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家与梦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曹含清
发表:2020/4/19 11:40:28
阅读:10362
等级: ★★★★
编辑按[漂泊自由的阿杰]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第1章 第十八章
第2章 第十七章
第3章 第十六章
第4章 第十五章
第5章 第十四章
第6章 第十三章
第7章 第十二章
第8章 第十一章
第9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九章
第11章 第八章
第12章 第七章
第13章 第六章
第14章 第五章
第15章 第四章
第16章 第三章
第17章 第二章
第18章 第一章
待续...
第十一章

  夜色漆黑如墨,村庄万籁俱寂,犹如沉入了无底的深渊。赵奶奶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刚刚合上眼睛窗外鸡鸣四起。她伸手拉了一下床头的灯绳将电灯拉亮。白炽灯昏黄的光线在屋子里四处散射,照亮了小小的屋子。
  
  她穿上衣服推门出去。从西屋的窗户里传出二傻打呼噜的声音。外面一团浓黑,天上的几颗星星闪耀着光芒。
  
  她匆匆洗漱之后在厨房为二傻做早饭。二傻一大早要与薛长顺一起去郑州的建筑工地打工。
  
  薛长顺是个泥瓦工,在一处建筑工地打工挣了不少钱,他过年回家的时候购置了一台洗衣机和一台彩色电视机,引起众人的羡慕。二傻头脑发热,决定与薛长顺一起进城打工。二傻打算挣钱翻修一下屋子,再买一台彩色电视机,让赵奶奶与秀娟过上好日子。
  
  赵奶奶支持二傻的想法,却舍不得他走。当她想到儿子新婚不久就要离家到城里打工,内心一阵心酸。
  
  从前村子里进城打工的村民寥寥无几,他们过年回家的时候鼓鼓的钱包惹人羡慕。原来进城打工远比守着田地种地更挣钱!于是村里年轻力壮的人纷纷离开村庄涌向城市。他们或在建筑工地干苦力活儿,或者在街头卖小吃,或者在街角卖水果、卖蔬菜,或者当保安看大门、当环卫工人扫大街。他们带着斑驳陆离的梦想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下艰难生存。进城打工成了一种势不可挡的潮流,将很多村民卷进城市的大漩涡。
  
  天空渐渐露出一片灰白的曙色,大公鸡伸着脖子打鸣,几只麻雀在屋檐上鸣声喧噪,将天色叫亮,露出微亮的晨空;将人们叫醒,推开一扇扇家门。
  
  赵奶奶在厨房里做好了两碗二傻喜欢吃的鸡蛋面,又煮熟了六个鸡蛋与六个咸鸭蛋准备让二傻带走,寓意六六大顺,事事圆满。她用抹布擦着湿手走出厨房,抬头望了一眼大门。
  
  “二傻,该起床啦!一会儿长顺就来叫你了。”她走到西屋门前,敲了敲门,压低声音说。
  
  二傻的呼噜声戛然停了下来。他揉着眼睛,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说:“妈,现在几点了?”
  
  “已经过了六点。”
  
  “哦,我得赶紧起床,今天要去城里了。”
  
  二傻正在厨房吃着鸡蛋面,薛长顺扛着行李在门口喊他。他立即放下饭碗,用右手擦了擦油乎乎的嘴巴,起身扛起行李就要走。
  
  “妈,我走了,你要吃好睡好,照看好秀娟,今年收割麦子的时候我回来帮忙。”他边走边说。
  
  “嗯,二傻,煮鸡蛋和咸鸭蛋你带走,在路上吃。”赵奶奶将鸡蛋与咸鸭蛋用塑料袋装起来递给二傻。
  
  赵奶奶站在门口望着二傻和薛长顺离开,两眼湿润了。
  
  天色已经敞亮,路面上凝着湿漉漉的露水。票车在公路上缓缓行驶,到芦湾村口的时候鸣了一声车笛,然后停了下来。二傻和薛长顺扛起行李挤上了车。
  
  太阳爬上了沙岗,晨光沐浴着村庄,鸟雀在长满嫩叶的树枝上啁啾。天空澄碧如海,几朵云絮在空中轻盈地飘浮。
  
  薛老六推着三轮车沿街叫卖:“卖豆腐,卖凉粉,卖豆芽菜嘞!”他之前只卖豆腐,如今新增了凉粉与豆芽菜,也算是“创收”的手段。
  
  我吃过早饭背着书包去上学,刚走到二傻家门口望到赵奶奶站在院子里愁眉紧锁。
  
  秀娟呆坐在饭桌前,嘴里嘟囔说:“二傻在哪里?二傻去干什么了?”她面前摆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鸡蛋面。
  
  “赵奶奶,二傻叔叔走了吗?”我站在门口问。
  
  “嗯,今天二傻一大早走的。唉,二傻走了,秀娟也不肯吃饭。”
  
  “哦,我也舍不得二傻叔叔走。”我露出悲伤的神色。
  
  “唉,没办法,你长大了也要到城里去上学、去工作。”
  
  “我不想去。”
  
  “噢,我忘了,二傻昨晚给你做了一只风筝要送给你。”赵奶奶说着走进屋子里取出一只老鹰形状的风筝。风筝上面用墨汁画出鹰眼与羽毛,看上去栩栩如生。
  
  “这是一只老鹰风筝,我很喜欢。”我接过风筝说。
  
  “家树,赶紧去上学吧,别迟到了。这只风筝暂时放在我屋子里,放学后你再来取。”
  
  “好的。”我将风筝递给赵奶奶,又将脸庞转向秀娟说,“秀娟婶婶,二傻叔叔去城里给你买新衣服了。你快些吃饭,不吃饭会饿瘦的。他回来看到后会很伤心的。”
  
  秀娟抬起湿湿的眸子望了我一眼,拿起筷子,端起饭碗说:“我要把这碗面吃完,等着二傻回来。”她说着大口吃了起来。
  
  当我走到街角的时候,看到马宝财和两三个村民蹲在阳光下一边唠嗑,一边抽烟。我从他们旁边经过,听到他们琐碎的谈话。
  
  “长顺和二傻今天早上去郑州打工去了。盖房子长顺是个能手,二傻可什么都不会,到城里干什么?”
  
  “二傻年轻有力气,在建筑工地能搬砖、提泥、扛钢筋,干一些又苦又累的活儿。”
  
  马宝财叼着烟卷,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说着一些污言秽语。
  
  “宝财,二傻结婚的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偷偷钻到人家床底下偷看去了?”
  
  “没,我如果钻到人家床底下,又得再进一次监狱。”马宝财咧着大嘴露出一排粘着污垢的牙齿。
  
  “宝财,你当年到底是为什么被逮进监狱的?我没有听你亲口说过。”
  
  “唉,别提了。当年我躲在女厕所强搂一个妇女,连嘴都没亲上,稀里糊涂被判了流氓罪住了三年监狱。”
  
  “你呀,活该。住三年监狱算是对你宽大处理。我看你调戏妇女,应该拉出去游街,然后枪毙。”
  
  我背着书包越走越远,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渐渐消失。
  
  我刚走进教室上课的铃声就响了。郑老师捧着课本走上讲台。她的脸上涂抹着一层雪花膏,弥散着淡淡的香味儿。她的上身穿着一件酒红色的长款针织衫,脚蹬黑色的高跟鞋,看上去优雅而时尚。
  
  她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常用的关联词语让我们造句。我握着铅笔对着本子苦思冥想。她拖着一头黑瀑布似的头发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耳朵上的银耳环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当我看到“只有……才……”这组关联词的时候,灵机一动在本子上写道“只有多吃肉,才能长胖。”
  
  郑老师走到我身旁脚步停了下来,眼睛瞧着我的本子。
  
  “家树,你是应该多吃些肉了,才能长胖。你再造一个更合适的句子吧!”她浅浅一笑说。
  
  我用橡皮擦掉本子上的那个句子,然后抓耳挠腮思考着。
  
  下午放学后,我和刘亚军在麦田里将二傻送给我的那只风筝放入了天空中。风筝飞得很高,好像要蹭着飘游的白云。
  
  我和刘亚军紧拽着风筝的线绳在青翠的麦田里欢呼奔跑。
  
  夕阳落在地平线上,渐渐下坠,在天边留下一道淡淡的影子,暮霭在大地上弥漫。灰白色的炊烟犹如一条条轻纱绕着村庄,两只乌鸦在村头的大椿树上嘎嘎的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