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家与梦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曹含清
发表:2020/4/19 11:40:28
阅读:10030
等级: ★★★★
编辑按[漂泊自由的阿杰]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第1章 第十八章
第2章 第十七章
第3章 第十六章
第4章 第十五章
第5章 第十四章
第6章 第十三章
第7章 第十二章
第8章 第十一章
第9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九章
第11章 第八章
第12章 第七章
第13章 第六章
第14章 第五章
第15章 第四章
第16章 第三章
第17章 第二章
第18章 第一章
待续...
第十四章

  那是晴朗的一天,天空湛蓝如画,阳光照耀着村子。我们的午饭很丰盛。母亲坐在饭桌前笑着说:“多亏家树前段时间提醒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家华说:“祝妈妈生日快乐!今晚我给妈妈洗洗脚。”
  
  “家华真懂事。”
  
  “妈妈,爸爸呢?爸爸还没有回家。”家华说。
  
  “他呀,心里就没有这个家,整天跑得没影没踪。咱们先吃饭,不等他了。”
  
  “妈妈,爸爸送你生日礼物了吗?”我望着母亲的两只耳朵,并没有看到耳坠。
  
  “他呀,没那份儿心。我也不痴心妄想。”母亲怅然地说。
  
  “妈妈,我长大后要送你一条金项链,亮闪闪的,很漂亮的。”家华甜甜地说。
  
  “等你长大后我也老了,不需要那些东西。来,咱们吃饭!这盘回锅肉很香。家树多吃点,看你这些日子又瘦了。家华嘛,这些日子脸蛋儿胖了些,看着肉乎乎的。”母亲笑着说。
  
  那天放学后我又到槐树林里跟着小峰哥哥学弹吉他。
  
  他说:“你学了这段时间,学得也挺快,比我小时候聪明多了。槐花的花期马上要过去了。我马上就要走了。”
  
  “噢,你要去哪里呢?”
  
  “去花儿盛开的地方。”
  
  “小峰哥哥,你能带上我吗?我想和你们一块走。”
  
  他嘿嘿一笑说:“你呀,年龄还小。你跟我们走了,你爸爸妈妈还不急疯了找你。”
  
  “我走了,我妈妈会找我。我爸爸根本不在乎我的。他经常用皮鞋踢我的屁股,还骂我是笨蛋。”
  
  “母爱温柔,父爱彪悍,你长大后自然就明白了。”
  
  “我们这里花儿挺多的,春天果园里有桃花、杏花和苹果花,夏天有槐花、西瓜花、南瓜花,秋天有菊花、棉花、洋姜花,冬天嘛,有雪花……你们可以一年四季留在我们村子里养蜜蜂。”
  
  “嘿嘿,雪花可以酿蜜吗?”他笑弯了腰。
  
  “明年槐花盛开的时候,你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呢?”
  
  “我也不知道明年我会到哪里去。明年我应该还是在一个花开的地方。来,你弹一首,我听听!”他将吉他递给我。
  
  我抱起吉他不慌不忙地按着弦,一串串旋律从我的手指间跳了出来,在空气里轻快地跳跃。
  
  “你弹得比昨天好,进步很大。”
  
  “小峰哥哥,我长大后想成为一名歌手,边弹吉他边唱歌。”
  
  “你这个梦想真好。”
  
  我离开槐树林时夜已深沉,蛐蛐在草丛里唧唧鸣叫。
  
  我走到小学门口附近的时候,见旁边的小卖铺的门还开着,老刘歪坐在柜台前打着盹儿,电灯的光线从屋子里散射出来。
  
  我突然望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昏黄的光线向学校里快步走去。我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那是我父亲的身影!
  
  父亲是去校内的厕所吗?他是去寻找什么东西吗?郑老师那双紫水晶耳坠在我眼前闪动。我思绪纷乱,急忙追了过去,见一扇小门虚掩着,从门缝里望到一间办公室透出一缕亮光。
  
  父亲黑色的身影已经移到了办公室的前面。我蹑手蹑脚跟了过去,竟然撞破了他与郑老师的秘密!
  
  我沿着房屋的墙根走了过去,耳朵贴在墙上听着屋子里面的声音。父亲与郑老师在柔情蜜语。
  
  我两手攀着窗台,踮起脚顺着窗角向里面窥视。我望到桌子上的一盏台灯在黑暗里投下一束亮光,父亲与郑老师紧紧搂抱在一起。
  
  我感到惊愕,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我转身离开,在夜色中奔跑。
  
  当我慌慌张张跑到街口的时候撞到了母亲。她手里拿着手电筒,照了一下我的脸说:“你这疯孩子,还知道回家啊!”
  
  “妈妈,我……我看到爸爸了……”我支支吾吾地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我看到爸爸搂抱着郑老师。”我直截了当地说。
  
  她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真的?”
  
  “嗯,我亲眼看到的。”
  
  她怒气冲冲,拉着我向小学校园走去。
  
  我永远不想回顾那天晚上的事情。丑陋、撕打、咒骂、哭喊的场景交织在一起,我们一个家庭被彻底打碎。
  
  那天晚上父亲与郑老师仓皇逃走,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次日母亲到酒厂对双喜进行盘问,想从他口中获知更多父亲与郑老师的事情。
  
  “双喜,你经常和孙福来一起出去。你一定知道他和那个狐狸精的事情。他俩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呢?”
  
  “嫂子,我真不清楚。”双喜哭丧着脸说。
  
  “双喜,做人要诚实,不要耍滑头。”
  
  “唉,嫂子,大概是两年前,有一个星期天我和福来大哥开车去县城送货,到村口的时候看到郑敏在等票车就顺便让她坐上了。她喜欢去县城买东西,我们隔三差五碰到她。他们的其他事情,其他我真的不知道。”
  
  上课的铃声响起后,吴老师登上讲台说:“同学们,郑老师有事情请假了,她的语文课暂时全部由我上数学课。”
  
  “郑老师和孙家树的爸爸……”有人小声嘀咕说。
  
  我坐在课桌前低着头,面红耳赤,很想变成一只蚂蚁,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那天放学后,我与刘亚军跑到槐树林里。夕阳染红了洁白的槐花,一群麻雀在树枝上嬉戏追逐。我环顾四周,望不到小峰哥哥和那些蜂箱了。槐花已经开始萎谢,一朵朵随着晚风飘落。
  
  “小峰哥哥已经走了。”我悲伤地说。
  
  “哎,我忘了向他要一瓶槐花蜜了。”刘亚军说。
  
  可是至今我也没有再见到过小峰哥哥。他像是一滴水,滴进了茫茫人海里。我们好像每时每刻进行着捉迷藏的游戏,有些人萍水相逢、短暂相处,就悄悄躲藏到另一个角落。
  
  那段时间父亲与郑老师的丑事传扬开了,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话题。此刻想来,丑闻像是一枚裂了缝的坏鸡蛋,把很多人变成了叮着它不放的苍蝇。
  
  当我穿过村巷,马宝财蹲在街角,满脸讪笑地说:“家树,你爸爸和那个姓郑的老师乱搞,给你搞出来一个小弟弟!”
  
  我捂着耳朵奔跑远去,甩开那些毁谤。
  
  那天老郑带着一帮亲友拿着木棍与斧头气势汹汹地来到酒厂,高声骂道:“孙福来这狗杂种勾引我女儿,我逮着他,非砍了他的脑袋!”他挥舞斧头乱砍东西,吓得黄狗汪汪乱叫。
  
  双喜与酿酒师傅慌忙上前阻拦,劝说道:“你别砸东西了!你消消气,这些东西和你无冤无仇。”
  
  “咦,这是孙福来的酒厂,我找不到他,就把它砸毁。”老郑怒吼道。
  
  “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你有仇恨,找孙福来当面解决。这酒厂可不能毁掉,我们还要靠它生活。再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他。男女之间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两厢情愿。你女儿现在不是跟他私奔了吗?你女儿也有责任。”酿酒师傅拉着老郑的手臂说。
  
  “我要阉了孙福来,我要阉了他!”老郑一阵咆哮,“来,大家一起动手,把孙福来的酒厂砸毁,谁阻挡我砍了谁!”
  
  一帮人将怒气撒在陶缸、酒桶、酒箱等器具上,哐哐当当,一阵棍击棒打下去酒厂狼藉不堪。
  
  “你们别砸啦,别砸啦!”酿酒师傅顿足捶胸高喊。
  
  那天傍晚,酿酒师傅将一堆铺盖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他夕阳下回头望了一眼酒厂的大门,只见大门已经红漆斑驳,写着“神河粮液酒厂”的门牌斜挂在门边的墙上。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蹬着自行车黯然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看到黄狗。我在村子里四处寻找它,问了很多人,也没有找到它的踪影。
  
  “家树,我昨天看到公路上有一具狗的尸体——已经被车轮碾得不成样子了。”一个村民对我说。
  
  “具体位置在哪里?”我吃惊地问。
  
  “村头加油站向北大概三四百米的地方。”
  
  我沿着公路边道找到了一具狗的尸体。我辨认得出来它是我家的黄狗!在苍茫的暮色中我把它埋到了菜园子里。