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家与梦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曹含清
发表:2020/4/19 11:40:28
阅读:10510
等级: ★★★★
编辑按[漂泊自由的阿杰]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第1章 第十八章
第2章 第十七章
第3章 第十六章
第4章 第十五章
第5章 第十四章
第6章 第十三章
第7章 第十二章
第8章 第十一章
第9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九章
第11章 第八章
第12章 第七章
第13章 第六章
第14章 第五章
第15章 第四章
第16章 第三章
第17章 第二章
第18章 第一章
待续...
第十五章

  银亮的灯光下我和母亲、家华围着饭桌吃着晚饭。
  
  “妈妈,我想爸爸了。”家华坐在饭桌前低着眸子说。
  
  “家华,以后不要想他,就当他死了。他心里根本没有这个家。”母亲端着饭碗,声音响亮地说。
  
  不久,母亲的裁缝店重新开业了。
  
  芦湾的集市在贾鲁河与公路的交叉处,呈扇形,开阔的地方垒砌着七八排售卖东西的台子,分为衣市、菜市,角落里还有一片畜生市,是买卖鸡、鸭、猪、狗等家禽与家畜的地方。沿着河岸搭建起高高低低的房屋,形成一条短街,有酒店、理发店、寿衣花圈店等等。母亲的裁缝店在街尾,门头上挂着红色的招牌。店内整整齐齐摆放着缝纫机、桌台与衣架。
  
  母亲好像将对父亲的悲愤转化成了对裁剪工作的热爱。人们都说她的裁剪手艺比之前更加纯熟,即便是一块边角料到她手里也能做成一块人见人爱的手帕。她大部分时间消耗在店里,她便托赵奶奶顺便照看我和家华。
  
  那一年麦子成熟的时候二傻从城里回来了。布谷鸟在村子上空飞翔,欢快地叫着。他背着一个鼓鼓的编织袋走在村巷里,脚下像是踩着云彩。
  
  我和家华蹲在压井旁观看赵奶奶腌制咸鸡蛋。
  
  赵奶奶将黏土倒进陶罐,撒上几把食盐,舀一瓢井水,拿着木棍慢慢搅拌,一直将水和黏土搅成匀匀实实的稀泥,然后她将一枚枚圆润光滑的鸡蛋轻轻抛进泥里,逼着它们洗澡。
  
  “赵奶奶,我要试试!”家华说着从瓷碗里拿起一枚鸡蛋,小心翼翼地抛进陶罐里。
  
  “这些鸡蛋腌制几天就成咸鸡蛋了,煮熟了吃着很鲜美。”赵奶奶笑着说。
  
  秀娟坐在凳子上盯着地面上爬动的蚂蚁。她经常自言自语,忽哭忽笑,还经常光着脚丫在村子里四处寻找二傻。
  
  二傻背着编织袋走到门口高喊着:“妈,我回来了!”
  
  赵奶奶赶快放下手里的鸡蛋站了起来,回头望着他笑得合不拢嘴。
  
  “二傻,你回来就好,这几天我老是想你。”赵奶奶扭头瞅了一眼秀娟说,“秀娟,你看,二傻回来了!”
  
  秀娟扭头望了一眼二傻,脸上露出傻笑。她迅速站了起来向他跑了过去,牵着他的手上下打量。
  
  二傻看着比从前瘦了很多,眼眶凹陷,脸膛仿佛被一把尖刀削去了一些肉。他脸上的笑容却仍然是那么纯真,那么憨厚。
  
  他打开编织袋,掏出一件花裙子递给秀娟说:“这是给你买的,穿上去一定漂亮。”
  
  “妈,这套衣服是给你买的。”他说着,又掏出一套花色夏衣递给赵奶奶。
  
  “哎,你省点钱吧。咱们集市上卖衣服的多着嘞。我从来不缺衣服穿。瞧,这套衣服看着花哨,二十年前我能穿得出去。现在老了,穿不出去了。”赵奶奶撇着嘴说。
  
  “妈,你穿上会年轻二十岁的。”
  
  “唉,我真老了,很想抱孙子。”
  
  “家树,家华,你俩接着!”他从袋子里取出一盒夹心饼干向我们扔了过来。
  
  “二傻叔叔,我喜欢吃夹心饼干。”家华笑着说。
  
  二傻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清水向嘴巴里灌。他喝起水来像头水牛。
  
  “家里的井水真甜!”他咂了咂嘴说,“城市真大,靠着两条腿那些好玩的地方三天三夜也逛不完,不过在城里生活必须有钱,进公厕撒泡尿就得交钱。”
  
  “二傻叔叔,城市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家华问道。
  
  “菜市场、大商场、夜市……多得数不清。”
  
  “你还去城里吗?”我问道。
  
  “收了麦子我就去。”
  
  “你也带我去城里吧。”我说。
  
  “那不行,等你长大有力气了再和我一块去,跟着我到工地上搬砖提泥。”
  
  大地像是一个巨大的盘子,盛着金灿灿的麦田。在烈日下,村民们拿起镰刀开始收割麦子。
  
  那一年从外地来了两个男人,他们开着一台收割机。手头宽裕的人家出钱请他们收割麦子。那台收割机犹如一头长着铁齿铜牙的怪兽,轰轰隆隆将一片片麦子吞噬到肚子里,它身下排出一股股干干净净的麦粒。
  
  村民们围观着收割机,七嘴八舌地议论。
  
  “有了这个家伙,以后割麦就省力多了。”
  
  “我估计它一天能收割三十多亩麦子。看来打麦场、石磙、镰刀就要退居二线了。”
  
  “看来以后种田埋头苦干不行了,要讲科学。”
  
  二傻摸着收割机笑着说:“今年我家收麦子就用收割机了。”
  
  “二傻,你去城里挣了不少钱吧,看你扬眉吐气的。”
  
  “在建筑工地干一个月,比一亩地的收成要多。”二傻咧着嘴笑着说。
  
  “二傻,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去城里找点儿事情做。我想在城郊找一块地,种些蔬菜,每天卖菜。”
  
  那是二傻临走的前夕,空气里弥漫着麦香。薛大攀约他到集市上的小酒店喝酒。酒桌上摆了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卤肉与两盘凉菜。
  
  “老板,来两瓶神河粮液!”薛大攀高声说,“二傻,今晚咱兄弟俩要喝醉,不醉不回。”
  
  “神河粮液酒厂已经倒闭了,没有这酒了。”酒店的老板站在柜台前说。他是来芦湾做生意的外地人,头发微秃,长着一张圆圆的胖脸。
  
  “哎,那就随便拿两瓶白酒。”
  
  “好嘞,给你们拿两瓶二锅头。”老板说。
  
  “好,拿两个大一点的玻璃酒杯!”薛大攀高喊道。
  
  “大攀,我记得你从前不喝酒的。”二傻说。
  
  “二傻,我这些日子爱上了喝酒,每顿饭至少喝两杯酒。喝醉后轻飘飘、晕乎乎的,什么事都不用去想,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像猪一样,这种感觉真好。”
  
  “大攀,你怎么了?”
  
  “兄弟,一言难尽啊。”薛大攀拍着二傻的肩膀说,“我给你倒酒,你要多喝几杯。”
  
  “大攀,来,咱俩干杯!”
  
  “干杯!”
  
  他们喝了几杯酒后开始划拳。
  
  两人在酒桌前比划着手势,喊着“哥俩好啊!”“六六顺啊!”“八匹马啊!”他们一杯接一杯喝着,喝得脸热耳红。
  
  酒店的老板担心他们喝醉后不省人事,没人结账,走到他们跟前说:“两位兄弟,你俩少喝点儿酒,多吃菜。用不用给你俩每人下一碗羊肉烩面?”
  
  “下!多放些羊肉。”薛大攀说。
  
  “好嘞。”
  
  酒店老板向厨房喊道:“伙计,做两碗烩面,多放些羊肉。”
  
  只见厨师站在铁锅前利利索索地将面片扯成又长又窄的薄条,如同一条条白丝带。铁锅里煮着羊骨与羊肉,汤汁煮得白白亮亮,如滚烫的牛乳似的,弥漫出一股股浓香。
  
  “大攀,看得出来你心里不舒坦。”二傻说。
  
  “唉,二傻,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梦想是开一家电影院,我的电影院倒闭了。我的另一个梦想你知道吗?”薛大攀用带着醉意的眼睛望着二傻。
  
  “呃……是变成猪,每天吃过饭就睡觉,没有烦心事。”
  
  “不,我的另一个梦想是娶郑敏当老婆。”薛大攀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满脸惘然的神情。
  
  “郑敏?”
  
  “嗯,她在咱们芦湾小学当老师。”
  
  “哦,我听人说了,是跟福来大哥逃跑的那个姑娘?”
  
  “嗯,用时髦儿的话说,她是孙福来的情人。之前我却一点儿也不知道。我真是瞎了眼,喜欢上她了,苦苦追了她好些年,换来的全是眼泪。”薛大攀说着,眼睛里闪出泪光。
  
  “哦,大攀,你别伤心。你将来会开一个大型电影院,还会娶一个漂漂亮亮的媳妇的。”
  
  “我感觉也是。”薛大攀说着伸出左手。他的左手大拇指的地方分岔多出一根畸形手指。“老天爷偏爱我,多给了我一根手指。我相信我的命运也会很好的。我觉得老天爷偏爱我。”
  
  厨师把做好的两碗烩面端了上来,冒着热气与浓香。
  
  “二傻,明天……我打算跟你去城里找一份工作。”
  
  “你不当电影放映员了吗?”
  
  “不当了。从前我放电影的时候,满街都是人;现在嘛,只剩下寥寥的几个人看,大多是老人与孩子。真是时代变了,现在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了,电话也有很多了。”
  
  “城里建筑工地上缺工人,你去了就有活儿干。”
  
  “我不去建筑工地,我要去电影院打工。在电影院当保安、当保洁或者当售票员我都心甘情愿。”
  
  夜越来越深,酒店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顾客。酒店的老板坐在柜台前不停地打着哈欠。
  
  “大攀,我喝醉了,要走了。”二傻醉醺醺地站起来说,“老板,结账!”
  
  “这……这饭我请,你……靠、靠边儿站。明天咱们就进城去。”薛大攀语无伦次。
  
  幽暗的夜色紧紧裹着村庄与田野,天上缀满了繁星,犹如密密麻麻的玛瑙在夜空中闪光。
  
  公路上偶然驶过三四辆拉沙土、拉煤炭的卡车。一束车灯的亮光摇摇晃晃扫过夜色。薛大攀和二傻跌跌撞撞走在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