经悄然过去了,往事的碎片在我的脑海里被记忆的针线拼接缝补,拼凑成隐隐约约的图案,如同恍惚的梦境。
  
  那是晴朗的一天。太阳仿佛是世界的大闹钟,它升起来的时候钟声响彻天地,将万物从睡眠中唤醒。柴鸡从树桠上跳下来觅食,鸟儿从窝巢飞出来鸣唱,饥饿的猪用鼻子拱着猪圈叫唤。村民们纷纷起床洗漱、烧火做饭。白天来临了,大家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振作起精神,开始了一日的工作。
  
  绚烂的朝霞铺满东方的天空,犹如盛开的一簇簇鲜花。晨曦犹如一缕缕金黄色的蚕丝,纺织成了一条条毛巾擦洗村庄,擦洗人们,让村庄变得清新而有光泽,让人们变得清醒而有活力。
  
  磨豆腐的薛老六推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用洪亮的声音吆喝着:“卖豆腐,新磨的豆腐嘞!卖豆腐,新磨的豆腐嘞!”他一叠连声,尾音拖得很长,在悠长的村巷里回荡。
  
  母亲一边在厨房做着早饭,一边高喊着:“家树,快些起床吧,太阳晒着屁股了!”
  
  我们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饭桌上摆着一盘蒸茄子、一盘洋葱炒鸡蛋与半碗瓜豆酱。每个人面前搁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汤。饭菜的香味儿在空气里飘荡。
  
  “家树,赶紧吃饭,吃过饭就去上学。”母亲嘴里嚼着菜,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你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上课的时候如果想撒尿就举手去厕所,千万别尿裤子。”
  
  “你如果尿裤子,我非剪掉你的小鸡鸡!”父亲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我,而是盯着饭碗。
  
  家华听后咯咯笑了,说:“哥哥不会尿裤子的。”
  
  “家树,到了教室你要抢着前排的座位坐,离讲台近你看黑板会看得更清楚。”母亲叮嘱说。
  
  我低着头吃着饭,脑袋几乎钻进了饭碗里。
  
  我感觉那一天不同往常,之前每天的时间由我安排,我想去哪里来去自由。而那天及以后,我必须听从老师的安排。我将沿着上学之路一直走下去。我会从六岁走到十六岁,或许还要继续往前走,仿佛行走在一条黑暗深邃的洞穴里。
  
  “妈妈,我也想去上学。”家华放下手里的勺子,将盛着米汤的瓷碗推在一边。
  
  “你明年再去,赶紧长大吧。”
  
  “哥哥去上学后谁陪我玩耍呀?”家华的语气中蕴含着悲伤,她轻轻垂下了头。
  
  “你可以在家看电视,也可以找小芳和小丽玩耍。”母亲安慰说。
  
  父亲说:“家华,你可以到酒厂去找我们玩耍。今天我到县城的时候给你买巧克力吃。”
  
  吃过早饭,母亲把书包递给我说:“家树,你背上书包自个儿去上学,沿着昨天去报名的那条路走。中午回家吃饭。喏,给你些零钱,饿了可以到学校门口的小卖铺买些零食吃。”她说着将两张零钱塞进我的书包。
  
  我背起书包便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下。我的目光与母亲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原来她正目送着我。它的这种目光好像跨越了时空,一直目送我到今天,还将会延续到未来。
  
  父亲在饭桌前抽着烟,侧脸乜斜我一眼,一副漠然的样子。
  
  家华领着小黄狗追了过来,喊着:“哥哥,别忘了放学后给我带回一根雪糕啊!”
  
  “好。”我向家华摆摆手,转身走了。
  
  我低着头穿过街巷,有人故意问我:“家树,你背的是什么呀?”
  
  “书包,上面画着唐老鸭和米老鼠。”
  
  “哦,不是‘素包’了。”
  
  我跟着两个小学生走进校园。我远远望到郑老师伫立在教室门口。只见她穿着粉色连衣裙,在阳光下宛如一朵绽放的喇叭花。她向我们微笑着招手,并引导我们走进教室。
  
  教室里横七竖八排摆满了课桌与凳子,几乎坐满了孩子,他们或在交头接耳,或在转动着眼睛静坐。一抹阳光从玻璃窗上穿射过来,照在一张张稚嫩的脸颊上。我低着头从狭窄的过道走进去,不敢正视那么多孩子的眼睛。我从没有和那么多孩子坐在一起,突然有一种新奇好玩的感觉。
  
  “家树,过来,快来这里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教室最后一排传过来。
  
  我听得出来,那是刘亚军的声音。我们打架的那天晚上,他的母亲带着他到我家道歉。他承认那两只毛毛虫是他故意扔在我脸上的,我才是身体倒立冠军。
  
  我的母亲那一次采取了温和的态度,显得明理而大度,亲切地说:“孩子打架嘛,本来就是闹着玩的。瞧,你俩为了一个身体倒立冠军的称号,一个被打得鼻子流血,一个脸皮被抓破,根本不值得。你俩如果真有本领长大后去夺奥运会冠军——就像咱们河南的邓亚萍,前段时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打乒乓球获得了奥运会冠军,电视和广播上天天宣传,多么光荣啊!亚军比家树大一岁,算是家树的哥哥。今年你俩都该上小学了,成了同班同学,要互相帮助,可不能再打架了。”她说着从抽屉里抓来一把奶糖塞进刘亚军的口袋里,又让我向刘亚军道歉,就这样我们和好了。
  
  我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挨着他坐下,见他正在随手玩弄他的帆布书包。那个书包很旧,皱巴巴的,还有一个补丁,我猜想那是他哥哥用过的。
  
  我环顾四周说:“亚军,妈妈说让我坐在前排,这样可以听清楚老师的讲话,也看得清楚黑板上的粉笔字。”
  
  “傻瓜,我才不坐前排呢!我哥哥给我说如果坐在前排便会全在老师的眼皮底下了,上课的时候根本不能说话,不能吃零食,也不能玩小游戏。坐在后排就自由多了,做点儿小动作老师根本看不见。我今天起床很早,一进教室直奔最后一排,抢了这个好位置,谁给我一包饼干我也不坐在前排。”他说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哦,你说得对。”我觉得他的话入情入理。
  
  “咱俩成为同桌啦,以后有好吃的,一块吃;有好喝的,一块喝;有好玩的,一块玩。来,拉勾!”说着,他向我伸出右手的小拇指。
  
  我们的小拇指紧紧勾在一起,齐声说着:“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大坏蛋!”
  
  他从书包里取出一张胶贴画,上面是电视剧《西游记》中的人物,有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牛魔王、哪吒等。他又掏出一个破旧不堪的文具盒放在课桌上,上面的图案因为彩漆磨损变得模模糊糊。
  
  “我的书包与文具盒全部是我哥哥用过的,我身上穿的这件衣裳也是我哥哥的,”他说着指着自己的短袖,“做弟弟真不容易,我也想做哥哥。”
  
  我望了一眼他的文具盒,想到自己书包里那个崭新的文具盒,优越感在内心像是爆米花似的迅速膨胀。
  
  “这个文具盒我哥哥已经用了两三年了,太破旧了。我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铺买了一张胶贴画,贴在上面会好看些。”他说着,小心翼翼地把身穿黄金甲、头戴紫金冠的孙悟空贴在文具盒上,又将唐僧、猪八戒、沙和尚贴在上面。他的文具盒好像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穿上了一件新衣服,变得鲜艳漂亮了。
  
  我从书包里取出那个崭新的文具盒放在课桌上。他两眼注视着它说:“嘿,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文具盒。瞧,上面的唐老鸭和米老鼠多可爱啊!”
  
  “喏,我的书包上印的也是唐老鸭和米老鼠。”我说着,用手指指着蓝色书包上的图案。
  
  “家树,下午放学后咱们到学校旁边的沙岗上去玩耍,可以堆沙土城堡,也可以到窑洞里捉刺猬,好吗?”刘亚军低声对我说。
  
  “好呀,你捉到过刺猬吗?”
  
  “没,那家伙身上长满了刺。据说它晚上能够爬到枣树上偷红枣吃……”
  
  刘亚军还没有说完,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教室里已经满满当当坐满了孩子。郑老师走进教室,教室里慢慢安静了下来。
  
  郑老师走上讲台,她面带笑意,目光扫视一下教室说:“大家上午好,我叫郑敏,以后你们喊我郑老师就行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我们首先要自我介绍,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先从第一排第一个同学开始,给大家介绍的时候就说‘我叫某某’。”她说着走到第一排那个瘦男孩面前,用眼神示意他站起来。
  
  “我叫某某。”那个瘦男孩慌慌张张站起来说。
  
  “错了,你不叫某某,你叫吴小刚。再重新说一次!”郑老师笑着说。
  
  “我叫吴小刚。”瘦男孩说。
  
  “我叫杨婷婷。”当郑老师的目光注视到第二个同学的时候,那个女孩站起来说。
  
  “我叫石亚男。”
  
  “我叫郭小磊。”
  
  当轮到我的时候,我站起来说:“我叫孙家树。”
  
  “孙家树是个大笨蛋。”我听到有一个同学小声说。
  
  “我叫刘亚军。”刘亚军高声说,将那个同学的声音掩盖。
  
  第一堂课郑老师教我们唱了一首儿歌,名字叫《读书郎》。
  
  她唱着“小嘛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我们跟着大声唱。她的嗓音圆润悦耳,歌声在空气中轻盈活泼地跳动。
  
  中午放学的时候天气燥热,大人们说那是“秋老虎”,我从学校门口的小摊子上买了一根雪糕跑着回家。
  
  赵奶奶站在门口望到我说:“家树,跑这么快,有疯狗在后面追着咬你吗?”
  
  “没有。我给家华买了一根雪糕,恐怕太阳晒化了。”
  
  “哦,你真是一个好哥哥。今天课堂上老师教了些什么?”
  
  “老师教我们唱歌了。”
  
  “那好,你给我唱歌吧。”
  
  “小嘛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风雨狂……”我唱着歌,突然低头发现雪糕向下面滴水。“赵奶奶,我不唱了,雪糕化了。”
  
  “哎,家树唱得真好,赶紧回家吧!家华一定等急了。”
  
  家华见我拿着雪糕回来,从布沙发上跳了下来,光着小脚丫迎了过来。
  
  “哥哥,这个是牛奶雪糕,我很喜欢,”她说着接过雪糕撕掉包装纸舔着吃。“刚刚化了一点儿,软软的,真好吃。来,哥哥,你也吃一口!”她说着,踮着脚跟将雪糕伸向我的嘴巴。
  
  我咬了一口,舌尖上散发着冰冰甜甜的味道。我笑着说:“嘿,真甜!”
  
  “哥哥,你今天课堂上学到了什么?”
  
  “老师教我们唱歌了。”
  
  “你教教我,我很喜欢唱歌。”
  
  “行,赵奶奶刚才还夸我唱得好。”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夕阳仿佛是一个熟透的大红柿子,被馋嘴的暮色慢慢吃掉了。
  
  我和刘亚军在沙岗上堆了一座沙土城堡,捉了一些蚂蚁、蜈蚣与蚯蚓放进去当作居民。
  
  “长大后,我想建造一座很大很美的城堡。”刘亚军坐在沙土城堡旁喃喃的说。
  
  “像是动画片中的城堡吗?”
  
  “嗯,比动画片中的城堡更漂亮、更雄大。”
  
  “那需要很多工人去建造,还需要很多材料。”
  
  “城堡里还住着很多居民,有白雪公主,有七个小矮人,有大力水手,还有葫芦兄弟与黑猫警长。”
  
  “城堡里有国王吗?”
  
  “有啊,我就是国王。”
  
  “你当国王,我当什么呢?”
  
  “你呀,我封你当将军,带着成千上万的军队去打仗。”
  
  “我也想当国王。”
  
  “一个城堡只能有一个国王,我建造的城堡,我做主。”
  
  暮色犹如一层灰纱笼罩了村庄,一根根烟囱里冒出一缕缕炊烟。草丛里传出蛐蛐唧唧的叫声,一轮皎洁的圆月缓缓地爬上了沙岗,像圆眼睛似的俯瞰着静静的村庄。
  
  我和刘亚军在沙岗上并肩坐着,夜色渐渐地把我们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